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10月15日】
嚴正聲明

在過去兩年多的時間裏,由於自身的業力、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原因,致使我們長期處於邪惡加重迫害的環境中。面對邪惡的抓、打、關、拘留以至勞教,不去問個為甚麼,不知道向內找,看不到自己各種去不掉的執著,在魔難中悟不到這是自己在修煉過程中要消業、提高心性要過的關,只知道忍,一味地一概消極承受,不是理直氣壯地去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反而違心地配合邪惡去談所謂「認識、體會」,向邪惡口頭表態、簽字甚至寫「保證」等等,幹了大法弟子不該幹的事,極個別學員居然被邪惡所謂的「轉化」,幹出助紂為虐的事。這是大法弟子的恥辱,是給大法抹黑,是對大法犯罪!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為甚麼那麼多大法弟子能做到不接受邪惡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在各種嚴刑拷打面前不屈不撓,為了捍衛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威嚴,在生與死的考驗面前寧願捨去那張人皮而在所不惜呢?關鍵是沒有執著心。放下生死即是神,放不下生死還是人。他們連生死都放下了,他們已經修成了神,他們是真正從人中走出來的大法粒子。而我們這些沒有過好這一關的學員和他們相比無不感到汗顏與愧疚,實在玷污了大法弟子這個光榮稱號。「為了執著、為了開脫自己,順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 《建議》),這完全是過去的觀念,在人這兒也都是敗壞以後才形成的觀念。大法弟子是偉大的,他們用正念證實了大法,在講清真象、用慈悲洪法與救渡世人的壯舉中,完善著每一個大法弟子圓滿的路。可是我們這些沒有過好關的弟子,實際上是掉下去了,加大了自己修煉中的魔難。《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中說「生命在越來越向表面發展逐漸地變成一個神的過程當中,你沒有自己的付出;繼續提高,沒有自己的威德的建立。那怎麼能行?」師父給了我們很多繼續提高的機會,可是我們沒有好好地去珍惜,有的一錯再錯,甚至三錯四錯,失去的真是太多太多了。然而師父仍然一等再等讓我們覺醒,讓我們從人中真正走出來。能夠修煉到今天這一步,通過師父的諄諄教誨,我們已經徹底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為了徹底洗刷掉自己身上的污點,我們嚴正聲明:凡是我們過去向邪惡作過的「口頭表態、認識、體會、簽字和保證書」等一律作廢!

我們一定牢記過去邪悟的嚴重教訓,加倍彌補過去所造成的損失,珍惜這一次正法修煉的大好機會,從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放棄人世間求安逸之心,堂堂正正地修煉。不管將來我們被擺放到何種位置上,我們都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在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佛恩浩蕩下,向著師父給我們開創的最偉大、最美好的一切,勇猛精進!

大法弟子:金鳳 李奇 高貴 陳怡寶 陳怡松 譚翠秀 彭芳 2001年10月14日


嚴正聲明

2001年元月1日,我因到天安門正法而被非法判勞教兩年,但體檢不合格又被退回拘留所非法關押八個月。期間家屬多次向公安部門要求按常規「保外就醫」,都因我拒絕向邪惡妥協而遭拒絕。

我為了脫離困境,就用了人的圓滑、變異思想玩弄文字遊戲,竟向邪惡口頭保證。一個神決不會去向邪惡保證甚麼的!更加錯誤的是:當家屬看到我拒寫書面保證達不到邪惡要求時,就替我代寫、代簽了「保證書」,而我卻不制止、不反對,心想:反正不是我讓寫的,只要能蒙混過關也行。其實欺騙的還是自己,順應了邪惡勢力,不就是縱容邪惡、承認邪惡了嗎?這充份表明自己學法不深、正念不足、常人心沒去,還沒有真正從人中走出來,對自己、對眾生、對社會、對一切正的因素不負責任。回到家後,發現我的6本大法書籍都被家人撕毀了,我為自己沒有保存好大法書籍,沒有在家洪好法而引起的後果痛哭,我真的愧對慈悲偉大的師父,愧對大法!

