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喚良知

記香港大法弟子的絕食呼籲行動

【明慧網2001年10月17日】

向無比慈悲偉大的師父問好!同修們好!

為了聲援在馬三家、萬家、長林子勞教所被非法超期關押下要求無條件釋放的弟子的絕食行動;為了喚醒各國政府各個階層更多善良的人們了解真相,和我們一起反對這場邪惡的迫害,制止在中國的虐殺,我們香港大法弟子一行十人於8月25日身穿SOS衫,戴藍底黃字「絕食喚良知」飄帶,來到中聯辦正門前,正式開始我們的絕食請願行動。

兩年多以來,針對國內學員所遭遇的上訪無門,無故被抓、被打、被施以酷刑、被非法判刑、被強迫送入勞教所和精神病院,女弟子被強姦,幾百人被打死,無數的大法弟子流離失所……。海外的學員一直在和平請願,和平申訴,講清真相,呼籲政府真正地為社稷安穩,為百姓幸福,停止迫害法輪功,因為一個迫害「真、善、忍」的國家是非常可怕和危險的。

但是兩年多來,海外的中領館、香港的中聯辦(前身為新華社),每當學員去請願時,總是大門緊閉,無人應答。而這次,我們遭遇的不僅僅是無人應答,而是中聯辦以市民的名義兩次告我們「阻街」。於是西區警署在人力不夠的情況下,從中區及灣仔又調來了許多警察,在三次用大喇叭警告我們後,便四、五個,五、六個警察對一個學員,一個一個地把我們抬上警車。當時警察和學員的比例是10:1,十個學員,被大約一百個警察圍住,還有警車,氣氛顯得很緊張。但是我們十名弟子金剛不動地任其警告、恐嚇,始終盤坐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面對警察的無理動手抬人,我們仿佛置身於天安門,邪魔在指揮這警察對大法犯罪,這是警察所看不到的。

於是,我們中有兩、三個學員從心底大聲喊出了我們的肺腑之言:「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無罪!」 我們感到這聲音直衝宇宙,動天地,震邪魔。其他學員被抬時則仍然盤坐持續發正念。就這樣我們被警方「以多抬寡」(這是報紙上報導的),抬上警車後,送到了西區警署。 我們在西區警署被關了五個鐘頭。警察要我們的身份證。我們不給,並低頭持續不斷地發正念,或背論語,或念經文,鏟除邪惡。此時,有一、兩名學員與警察對話:

學員:「我們犯了甚麼罪,要來這裏?」
警察:「你們沒事,沒犯甚麼罪。」
學員:「沒犯甚麼罪為何會帶我們來這裏呢?」
警察:「有市民投訴你們阻街。」
學員:「我們並沒有阻街。真正阻街的是你們的警車和層層擺放的鐵馬。哪個市民投訴?是中聯辦嗎?」
警察:「中聯辦也是市民啊,他們投訴你們。」
學員:「(笑……)中聯辦也是市民啊?」

就這樣我們在警察局僵持了五個小時,開始他們很和善,要求我們拿出身份證,甚至求我們。我們堅持沒犯錯,不該來這裏。你們送我們回去就給身份證,後來兩名警察有些變臉。我們有些學員經歷過國內的7.20及在後來證實大法中與警察有過接觸,感到這樣下去,邪惡真的要控制住警察,控制住那些當官的,妄想把香港變成第二個大陸來實行鎮壓,迫害法輪功了。有學員給了他們身份證,因為警察說只是看一看就還給我們。沒想到他們拿到身份證後出去複印,該學員發現受騙後,立即從警察手中拿過這張複印件撕掉。堅持不再給他們身份證。但警察說不給身份證就不放人。僵持一陣子後,警察出去了,再回來時,說:「你們贏了,我們輸了,你們走吧。」

就這樣五個小時後我們全部被無條件釋放。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警方不僅不給我們中聯辦正門前坐,連警方先前指定的中聯辦側邊都不給我們坐,而是退後在住宅大廈樓下的花槽旁。我們身邊及面前,到處是警察,有幾十人。中聯辦門前寬闊的人行路上擺著層層鐵馬,使人無法行走。

