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呼喚正義,以慈悲喚醒良知


【明慧網2001年10月17日】 一、師父慈悲等待著我們

今年五月的一天,我們終於從悉尼來到堪培拉中國大使館前,拉開了令邪惡恐懼的橫幅,鏟除邪惡,喚醒世人,尤其是向受害最深的大陸同胞講清真相。刺骨的寒風阻擋不住我們助師正法堅如磐石的心,我們感到邁出這一步太晚太晚,一年前的心念,一年後才實現。正法進程迅猛突進,師父慈悲地等待著我們,等待著我們走出人來,放下人心,放下執著。不能再讓執著的人心阻擋自己走向圓滿的最後的路。

我們終於來到使館前,就以為自己已經走了出來,被動地等待來自中國大陸的遊人,走到我們這一邊索取真象資料,變異的觀念符合著人的框框。同修對法負責的正念,使我們頓然醒悟。走出來不是形式,我們的心真的到位了嗎?我們是站在甚麼基點上這樣做,我們維護的是甚麼。這是我們在正法中,在講清真相中,不可忽視的嚴肅問題。

正念一出,面對受害最深的同胞,內心生出無限的慈悲,更感到師父的慈悲與苦度。我們手舉著迫害圖片,來到大陸旅遊團中間,殘酷的事實最能震撼人心,也刺痛了邪惡。他們利用不明真相的人犯罪,劃破橫幅,口出惡言,使用流氓伎倆,阻止大陸深受矇蔽的人們獲取真相資料。當我們質問:為甚麼不讓大陸同胞拿報紙?面對正義他們無言以對。真正害怕真相曝光的是邪惡。

二、世界上最正、最神聖的事

修煉人不能用神的一面主導自己,就很容易被人心帶動。八月二十日星期一,我一個人來到大使館前打起法輪大法的橫幅,晚上回來聽到有的同修想去大使館絕食,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今天我在大使館前只是一天沒吃飯就感到難耐,並且即使是白天,也刮著凜冽的狂風夾著細雨。儘管自從SOS緊急救援開始,我就希望能一天24小時都能在大使館前正念除惡,可是在這種天氣條件下絕食,我自認吃不了這個苦。

當天晚上像往常一樣要看明慧網,可是用了兩個小時也上不去。第二天因要回堪培拉,所以一大早起床後,直奔電腦,可還是打不開明慧網,覺得不可思議,忽然意識到這也是一種干擾,就開始發正念。打開明慧網後,讀完美國學員的絕食聲明,我熱淚盈眶。《用生命呼喚正義,以慈悲喚醒良知》,這在我的內心深處產生共鳴。同時也使我感到震撼,他們的境界與正念就像一面鏡子,使我看到自己的差距。我不再猶豫,立刻拿起電話告訴同修小李,我決定明天絕食。當時的心是那樣地平靜,知道自己又向前邁了一步。

每當再向前邁一步時,那些放不下的情,執著的心,過不去的關,都會曝露出來,干擾你,動搖你的意志。這時,正信正念是至關重要的。小李知道我要絕食,曾關心地提醒我是否先跟我先生講好再作決定。因為去年十一月份,我們去澳洲中部洪法,我擔心先生不同意就沒有告訴他,造成他對我的所做所為不理解。今年二月份,在準備環澳洪法時,我意識到這一關我一定要過,為甚麼就不能堂堂正正地讓家人知道呢?我在做世上最正的事,在做世上最神聖的事,還怕人不理解嗎?人的殼一衝破,心是坦坦蕩蕩的,說出的話能打動人心。雖然我們不執著於親情,但是讓身邊的人能理解我們以至於能支持我們,不也是慈悲的體現嗎?