現在通過學法,我已清醒地認識到了自己所有錯誤的嚴重性,所以鄭重聲明: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家人代寫、代簽的「保證」一律作廢、無效!以後要認真學法,放棄一切常人心,時刻保持正信、正念、正悟,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過失,努力走好自己的每一步,作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蘇錦玲 2001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被舊勢力和思想業力鑽了空子,在99年12月底到北京天安門廣場煉功證實法時,在被當地的人員帶回後,對正法認識不清,受親朋的影響,用人的狡猾和虛偽,隱瞞了到北京的真實目的,並向邪惡寫了一份帶文字遊戲的所謂「認識」,而且將自己的做法影響了其他學員,對大法造成了一定的負面影響。雖然我一直都沒有放棄過大法,但對我今後的證實大法,講清真象帶來了相當大的阻力,致使我始終不能產生勇猛精進的心。現在我認識到這是對舊勢力的認可,我現在鄭重聲明,我自99年底以來寫的一份不符合大法的「認識」和所有言論、表現全部作廢。認真學法,在講清真象、證實大法中真正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去掉一切執著。加倍彌補過失。

在此也正告所有邪惡的舊勢力和被其利用的所有的魔及人,我師父不承認你們的任何安排,我們大法弟子也不承認,不准利用我們嚴正聲明中的真實署名來迫害大法弟子以阻擋我師父正法,希望你們還能回到主佛的正法之路上,打破你們自己給自己設下的毀滅之路吧!

大法弟子 高士勇 2001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10月被非法勞教三年。曾在勞教所關押一年半。「七.二○」以來,在邪惡勢力全面無漏的瓦解式的檢驗中,我沒能走好,在自己的修煉中留下了污點,做了自己不應該做的事情。挖其根源:其一,是我的執著心太重,怕心太強,讓軟硬兼施的邪魔利用鑽了空子。致使在各種欺騙、威逼、高壓迫害下我沒能走過來。其二,學法不深,法理上認識不清。如果在法理上認識上來,法學的紮實,自己主意識清,也就不會聽信邪惡的謊言,以致在邪惡的帶動下神志不清地寫了「三書」。其三,是沒能時刻牢記自己是一個修煉人,漸漸的淡忘了自己與常人的界限,沒能時時刻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現在我鄭重聲明:我寫的「三書」全部作廢,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並用正念鏟除他們。牢記大法弟子肩負的歷史使命,重新返回正法中來,加倍彌補由於自己的過失給大法帶來的損失。「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走穩今後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孫延海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曾走向邪悟,又在師父偉大慈悲與同修的救度中醒悟的人。我曾被抓兩次,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八個多月,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由於自己有放不下的執著被魔鑽了空子,師父曾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寫到:「在過去一年中,學員自身的業力、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都是被邪惡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由於自身業力大影響悟性,過去實修又不好,所以在法理上認識不足,在邪悟人員的帶動下主動邪悟。師父經文《排除干擾》及《理性》都已發表的情況下都不能堅定正信,給大法造成嚴重的影響,造成自己九個月放棄修煉。經過學法和同修的一次又一次的幫助,我已經深刻認識到自己所做的一切罪惡,在此我嚴正聲明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所說所寫一切違背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在以後的正法中自己加倍彌補,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韓英 2001年10月14日


嚴正聲明

2001年6月中旬,由於單位領導的舉報,我進了拘留所。在親戚看望我的過程中,在親戚和管教人員的蠱惑下,使我產生了執著心,寫了「三書」,當時在歡喜心和怕心的作用下,沒能認識到是錯誤的、是對大法的犯罪。

從拘留所出來後,在同修的幫助下,才使我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那深深的痛悔和恐懼、生不如死的感覺難以訴說。因此嚴正聲明,我過去因為有執著心被利用,向邪惡妥協而寫的所謂「三書」統統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重新跟上正法進程,要萬分珍惜師尊給我的萬載難逢改正錯誤的機會。「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今後我要牢記師尊的教誨「以法為師」,在這偉大的時代用神的標準助師正法,穩健走好每一步。感謝主佛亙古未有的慈悲與佛恩的浩蕩。

大法弟子:王守俊 2001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在大學期間違心寫的所謂「認識」中,違背了我的良心。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學校花了許多資金是為了逼我背棄我的良心,而不是對我的關心。學校花錢做惡事,我沒有積極抵制,不符合「真善忍」的標準。後來又由於自己的怕死、怕苦、求安逸之心以及盜用大法的心,在監獄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我現在要嚴格依據大法標準要求自己,不再犯同樣的錯誤。不給邪惡任何機會,堅決地維護大法。加倍彌補,挽回對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張公華 2001年10月14日


