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路易歐比斯泊郡報:甚麼是法輪功?在中國為甚麼被禁止?

加州的抗議步行讓人尋思


【明慧網2001年10月16日】聖路易歐比斯泊郡報,2001年10月10日-10月16日。

當八名法輪功學員在下週到達三藩的中國總領事館結束他們570英里的抗議對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時,他們將不會因為他們的煉功與信仰而被毒打或酷刑折磨。不像他們在中國的同修,那些人步行數百英里去為新近被禁的法輪功上訪,卻在剛剛到達北京就被毒打、酷刑折磨並被送去勞改營。

這八名學員上月離開洛杉磯,開始到總領館的長途旅程,要求撤消共產政權因拒絕譴責法輪功並停止冥思煉習而對中國公民進行的濫權侵害。

法輪功是一種中國傳統的氣功煉習,李洪志於1992年將其傳授於眾。當時中國的共產政府很歡迎這個功法,直到煉習者人數不斷增長,接近了這個政權對思想自由的容忍限度。法輪功又叫法輪大法,沒有政治或宗教性質,相反,它教導五套柔和的鍛煉,幫助學員通過對「真善忍」原則的實踐而提升自己的思想、身體和精神素質。由於中國共產黨政府擔心失去對其人民的控制,在1999年早期10,000名學員在北京舉行了和平請願,呼籲釋放在臨近的天津市被拘捕的法輪功學員,和要求一個和平煉功的環境之後,它取締了法輪功。

從兩年前取締法輪功以來,超過100,000名學員被拘捕送入監獄,其中500人被判長達18年的刑期。至少20,000人被送入勞改營,他們受到拷打迫使他們放棄法輪功。超過1,000名學員被送入精神病院,至少286人因為不願放棄信仰被迫害致死。但像紐約的法輪大法信息中心這樣的權威情報來源相信死亡數字可能遠遠超過這些數字,因為中國共產政權同時禁止了向西方媒體洩露任何關於法輪功迫害的新聞報告。

滕春燕醫師,一位美國永久居民和中醫教授,去年在北京被拘捕,因為她向法新社提供中國政府虐待法輪功學員的信息。在她被捕前,她在紐約第五大道成功地開辦了一個醫療診所,但她現在被中國以「刺探和非法向外國提供國家機密罪」判刑三年。

薛明晶是八個沿101號高速公路到舊金山的步行者之一。上個星期,當他們在聖路易歐比斯泊停下來舉行新聞招待會和示範法輪功時,薛講述了她由於拒絕放棄法輪功而被關在一所中國監獄104天的經歷。

在關押期間,她被毆打、折磨並目擊其他法輪功學員被折磨。有一次,她被銬了整整14天,並不得不忍受惡劣的生活環境。她和另30人被關在本來關12個人的囚室裏,她說這囚室如此擁擠,她們甚至無法躺下睡覺。

薛說看守經常將二個人背靠背銬在一起,然後將他們銬在囚室窗口鐵欄上。薛也被這樣銬過。她和另一人被背靠背銬在一起長達3天,其間被剝奪了進食,飲水和上廁所的權利。她還說她們被禁止睡覺,如果看守發現她們閉上眼睛就會毆打或電擊她們。

去年11月來到美國的薛說:「我的故事只是數以萬計的人權侵害事例當中的一個。我現在可以在這裏享受自由。」

台灣出生的林萬金在美國第一次接觸法輪功,她也參加了這次洛杉磯到舊金山的步行,因為她相信這是唯一的使全球關注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的處境的一種方式。

林含著淚花說:「(對學員的迫害)是對人性的侵犯。使用衛生間是基本人權。在這個國家的人們是如此幸運因為他們有這些自由。在中國情況就完全不同。」

另一位步行者馬,在美國已居住三年,當她從中國移居來美時開始煉習法輪功。她14歲的兒子還在中國與她的父母住在一起,直到最近他一直在煉習法輪功,但由於這場還在持續的迫害,她的父母現在不允許這個少年再煉習法輪功了。

中國堅持辯稱它使用「法制」對法輪功進行恐怖鎮壓是正當的,但人權組織不贊同這個說法。人權觀察組織亞洲分部主任麥克Jendrzejczyk,在關於法輪功的迫害的新聞背景資料中寫道:「將中國對法輪功的鎮壓包上一層「法制」的外衣並不能給它帶來任何合法性。禁令應該被廢除。政府應該廢止其關於法輪功是XX,因此應該被壓制的公告。中國主要的貿易伙伴應該增加對北京的壓力使其停止鎮壓法輪功。當北京無視國際人權規則卻總是不受懲罰時,接納中國進入世界貿易組織、期望它能遵守全球性貿易規則一點也不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