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大法弟子大學生張震中被警察強迫灌食致死

【明慧網2001年10月17日】在湯陰,張震中和功友們被一批如狼似虎的年輕武警暴打一個多小時後送入監號,於是他們開始絕食抗議。絕食的第六天惡警叫犯人強行灌食,當第五次強行插管時,張震中受到致命創傷並很快停止了呼吸。

悲壯歷史流水去,
浩氣忠魂留世間。
千古遺廟酸心處,
只有丹心照後人。

各位同修一定還記得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於1997年9月11日在河南湯陰所寫的這首《遊岳飛廟》,四年後同在河南湯陰─岳飛故里,一位偉大的年輕而優秀的生命譜寫了一首捍衛宇宙大法真理的光輝而壯麗的史詩。

大法弟子張震中,男,22歲,山東工業大學(山東大學南校區)管理學院本科生。他在校品學兼優,在家孝敬父母,尊老愛幼,眾鄰人人稱讚,個個喜歡。


下載高清晰度圖片

張震中於1995年開始修煉大法,1999年邪惡肆虐之後,因進京上訪被校方非法關押,並在上學與修煉的選擇中,毅然選擇修煉,走出校門,溶入了偉大的正法、護法行列。後又發願:法不正過來,決不回家。從此以後,又走出家門開始多次進京護法與流離失所,四處洪法的光輝而偉大的歷程。

2000年國慶,再次進京上訪。

2001年元旦,張與另一位功友又一次進京,並在國旗下打出橫幅:「法輪大法」,並喊出了這震撼宇宙的正義之聲,在被抓進的警車裏打出「真善忍」的橫幅,在被強行帶到派出所又一次打出一條小橫幅,惡警用盡極刑,8根電棍同時電,煙頭燙燒……折磨了近12個小時,逼他說出地址和姓名,張堅決不配合邪惡,惡警無奈,四天換了四個派出所,每次都被折磨得遍體鱗傷,慘不忍睹……。儘管這樣,他仍堅決不配合邪惡,最後以堅如磐石的正念闖出了魔窟。

元旦過後,張震中又與另一功友又一次進京,在中南海、天安門、大會堂、王府井大街、地鐵口、電話亭及各交通要道處噴寫「真善忍」、「法輪大法千古奇冤」、「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等標語,長達一週,凡他去過的地方都留下了他證實大法的光輝事蹟。

今年春節,張與其他功友又一次踏上了進京上訪的路,期間歷盡魔難,再次以堅不可摧的正念堂堂正正地闖出魔窟。

在流離失所在日子裏,為了節省資金,把錢用在正法護法上,他有時一天只吃一餐飯,晚上睡在草垛上、路邊房簷下、貨攤水泥板上、雪地裏………

5月17日,張和三位功友去湯陰講真相,他先在岳飛廟牆上噴寫「真善忍」後又在大街小巷散發自焚真相材料。後來在岳飛故里程崗村,剛在故址牆上噴寫「真善忍」時,幾個惡警衝進來,搶走了他們的包,不由分說將張和三位功友揪至大門口往車上拖,他們堅決不配合,惡警將他們打倒在地,張說:「咱們是金剛不動,不配合他,不上他的車」,最後都將他們的衣服都打爛了,也沒能將張和另一位功友分開,只好把他們倆推進車內,塞在過道裏,幾個惡警壓著他們,使他們呼吸都感到困難。在派出所,惡警強行搜身,把錢掠走,大法弟子們堅決不配合,又受到惡警們的瘋狂折磨……最後派出所要將大法弟子們送到湯陰縣公安局去,上車時大法弟子們也不配合邪惡,惡警強行將他們拉入車內,期間因為極盡全力的掙脫,最後連車門都弄壞了,怎麼都關不上。在路上,他們大聲無畏地背誦師父的《洪吟》,又一次被毒打,但他們始終以正念面對邪惡,最後邪惡只能妥協。

在湯陰,張和功友們堅決不進監獄,大家便胳膊扣著胳膊抱成一團,背誦經文,張鼓勵大家:「咱們絕食,從魔窟衝出去!」,惡警拳、腳、電棍拼命毒打功友的要害處,妄圖將他們分開,一看不行,又調來一批如狼似虎的年輕武警,經過一個多小時,把他們打得鼻青臉腫,口鼻出血,拉開後,用繩子死命捆上,將他們分別送入號內。他們開始絕食抗議,第六天時,惡警叫犯人強行灌食,功友王某見張震中被拖出去時,已經被折磨得不成樣子,面目全非,非常憔悴。惡警仍將他銬在凳子上,殘忍地插管子,前四次未能插入,第五次時,聽到張慘叫一聲,只見他全身發抖,奄奄一息。

一功友被灌食後送回號裏後,就聽人悄悄說「灌死人了」。就這樣,一位風華正茂的大學生被奪去了年輕而偉大的生命。

熱血丹心,徹照世人;
浩氣英魂,垂淚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