嚴正聲明

2000年10月至11月三次去北京正法。最後一次十七個功友一起被抓送返當地,非法判我勞教一年,我是不承認的。在勞教所期間,由於學法不深,法理悟的不透,在別人的誘導下,也跟隨下去了。在師父新經文的點化下,我最終明白了,我犯的罪太大了,師父太慈悲了,自己修煉的路上有了一個大污點,我要抹掉它。我又開始走上正法的路,但心裏一直很難受。現聲明:在被非法勞教期間,寫的有損於大法的「幾書」全部作廢,給當地派出所的「道歉信」我也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聲明人 侯桂香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12月底,到北京天安門打橫幅證實大法,回到當地後,由於學法不深,有執著和怕心,被邪惡的舊勢力鑽了空子,在被拘留和「洗腦班」等各種處罰中,主意識不清,做出了不符合大法的行為,給大法造成了損失,也使我非常後悔。我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做、所寫、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所有文字、言論和表現全部作廢,我一定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破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師父經文《大法堅不可摧》)。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宋雲英 2001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月22日以來,由於自己對法的認識不足,又有放不下的執著,在魔難中不能完全用正念來對待,在邪惡的威逼、欺騙、高壓下,曾違心地寫了違背大法的東西,以及說了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至今痛悔不已。今日我嚴正聲明:99年7月22日以來,所說所寫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以及違背大法的東西,全部宣布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緊跟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王慶生 2001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們由於當時學法不深,「4.25」在邪惡的壓力下,老伴替寫了「保證書」,兒女們替簽了名,根本就不是我們發自內心願意的,現在宣布作廢。隨著學法的深入,法輪大法如此的偉大是我們深刻的體會,法輪大法是正法正道,我們將堅修大法緊隨師,積極參與到正法中來,發正念,清除邪惡,融於法中,成為大法中的一粒子。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趙桂英 王百弟 張志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2000年12月底,我到北京天安門打橫幅證實大法,安全回到當地後,被功友的家屬告密,被抓到「洗腦班」上,由於學法不深,主意識不夠清醒,做出了不符合大法的事,給大法造成了損失,也給邪惡的舊勢力提供了鑽空子的機會,滋養了邪魔。現在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文字、言論和行為全部作廢,打破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師父經文《大法堅不可摧》)。

大法弟子 錢玉清 2001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以前因為自己對法悟的不深,曾經簽字向邪惡勢力妥協,是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現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做師尊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趙淑清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有放不下的執著,以至在魔難中不能用正念來對待,在邪惡的威逼、欺騙、高壓下,在強迫洗腦中,經受不起嚴峻考驗,接受了邪悟,違心地寫下了所謂的「三書」,做了一個大法弟子最不應該做的事,使自己痛悔不已,為此,我嚴正聲明:我要重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過去所說所寫的有損大法和師父的言論、行為統統作廢,緊跟師父,堅定修煉,直至功成圓滿。

大法弟子 張豔君 2001年9月27日


聲明

我學法不深,第一次邪惡叫我簽名,我沒有簽名;第二次在各種壓力下我簽了名,別人也替我簽了一次名,我認為大法弟子不應該配合邪惡這樣做,所以現在聲明簽名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張代文 2001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相信了電視中的錯誤報導,同時,被邪惡鑽了空子,怕心越來越重,做出了銷毀書籍、大法材料以及老師像片的錯誤事情,弟子深感萬分後悔,知道無顏面對老師,請求老師原諒。今後必加倍彌補自己所犯下的罪孽、堅修大法,緊隨師尊的正法進程,同時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過的一切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均作廢!

大法弟子 馬素清 2001年10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由於學法不深,7.20後,在壓力下,我流著淚,違心的交出一些大法書,並寫了所謂的「思想彙報」 等保證,現在非常後悔。過去我違背大法的一切言行,在此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聲明人:沙靈芹 2001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怕心很重,勞教期間由於邪惡施行肉體摧殘和精神摧殘,沒有守住心性,迎合了邪惡勢力,寫了「保證書和決裂書」等一些破壞法的東西,通過學法,我已認識到自己錯了,我非常痛恨自己,對不起偉大的師父。在此我嚴正聲明,所有我說的、寫的東西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加倍學法、煉功,挽回以前的損失,堅修大法心不動。

