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三)(四)


【明慧網2001年10月15日】三 夜半逾城入山修學

太子年十九歲,因耶輸妃已有孕,足以告慰父王了,就要求父王決意出家。父王涕泣不許。太子奏道:「要我不出家也可以,只要父王保險我四件事:一、不衰老,二、不生病,三、不死亡,四、不別離,我就絕不出家。〝那人世間所絕對不能避免的缺憾,叫淨飯王哪裏能夠保證和允許呢?憂慮之下,只好嚴密地看守著太子,外面派五百力士嚴守四城門,宮門都下了重鎖,裏面吩咐妃子宮女晝夜分班地陪伴著太子,歌舞娛樂,不離其身。可是哪裏能夠阻止太子出家的志願,但等時機一到,就要策劃進行。二月八日的中夜,月色明朗,太子起身,見許多宮女都熟睡得如木人,口涎鼻涕,污穢不堪;徹觀人身這個皮囊,裏面滿盛著糞尿濃血。太子心生厭惡,竊怪世人卻於這個「不淨聚〝妄貪淫欲!太子喚起馬夫名叫車匿,把駿馬健陟駕起來。車匿高聲泣諫,要想驚醒宮人,無奈宮人都鼾睡不醒。車匿只得把健陟牽了過來。太子跨上駿馬,大聲喝到:「我學諸佛出家之法。〝就由天神擁護著,跨越北門出城。太子誓道:「我若不了生死,終不還宮;我若不成佛道,終不還見父王。〝說誓完了,諸天讚歎!太子出城東行,到天明時候,走到阿拔彌河的深林,就是跋伽仙人苦行的所在。這裏山林鬱茂,寂靜無嘩,太子心生歡喜,就停了下來,命車匿牽馬回宮。車匿跪哭著不肯獨自回去,連那白馬健陟也曲膝流淚號叫起來。太子勸他道:「我所要到的地方,已經到了,你且騎著馬回宮去。我將珍珠巾子和瓔珞帽兒,交你帶回宮去,替我拜上父王,請父王姨母妃子們不要為我愛戀悲痛。我如在宮,豈能不死,終究是要分離的;而一死之後,永不再見了。我今來學了脫生、老、病、死的法門,才能永不別離呢。你去替我勸慰父王,待我得道之後,就要回來救世的;那時再來和父王相見。〝車匿泣奏道:「太子生長深宮,安享尊榮,今到山林,和可怕的荊棘蟲獸在一起,怎能受得住這個苦患險難呢?〝太子說:「我在宮中,雖能免有形的荊棘,卻不能免那老、病、死、苦無形的荊棘;那無常遷流的世間,才是苦患險難的所在。我今要解除老、病、死、苦,而得永久真實的安樂!〝說畢,脫去寶冠,拔其所佩的寶劍,手自削髮,發願道:「我今依諸佛之法,剃除須發;願與一切眾生,斷除煩惱習障。〝那時候來了一個獵人,身上穿著袈裟,手中拿著弓箭。太子問道:「你們打獵的人,為甚麼穿著袈裟?〝獵人道:「這是古佛的法服,我們穿了這個,野獸以為我們是慈悲不殺的人,就會親近過來,那麼就好捉住它了。〝太子道:「我現在缺少一件袈裟,願將我一身錦繡的衣裳同你換這件袈裟。〝那獵人聽了,很歡喜的忙著脫下袈裟,和太子交換了。太子換了那寂靜的法服,完成僧相。車匿知是不可挽回的了,只得痛哭而回。

四 外道折服欽差訪尋

太子既遣車匿還宮,獨自信步入林,尋訪解除生老病死之法,走著走著看到一些苦行者,他們以樹皮樹葉草等為衣,不吃人間煙火食,只吃草木的花果;以拜水拜火拜日月拜天為事,或有一天吃一餐,二天三天吃一餐的自餓者,或者睡在荊棘塵土之上,或者睡在水火之旁,都是那些無益處無意識的盲修瞎煉。太子知道這決不是覺悟真正解脫之道。於是太子就繼續北行。再說王宮裏:次日宮人醒來,不見了太子,又不見了馬夫車匿和駿馬健陟,知道太子已經逾城出家了。於是闔宮鬧得一片號泣啼哭聲,尤其是淨飯王和波蘇波提姨母、耶輸妃子,悲痛的暈厥過去。等到車匿牽馬回來,大家都來責罵他,車匿把大聲泣諫而宮人不醒,和一路上沒奈何的情形,太子勸慰各人的話,訴說了一遍,把太子脫下的珍寶,交奉大王和姨母妃子。諸人知道太子的志願,非人力所能挽回,也就不和車匿為難了。淨飯王一面吩咐耶輸陀羅妃子,好好地保重身體,護養胎兒,別太悲苦了,而影響胎兒的生長。一方面為了愛子情切,卻要親自出去尋訪太子。王師大臣聽見了,急忙同來勸諫大王,願代大王去尋回太子來。淨飯王也就答應了,即敕王師和大臣火速去找尋太子回來。這兩位欽差奉了國王的諭旨,就帶領人眾,馬不停鞭的追尋到跋伽仙人苦行林中;進得林來,見過仙人,便問太子的下落。那道長說:「太子因為不滿意我們所修之道,北行去尋訪阿羅邏仙人去了。〝大臣們聽了即告辭出林,不辭勞苦,飛奔北行。剛到半路,遇見了太子,在一棵大樹下面靜悄悄地端身趺坐著。兩欽差屏退了左右,恭敬地走了過來,向太子行過禮,告坐一面,問候既畢,就把宮中情形,告訴太子,勸太子回宮。太子決然不回,向他們講了人間的生、老、病、死之苦,不找到解脫之道決不回宮。大臣道:「太子的話,確也不錯,然而修道也不必定要在山林。回宮以後,也可修道。〝太子道:「我所著手工夫,應該在山林中修。請你們回告父王,我若不修成道,決不回來!〝說著,便告辭起座,飄然北行了。兩位欽差無法挽回,惆悵地回去向大王覆命。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