因果報應數例

【明慧網2001年10月17日】
1. 河北省讚皇縣不法之徒迫害大法弟子招來天怒人怨
2. 石家莊市正定縣惡報一例
3. 無知村民謗大法 惡報臨身終害己
4. 成都惡有惡報數例

河北省讚皇縣不法之徒迫害大法弟子招來天怒人怨

自1999年7.20以來,河北省讚皇縣大法弟子與全國大法弟子一樣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已有大法弟子丁剛子被迫害致死。近日讚皇縣邪惡勢力610變本加厲不顧老百姓的死活,凶殘地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知道誰煉法輪功就強行從家中抓人,迫使有些學員流離失所。參與的部門有縣直單位、鄉政府,「洗腦班」直接受李佔國、丁增順、秦新國領導,被迫害的地區和單位有:土門鄉、院頭鄉、龍門鄉、許亭鄉、城關鎮、文教局等。

特別是土門鄉鄉政府書記王建國、副書記尹佔鎖和派出所所長,他們帶領一幫人半夜闖入民宅,強行把學員從床上抬走送進洗腦班,其中有8個月的嬰兒和家人一起被抓。大法弟子抵制迫害大喊救命,嬰兒被嚇得大哭,四鄰都被驚醒。一看是政府書記和公安抓農家婦女,老百姓都敢怒不敢言。背後紛紛議論:這是甚麼世道?簡直和強盜沒甚麼兩樣。一個單位的負責人對別人說:「江澤民不知哪來的邪勁兒,人家又不是做壞事,就是不讓煉,我單位有兩位退休職工,因身體不好煉了法輪功。現在身體狀況良好,給單位節約了醫療費用,也給我這個領導減輕了負擔。如今上級又叫我逼她們放棄煉法輪功,否則帶300元進洗腦班,我的良心使我開不了口,難死我了!」610組長秦新國看到學員們絕食抗議他們的非法關押,竟毫無人性地說:「餓她們幾天再說!」政法委副書記丁增順、610組長秦新國親自坐鎮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勒索學員錢財、撈取政治資本。有的學員質問他們為甚麼無故從家中抓人,他們說,誰叫你們煉法輪功的?這就是江澤民的「最好人權時期」。

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已登峰造極,人神共憤,給讚皇縣人民帶來巨大災難。7月初6惡警們把發真相材料被抓的學員周風梅、申多和犯人混同遊街,招來天怒人怨。第二天冰雹襲擊讚皇,給鄉親們帶來嚴重損失。善良的人們啊!趕快清醒吧!這就是神對人類所犯罪惡的警告和懲治。如不醒悟將會有更大的災難。記住:善惡必報!


石家莊市正定縣惡報一例

石家莊市正定縣的邪惡勢力十分猖獗。2001年7.20前後有十餘名大法弟子被抓。其中縣公安局政保科的蔡勝利、張瑞玉、於立剛、雋立華(女)和主抓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副局長胡軍都起到了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作用。

7月7日上午,政保科的張瑞玉、於立剛、雋立華在菜市場上把一名正在買菜的大法弟子騙至公安局進行非法審訊。由於該弟子不配合邪惡,被惡警於立剛,張東彬(音)用棍棒打得解小便時褲子都脫不下來。後來於立剛開汽車送胡軍回公安局的路上與一摩托車相撞,車前的保險槓被撞壞。惡警張東彬因毆打該大法弟子不幾日後得了病。在這之前,惡警蔡勝利在路上也遇到了車禍。無怪惡警雋立華說:「咱別整法輪功了,你看咱這幾天好過嗎?前幾天蔡勝利遇車禍,我身體也不行,真讓人家法輪功看熱鬧了,被人家說中了。這事(指遇車禍)叫人家(法輪功)知道了,還得上網,不知又說咱啥了,停停吧。」

師父講過:「 一個常人在修煉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今天的人實際上是受了不同層次這套舊勢力系統安排下來的魔難,人被不同層次的舊勢力控制著,所以它們才變得非常強硬,它們才敢對修煉的人如何如何,它們才敢對大法不敬。」(《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這幾個愚迷的人哪裏知道,這一切只是惡報的開始,如若不悟,更大的災難就在眼前!任何參與迫害大法的人都是人在跟神鬥,善惡有報是天理,醒一醒吧,不要為了眼前的一點蠅頭小利葬送了自己甚至家人的生命的永遠!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三思吧!!


無知村民謗大法 惡報臨身終害己

河北省無極縣有一村民叫趙記榜,今年72歲,由於受電視謊言迷惑,被邪惡控制,不理解大法弟子正法的偉大善舉,甚至敵視大法。2001年7月28日,在大街上當眾惡狠狠地大聲說了一句對大法不敬的話,有一弟子路過聽到,上前好言制止,同時向周圍的人講真相。

當晚大法弟子發正念後做了一個清晰的夢:看到一個很高很高的大木架子(像梯子),她正向上面爬著爬著,突然從上面掉下了一個大木棍,正好砸在趙記榜身上……。第二天該弟子便得知趙記榜遭了惡報,是嚴重的心臟病、腦血栓,不能說話、不能吃東西、嗓子疼痛難忍,趙記榜一個多月後被病痛折磨而死。

奉勸世人快驚醒,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誹謗、敵視大法罪業無邊。善惡必報是宇宙法理,現世現報是佛法慈悲於人威嚴公正的體現,如果不悟,真正的災禍就會發生,那時才是生命永無終盡的悔恨!


成都惡有惡報數例

成都二仙橋派出所副所長陳建鋼,積極參與鎮壓、迫害法輪功及大法弟子,致使多人被勞教,有的被關押刑拘,有的被迫流離失所。2001年8月28日,陳建鋼,在接電話時,突發腦溢血一頭倒地,當場死亡。

胡海清,四川眉山車輛廠職工,全國勞模,在當地電視台座談會上發表過對大法不好的話。2001年7月,在車間操縱吊車開關時,觸電身亡。雖然他戴了手套,但仍被電擊,當場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