大法弟子:劉桂芹 2001年10月6日


嚴正聲明

以前學法不深,寫了「保證」。其實都不對,在一定程度上配合了邪惡。特此聲明所說所寫的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左玉華 2001年10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對法理解的不深,沒有「以法為師」,在去年我寫了「保證」。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寫的「保證」和做的「口頭保證」全部作廢。重新做一個正法弟子,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聲明人:溫德春 林立娟 2001年10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於去年10月上京回來,在派出所寫了「保證書」,現嚴正聲明,「保證書」上所寫的一切內容作廢。今後一定學好法,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到底。

大法弟子:戚麗英 2001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的執著心,以前所說所寫的「保證書」一律作廢,親人在壓力下替我們寫的各種不利於法輪大法的「書面材料」全部作廢,我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
加倍彌補。

法輪大法弟子 張傑 崔學軍 2001年10月10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在壓力下寫了大法弟子不該寫的東西,還有家人代寫的東西,現在聲明一律作廢。我將用證實大法、說明真相的實際行動,加倍彌補自己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石淑傑 2001年9月


嚴正聲明

由於修煉過程中不精進,關鍵時刻不能「以法為師」,堅定正念,從而寫了「保證書」等,現聲明作廢,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和修煉帶來的損失,重新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聲明人:陳喆 岳會萍 2001年10月14日


嚴正聲明

本人於去年底,因辦理出國護照單位開的三無證明:第一條沒有任何犯罪記錄;第二條 沒有違反國家計劃生育政策;第三條沒有參加法輪功活動。現嚴正聲明第三條作廢。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和修煉帶來的損失。

林雪芬 2001年10月14日


嚴正聲明

「保證」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父回家。

法輪大法弟子 翟旭英 2001年10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14歲。因迫於邪惡勢力的壓力,在學校中寫了「保證」,現嚴正聲明作廢,加倍彌補,重新成為一個堅修大法的小弟子。

大法弟子 羅鴻民 2001年10月10日


聲明

我們這些被所謂「轉化」的學員內心是非常痛心與後悔的,因我們沒有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我們冤枉了我們的恩師,他真正是在挽救世人,救度眾生啊!正因為有緣能在大法中修煉,我們的生命才有了真正的意義。可我們自己卻背離了大法,走上了邪悟。破壞了大法,給人們造成對大法的誤解。這是違背我們的初衷啊,也成了我們的終生遺憾。我們痛心疾首,追悔莫及。是大法的威力和師父的慈悲救了我們,使我們能在這可怕的歧途上回過頭來。在我們用邪悟去迷惑其他學員時,是大法學員站在法上的義正詞嚴和慈悲震撼了我們的心靈,促使我們思考並懷疑自己邪悟的「一套理」是錯的,是多麼的荒唐可笑,是真正的歪理邪說。在此我們向師父請罪,是我們做錯了,是我們對不起師父對我們的慈悲苦度,是我們對不起大法給予我們的生命,是我們對不起大法弟子,對不起不知真相受我們矇蔽的善良的人們啊!在此我們同時鄭重聲明:我們以前所說所寫全部作廢,就地銷毀。我們要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

現在精進的大法弟子,為了講清真相,為了能讓善良的人們明白,不記自己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難。他們的精神是偉大的,是神聖的。善良的人們啊!你們可知道現在有多少人仍然堅定的學法、煉功啊!仍然在堅信這部萬古難遇的真正正傳大法啊!仍然在按照大法的要求踏踏實實、任勞任怨、不假公濟私、不貪污、不腐敗、關心他人,只注重高尚的道德思想境界的提高啊!

我們強烈要求,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學員,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王夏嬋 李克蓮 朱鋒 2001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為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曾兩次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裏,在電棍的威逼下,在怕死的變異觀念帶動下,違心地寫了「決裂書」、「悔過書」等材料,幹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幹的事,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在懊悔的煎熬中,我的心一直沒有改變,但是在形式上卻被邪惡牽著走,從而符合了邪惡、詆毀了大法。走出勞教所後,我用大法對照自己,看到了自己錯誤的根源──求安逸的心,想儘快脫離艱難的環境,從而不能堅定地正視邪惡,不能用生命去證實大法,隨和了邪惡的舊勢力,隨和了變異觀念,所以才違心地寫了邪惡所需要的東西,做了一個修煉人絕對不能做的事。

師父說:「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大法堅不可摧》)我現在認識到我所說、所寫違背大法的一切,在另外空間都是業力,這將使一個生命脫離大法以致被銷毀,邪惡的舊勢力是為了毀滅眾生。現在我嚴正聲明過去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材料、所說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安排的一切,徹底根除一切變異的觀念。感謝恩師又給了我一次機會,我要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進程,真正起到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今後讓自己在任何環境中都放射出純正的光芒。