我們感到邪惡在步步升級,一步步地控制著警察。我們考慮到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自今年4月中聯辦搬到西環後,我們一直配合警方,考慮警方的難處,上面的壓力。可是這樣下去我們會害了他們,使他們一步步地被邪惡控制,而無法正確選擇他們該走的路。而這兩年半中,我們一直希望警方在我們講清真相中充份了解我們,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支持我們。但是來自「上面」的壓力,中聯辦的壓力,使他們內心不平但仍無可奈何地服從。我們同警方的溝通也存在自身的不足,沒有用到純善的心去對待,有時存在不平的心態,有時沒有在法的基點上考慮而致委屈求全等等。致使我們有些該做的事有時做不到,或者達不到理想。而在這滾滾向前的正法洪流中,難以使洪法再向前推進一步,有時甚至感到投鼠忌器,一怕警方為難,二怕市民不理解反到把其推向反面,認為我們是搞事。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的目的都是為了救渡他們,救渡世人。

可是,現在到了必須糾正這種變異觀念的時候了,糾正我們自身的及警方和世人的變異觀念。一方面,那個「上面」給警方的壓力,是錯誤的,將導致他們對大法犯罪,給大法設難,而走向毀滅;另一方面,我們要對他們講清真相,指給他們一條正確的光明的路,正與邪,對與錯,由警方自己來選擇,幫助他們排除外來干擾,我們也用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邪魔,讓他們在大法中充份擺放好自己的位置。於是,我們和善地告訴警察:屈從於邪惡的壓力,執行這種錯誤的命令,等於在助紂為虐,要知道善惡必報是天理啊。

其實,孰正孰邪,人人會在事實與真相面前明白一切的,所有的謊言、謠言及粉飾也都將在事實面前破滅。正義必將戰勝邪惡。

於是第二天,我們來到西區警署門口靜坐,發正念鏟除警察背後的邪惡,部份學員和警方交涉。經過了五個半小時的警署門口靜坐,我們爭取了先前警方指定的地點:中聯辦側邊,我們要求每天兩個小時在中聯辦正門靜坐、發正念。後來我們再提出第一步先是每天半個小時。目前這一要求,警方正在商討中。警察背後的邪惡因素在消滅,我們之間的問題也在解決。第二天,三、四個警官微笑著來看望我們,使我們感到了邪惡滅掉後真正本性善念的流露,我們衷心希望他們更進一步了解大法,走到大法中,真正地使他們得救。

當絕食請願進入第四天,第一批學員翌日將結束96小時的絕食行動,由下一批學員接換。大家精神尚好,只是頭兩天與警方交涉,及第三天、四天的日曬、雨淋,夜裏睡不好,有的學員有些疲倦,但我們個個面色都很好,同時感到師父的加持和洪大的慈悲,在時時普照著我們。煉功時,一陣陣熱流從身體裏流淌、衝過,伴著我們無以言表的感激的淚水,感到卑微的我在師父的慈悲中融化。

我們所能做的與師父所給予我們的相比太少太少了。我們這些帶業的身,又有那麼多的人心,實在感到師父太慈悲,給予我們的太多太多。

我們總結這次活動,感到有許多不足暴露出來,我們會在今後的修煉和洪法、正法中做得更好,請師父放心。同時,我們感謝那些沒有絕食的學員每天晝夜輪流看護支持。你們使我們感到力量,使我們更加信心百倍。我們是一個整體,而這個整體現在更加緊密了,任何邪魔也別想鑽我們的空子。