我告訴朦睡中的女兒,媽媽要絕食去,大概有一段時間回不來。她脫口而出:「那我怎麼辦?」雖然女兒平時學法煉功,總是說自己是師父的弟子,也能用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我發現如果像煉功人一樣對待她,在法上和她交談,往往容易溝通。所以我就跟她說,修煉人是完全為了別人,師父說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們不能一有事就先考慮自己,對嗎?馬三家勞教所一百三十名學員生命垂危,為了喚醒世人,媽媽應不應該去絕食?女兒沉默了一會兒表情凝重,似乎在思考,當她抬頭望著我時,眼眸充滿了純善,關切地問我絕食多久。我忽然覺得平時動不動就愛撒嬌的女兒,此時此刻懂事了,也成熟了。我告訴她,也許一個月,二個月,三個月,或者更長。我把五百元錢和一張信用卡留給她,讓她照顧好自己的生活。出門前,她有點依依不捨,讓我開車送她去公共交通站,我不自主地同意了,沒有意識到心被牽動。看著她獨自站在路邊孤獨的身影,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淚水模糊了視線,前方的路被淚水遮住,看不清,險些撞車。我一下驚醒,立刻意識到動了親情。

我愛自己的女兒,希望能照顧好她的學習與生活,就像兩年前一樣,可是我們是為大法而確立的生命,當大法在人間遭到誹謗時,當國內千千萬萬的同修在用生命衛護法,在酷刑折磨中等待著沒走出來的同修走出來時,我們真的能夠放下一切執著以至生命去證實大法嗎?想到這兒,頭腦頓時感到很清醒。

三、用生命呼喚正義,以慈悲喚醒良知

絕食的前一天晚上,同我們住在一起的西人女孩,聽說明天我們將在大使館前絕食請願,很震驚。當她得知我們是自願這樣做的,是為馬三家130名弟子及千千萬萬被迫害的善良修煉人緊急呼籲,並且是很有理智地這樣做,表示非常敬佩我們的勇氣,同時善意地告訴我們,絕食以後會有各種後遺症出現,如胃收縮,導致腦細胞死亡等等,還說最近某國有幾個絕食者在停止絕食後都陸續死亡。這確實是一個是否堅信大法的考驗。我們修煉的人在外表上與不修煉的人沒有甚麼不同,可是思想境界卻差之千里。然而,國外學員第一次採用這種請願方式,一石擊起千層浪,不同悟法的學員紛紛提出不同看法,有些甚至強烈反對。針對這種情況,絕食的學員都談了自己對絕食的看法、目的和動機,因為我們中有回中國請願被抓,在關押期間絕食的學員,聽他們談了在國內絕食的情況,深深地感到:國內弟子所承受的是我們無法想像,沒法比擬的,我們絕食不等於要死,我們也不會死,因為我們珍惜自己的生命,但如果能用我的生命換取130名大法弟子的生命,喚醒世人的良知,我心甘情願。

開始絕食的幾天裏,時間一下顯得多了起來,有大量的時間煉功學法,我們還不停地向大陸遊客發資料,講清真相,精力十足。到第4天下午,我突然感到胃一陣劇痛,直想嘔吐,心裏有點不安,擔心為是否會出問題。但馬上意識到這是一種干擾,這種干擾就是要削弱你對法的堅信,幾分鐘後,難忍的劇痛消失了,我真正感到了正念的作用。其實我們第一批學員,在7天的絕食中,另外空間魔的干擾也是挺利害的,能感到的就是那一段時間,天氣異常的冷,一會兒狂風,一會兒大雨。我們絕食的學員在清晨冒雨打坐,正念除惡。對法堅定不移的心,向世人再次證明了我們弟子對大法的堅定是堅如磐石的。

四、實現對主佛立下的誓約

我們已經走過了個人修煉的過程。大使館、領事館就是正法弟子正念除惡的戰場。從悉尼來到堪培拉的第一天起,我們就發了願:「我們願用生命去證實大法,實現對主佛立下的誓約,法輪大法的橫幅一定要樹立在中國大使館前,直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天。」從絕食第一天起,每天24小時,我們一如既往,堅守陣地,晚上就睡在車裏,白天頂狂風,冒酷暑,純正心念,用大法賦予我們的大善大忍,不斷向大陸同胞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喚醒他們的良知,救度世人。

最後用師父的話與同修共勉:「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路》)

謝謝大家!

(發表於2001年10月亞太地區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