大法弟子:張春生 2001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4年冬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真、善、忍」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的身心得到了健康和淨化。第一次懂得了生命的意義,做人的目的──修煉、返本歸真。在家庭、在社會努力做一個好女兒、好公民。99年7月22日國家非法取締法輪功,我來到省委信訪辦門前上訪。回家後被當地公安局非法訊問40多天,每天被非法監視,兩次被非法扣押一天一宿,被單位停止工作「檢查」10天,被非法繳罰書款2000多元。2000年正月我們當地50多人進京上訪,我被公安局誣陷為組織者,被非法刑事拘留抓進看守所,在看守所受盡了邪惡之徒的打罵和侮辱,一個月後被送進勞教所。

在勞教所沒有硝煙戰火,卻有正與邪的較量,大法弟子因堅定自己的真理和正信,遭受非人的對待、折磨、邪惡管教的迫害。由於在勞教所長期不學法、不煉功,加上平時法學的不深,修的不紮實,關鍵時刻腦子裏沒有了法,只有對人的執著,我違心地寫下了「悔過書、決裂書」,背離了大法,我痛心,我慚愧。勞教所是一個洗腦工具,是邪惡舊勢力的安排,我們的師父不承認這一切,全盤否定這一切,任何邪惡都不配考驗我們,我們會打破一切舊勢力的安排,跟隨師父走向一個法正人間的春天。我嚴正聲明:我在勞教所所寫過的「決裂書、悔過書」及一切言行全部作廢。用我的生命和純正的心去加倍彌補,全身心投入正法洪流中,沒有師父,沒有大法,就沒有我的一切!

大法弟子 邢雪靜 2001年10月


聲明

我於去年十月去北京正法後被抓,送回當地拘留所非法關押二個多月,經家人多方「努力」後被放回,當時還錯誤的認為堂堂正正,回來後才知道是佔了一個所謂的「轉化人員名額」,充當了被邪惡勢力利用來製造聲勢的反面人物,我深悔自己由於放不下對人的根本執著,沒有在法上認識法,擔心被勞教後會承受不住,在關押期間的提審中,在已經正面的正法回答後,卻又在提審人員改寫的記錄上簽了字,錯誤的認為只要沒有說老師和大法不好,沒有說放棄修煉,其餘的只要反面理解就可以了,對大法遭迫害和師父名譽遭誣陷而不顧,和魔鬼講起了條件,變相的妥協,用人變異的心理來給自己執著的怕心找藉口和理由,「船翻帆斷逃命去」的苟且偷生。愧對恩師的慈悲苦渡,也對不起各位在正法中前仆後繼為正法開闢道路仍在遭受種種魔難的同修們,以及自己在被關押中家人長期的痛苦承受。「痛定思痛」,經過閱讀《明慧網》上的資料和學習老師在各地的講法和經文,越發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不但給大法和自己證悟到的抹了黑,而且還助長了邪惡的囂張氣燄。在這裏我嚴正聲明,自己在過去任何場合、地點對任何人宣說或書寫的否定大法的語言和文字全部作廢,「法輪大法是正法,我願用我的全部身心去證實大法」!同時我會加倍彌補,在正法和講清真象中挽回損失,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感謝慈悲偉大師父為弟子承受的,向各位同修們問好,向兩年多來在邪惡迫害中失去人體的金剛不破偉大的正法弟子致敬!同時也勸告那些邪惡的幫兇們,趕快懸崖勒馬吧!天網恢恢,善惡有報!「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再論迷信》」

大法學員 郭海波 2001年10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已修煉多年,我深深地知道修煉的嚴肅性。但是由於自己強烈的怕心,以及在艱苦環境中對人的執著,在強大的壓力面前,寫出了「決裂書」、「悔過書」、「決心書」和所謂的「揭批材料」。雖然我內心一直沒有絲毫的改變,但是在形式上卻配合了邪惡,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帶來了負面的影響,做了一個修煉人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做的事。

在「決裂」的日子裏,我內心痛苦不堪,深知這是錯誤的行為,是背離大法、背離師父的行為,是一個修煉人的絕路,但自己卻沒有勇氣,沒用正念去改正它,不敢正視邪惡,以致被自己的變異觀念帶動,順從邪惡走了很久,其實這本身就是對大法、對師父的不堅定!!