我們希望這次全球的「絕食請願喚良知」的活動,作為全面講清真相的一個組成部份,能夠讓真理照亮黑暗的大地,用生命喚醒世人的良知。

第二批學員絕食開始了,天氣也突然間變壞了,一連三天雨下個不停。惡劣的天氣動不了我們除惡的決心,弟子們沒有去避雨,大家整齊的在雨中煉功、聽法,每小時發一次正念。沒參加絕食的學員買來了長雨衣,但發現打坐時褲子容易濕,同修們又馬上補買了雨衣和雨褲,又買了小板凳免得學員整日坐在水裏。做得是那麼的默默無聞,又是那麼的無微不至。就像師父講過的:「只要到大法的煉功點就覺得走進了一塊淨土,走進了一塊最神聖的地方。人們都互相地你關心著我,我關心著你,這在人類的任何一個環境中都是找不到的。」(《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在學法、煉功、發正念之中時間過得飛快,在雨中,手腳泡腫了,也感覺不到濕、冷與不適,又是師父為我們承受了一切!

白天沒參加絕食的學員也紛紛來支持。晚上,下了班的弟子三三兩兩地來發正念,有的學員還留下在雨中過夜。大家都是克服了重重困難。有的學員利用週末來絕食;有的學員請假幾天來絕食,然後直接去上班;也有家裏有小孩子的,也擠出一天來絕食;有正在消業的同修也來參加。許多弟子都主動走出來,真正地從人中走出來。在三十天的絕食中,先後有118名學員參加了絕食,有的弟子參加兩次、三次,甚至四次。我們看到大家在這次行動中共同精進與提高。

香港的中聯辦今年4月搬到了西環。起初這裏的場很不好,人們都不了解大法,抵觸心理很強。經過我們幾個月的靜坐、發正念,發單張,特別這次三十天的絕食活動,控制人們思想的舊勢力被清除了許多,人們漸漸清醒了。一天,一個老人家來到我們靜坐場地,握著學員的手說:「你們辛苦了!那天警察抓你們的學員時,我上去和他們說理,他們這樣做是非法的。」又一天深夜,一個青年人在我們的展板前看了很久,我們送上一些材料給他。他說他就住在附近,他剛剛出差回來,聽他父親講法輪功學員在絕食,他就深夜走來看看。他說他了解法輪功,江澤民真是天良喪盡!法輪功成了這裏居民茶前飯後的話題。一次我們學員在一間餐館吃飯,聽幾個常人正在熱火朝天地講:江澤民如此虐殺自己的百姓,不得好死。

每天都有很多來自大陸的官員來中聯辦,看到「法輪大法」,「真、善、忍」幾個字,他們都受到震動。他們有的遠遠觀望,遲遲不離去;有的走過來看看我們的展板。還有從大陸來的人過來主動來問問題,取資料。在大法面前,任何不正的都要正過來,任何無可救的邪惡都要滅盡,而人善良的一面終究會抬頭。

有時也有香港高官到中聯辦。他們坐車經過時,都看我們的橫幅,有的還跟我們擺擺手。誰又能不被「佛光普照」的場打動呢?

從9月24日起,我們從絕食轉為靜坐,每天從早晨6點到晚上9點半,一週七天。中聯辦剛剛搬到西環時,警方想盡辦法刁難我們,不許我們去中聯辦的前門,我們去到後門以後又說我們阻街,時時威脅要告我們,不斷地來抄我們身份證,用各種方式騷擾我們。每天只能在中聯辦後門站兩個小時。經過學員不斷努力,不斷在法上認識法,破除人的觀念,認清邪惡,鏟除邪惡,這次「十.一」我們再通知警方去中聯辦正門正中請願時,警方的處理比以前寬鬆,我們可以在那裏發半個小時的正念了。儘管還有一些障礙需要繼續拓清,我們畢竟走過了關鍵的一步。我們又一次感到了法的偉大!

兩年來,香港學員對在中聯辦(前為新華社)門前正法走過曲折、艱難的路,但通過這次絕食,大部份的學員都認識到了這個地方的重要性,在全面講清真相的種種活動中,我們確認了這是重要的一方面。學員們協調制訂了在中聯辦門前正法的時間表。我們都提高上來了,這是多麼可喜!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香港第一批絕食弟子
2001年9月28日

(2001年法輪大法亞太區修煉交流會心得報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