我深深地知道大法是我的歸宿,是我生命的根源所在,我不能脫離法,不能背離師父。當今天師父再一次給我回歸大法的路時,我內心的層層都感受到了大法的偉大,感受到了師父慈悲的洪大。我彷彿是一個流浪街頭的孩子找到了家,回到了母親的懷裏。同時我也體會到大法的嚴肅性,我決不能走錯半步,機會只有一次,徹底根除那個差點毀掉我的「怕」,走正今後的每一步,緊跟師父回家!

現在我嚴正聲明那些違心所寫的「五書」及其它一切違背大法的材料、所說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徹底推翻舊勢力給我安排的一切,與舊宇宙的一切脫離,同化「真善忍」,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遲雁 2001年9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去天安門正法向人民講清真相有甚麼不對?!那是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結果卻被非法抓到勞教所,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不透,在主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被邪惡鑽了空子,走上了邪悟,破壞大法,甚至把許多同修拉下來。做了魔想做都做不了的事,造下了許多罪業。回來後經過學法和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終於明白了,認識到自己犯的錯誤的嚴重性。回想自己為甚麼會邪悟,主要原因就是自己心不正,主意識不強,因此被邪惡帶動。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不管出現甚麼情況,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開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擺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那個時候你可就真是麻煩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

我的所作所為已經不是大法弟子的行為了,是被邪惡控制了。我現在嚴正聲明,我的所作所為以及寫的破壞大法的一切「材料」全部作廢。我要從新走入正法中來,從新開始,加倍彌補,用正念除盡控制我的一切邪惡生命,也希望受我影響矇蔽的學員儘快回到正法中來,做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師父慈悲於我們,在等待我們哪!我們必須儘快覺醒,再不能執迷下去了。

白雲霞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勞動所裏,由於自己對法理解不深,還有人的根本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受了矇蔽和欺騙,接受了「邪悟」,寫了所謂的「五書」 後出了勞教所。出所後一段時間,通過反覆學法,讀師父的新經文,和其他功友交流,終於徹底醒悟,明白這一切都是舊勢力安排的邪惡考驗,師父不承認這一切。「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地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毀滅眾生。」( 《大法堅不可摧》)

我由於邪悟,幹了大法弟子不該幹的事,已對大法犯了罪,但我不甘心就這樣被邪惡迫害走向毀滅。痛悔主佛洪大的慈悲一等再等,挽救我那快魔變的靈魂,把我從毀滅的邊沿苦度回來。給了改造自新的機會。我的生命是大法開創的,我應該是正法中的一粒子,我必須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明白後的我,不知流了多少淚,懺悔了多少次,決定向世人嚴正聲明:我在邪悟中的所寫、所說、所錄的一切作廢。回到正法的步伐中來,加倍彌補,宣告邪惡的矇騙、蠱惑、邪悟、歪曲大法的謊言破產。讓所有走進邪悟的回到正法中來。誰也改變不了我堅修的心。

大法弟子 魏駿濤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感謝師父的洪大慈悲給了我悔過的機會。我於98年12月份得法,回想自己三年來修煉的路,也曾投身洪法、正法、不顧家人的反對進京上訪。我覺得自己修得還不錯,可是在重大考驗面前,沒有站在法上,卻走向邪悟,這時我發現自己書讀得太少,有很多執著沒有放下,真的不配師父給我的大法粒子的稱號。

我於2001年正月十一被鄉人民政府,以進京上訪為由抓去,當天由鄉政府兩位政法書記親自代隊來一次兇狠的大鎮壓,幾個打手問我們大法好不好,我們幾個大法弟子說好,打手就開始打,曲書記親自和打手打法輪功弟子,進行嚴刑拷打,把我打得死去活來,當時我記得打我一天,我的臉被打出了血,身體的肉的顏色就像鋼筆水樣,腳心打的不能走路,大便失禁,拉在褲子裏,那真是酷刑折磨。就是這樣我沒有掉下一滴淚,我的心裏還在讀師父洪吟《無存》我用我的生命證實大法的清白,可是在法正乾坤最後時刻,我卻走向邪悟,給大法造成損失,我對不起師父的苦度,沒有了大法我的生命將無存,感謝師父洪大慈悲給我一個悔過的機會。我鄭重聲明:我所說、所寫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趙鳳華 關洪霞 2001年10月9日


嚴正聲明

我1996年得法,大法使我一個普普通通的人變成了一個好人,一個品德高尚的人,一個修煉的人,一個大法弟子。前幾天,在街道辦事處和派出所的威逼下,單位領導和父母苦苦相勸,妻子以吃藥威脅,我動了「情」,被邪惡所利用,用常人的狡猾心理在「保證書和悔過書」上簽了假名,蒙混過關。通過學法,和功友切磋,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對不起恩師的教誨。為了挽回因自己的過錯而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在此嚴正聲明,我寫過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保證書」和「悔過書」等文字材料一律作廢。同時,通知街道辦事處和派出所。加倍彌補,用生命捍衛大法。

大法弟子:楊廷岩 2001年9月22日


聲明

我是得法四年的大法修煉者,慈悲偉大的師父令我身心受益,感激之情無以言表。然而自99年7月22日以後,由於執著心作怪,在單位領導一再施壓要我不要再煉法輪功時,我用變異人的觀念對待此事,一邊對基層領導表示我不可能放棄,一邊卻讓基層領導對上邊說我不煉了。正如師尊所說:「……哪怕不是你自己從心裏發出來的,這可是污點,作為一個正法弟子,那是恥辱。」(《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除此之外還有街道要求交書時,我也採取所謂應付他們交差的心理交過一本。這些有損大法的事歸根到底都是自己學法不深,執著心作怪,變異人心理表現,因此才被邪惡鑽了思想空子,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回想起來真是羞愧難當。儘管我已向街道和單位領導另做過表示,但當初之事仍是錯誤。在此鄭重聲明:當初自己所說所做違背大法的言行,包括家屬背後所寫的所謂「保證」全部作廢。我要真正在以後的正法中彌補這一切,挽回給大法帶來的損失。走出來證實法、維護法。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陸弟子 劉傳花 2001年10月2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99年4.25之前有幸得法的大法弟子,從此漸漸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生活變得充實、美好、祥和,身心受益、思想得到淨化。在今年中共中央召開「兩會」期間,由於放不下執著,被騙回後強行送到本地辦的「洗腦班」,由於沒按照邪惡要求寫誹謗大法和師父的材料,邪惡對我進行了精神摧殘和肉體迫害,同時給我的家庭也造成重大經濟損失和精神傷害,在壓力面前我違心地寫了一些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假材料,不但給大法帶來損失,給自己修煉路上抹黑,也是對自己、單位同事和「洗腦班」的人員不負責任,回家的我痛不欲生,覺得良心受到煎熬,靈魂遭受扭曲,但通過一段時間思考,我知道自殺是有罪的,只有放下個人痛苦的包袱,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才是我的選擇,在此嚴正聲明:從99年4.25以後所有違背大法弟子標準的言行、念頭一律作廢。

聲明人:李崇威 2001年10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於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由此身心受益。2000年3月為了向國家反映自己修煉大法的真實情況,進京上訪。為此被判勞教三年。在勞教所裏自己始終堅持認為「法輪大法是宇宙的真理,是萬古難遇的正道大法,」決不改變自己的信仰。

2000年9月28日,江澤民政府組織了一夥小丑,到勞教所誘騙我們這些無罪關押的大法弟子,向我們灌輸歪理邪說。由於自己有放不下的執著和怕心,沒能堅持自己的正念、正信,因而在神智不清的情況下有意接受邪悟,寫了所謂「五書」,並參與了對其他大法弟子的迫害,成了邪惡的「走卒」。

然而,慈悲的師父一再給我機會,終於使邪悟的我清醒過來,在此我嚴正聲明,自己在邪悟中所說、所寫、所錄的一切全部作廢,我決心回到大法中,重新歸正自己,堅定修煉,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向賢嵐 2001年10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5月進京上訪,被警察非法抓捕並送往當地看守所刑拘一個月。在今年2月又被當地公安騙出送進看守所被刑拘一個月,理由是「因我在外面住了一晚」。我在拘留所裏被邪惡迫害,違心地寫了做為大法弟子絕不該寫的東西。這是做為一個大法弟子絕不應該做的,現在認識到是有損大法的,我十分痛心。現申明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中我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做一個合格而精進的大法粒子,把自己真正融於法中。

聲明人:嚴光碧 2001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曾在「保證書」上的簽名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做一個真修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趙憶 2001年10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過去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廢!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魏在鑫 2001年9月27日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15/56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18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