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人發表聲明- 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一日】
嚴正聲明

我是在自己家中休息時被派出所警察,街道辦事處及居委會工作人員等十一人,挾持到勞教所「洗腦班」的。他們沒有出示任何證件,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完全採用欺騙手段,達到他們非法抓捕的目的。

在「洗腦班」裏,我們每天都遭受著精神折磨,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有的甚至受到人身傷害和摧殘,當被強制放棄心中最為珍重的信仰時,內心承受著巨大的痛苦,雖能識破他們邪悟的荒謬本質,但是由於對法沒能達到真正地堅定和正信,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所以在關鍵時刻不能堅定地維護法,讓邪惡鑽了空子,結果向邪惡勢力妥協,這是作為一個修煉者最不應該做的。

師父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那不很明顯嗎?就是讓你掉下來,就是叫你說那句話。說出來,哪怕不是你自己從心裏發出來的,這可是污點,作為一個正法弟子,那是恥辱。」我無顏面對嚴肅的宇宙大法,也無顏面對師尊。師尊無比洪大的慈悲與無量威德垂憐於宇宙眾生,我才得以在大法中修煉,走上一條返本歸真的大道,這是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所在,沒有甚麼能比這更值得信守的了。一個生命背離了宇宙大法,就是在自我毀滅。在此我嚴正聲明:在「洗腦班」所說所寫的一切,以及在修煉期間所有違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堅定正念不動搖。師尊一再等待像我這樣沒有做好的學員跟上來,我一定加倍珍惜這萬載難逢的正法機緣,重新投入正法洪流中來,走正自己以後的路,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王桂菊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於5月被強制送進「洗腦所」,一天24小時被不法人員看管,人身沒有自由,暴徒用強制手段不讓我們煉功和學法,一天強制勞動12小時左右,而且不定期播放污衊師父和大法的錄音錄像,強行洗腦,管教人員輪番地談話,特別是受叛徒的邪悟的欺騙迷惑,加之自己執著心重,學法實修不夠,被魔鑽了空子,從而走上了邪悟,放棄修煉,走向大法對立面,這不是我內心情願的,是在高壓迫害下,自己神志不清的情況下所為,我之所以能在這可怕的歧途上回過頭來,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慈悲救了我。

在此我向慈悲於我的師父請罪,我對不起師父的苦度,對不起大法給予我的生命,特嚴正聲明如下:我過去在不清醒狀態下做過的背叛師父、違背大法、不利於大法一切所說所寫全部作廢(決裂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等等)。同時正告邪惡之徒,不要再繼續作惡,不管用了多少鄙劣手段和心機,到頭來都是無效的,「……邪惡已經再也沒有任何辦法改變大法弟子通過修煉對法真正認識與實修中本體昇華後佛性體現出來的堅定的心。」(《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重新把生命融入正法之中,也真心希望被謊言所矇蔽而邪悟的弟子,早日覺醒。

孫美珍 2001年10月8日


嚴正聲明

五月二十四日,我被街道辦事處人員及派出所警察十餘人連騙帶哄強行抓到「6.10辦」,繼而於五月二十八日凌晨還在睡夢中被叫醒,由「6.10辦」主任王春如指揮保安用暴力將我們(共三人)從床上拖到警車中,被秘密轉移到 「洗腦班」,當天在睡眠不足,受到驚嚇,再加途中疲勞還在暈車的狀態下就開始每天被押送到勞教所強行洗腦,他們採用與外界隔絕,學員與學員隔絕,不斷進行洗腦,每天至少由三個多則五六個專職叛徒輪番「轟炸」圍攻,最多時達八九個人,用恐嚇,威脅,打罵,不讓睡覺等手段,竭盡所能逼迫學員就範,寫揭批等。本人因學法不深,加上隱蔽很深的「情」和怕心,被邪魔鑽了空子,關鍵時刻沒有「以法為師」,跌入邪悟,在神智不清的情況下寫了「四書和揭批」,完全被舊勢力利用了,對大法、對師尊犯下了大罪,在真修弟子為大法付出一切乃至生命的偉大事蹟的感召下,我又重新回到了正法中來。為此,我鄭重聲明:所有在勞教所寫的「保證書,認罪書,決裂書」等有損大法榮譽及形像的「材料」一律作廢。誓作大法弟子!不向邪惡屈服。加倍彌補罪過。

周麗英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2000年元旦我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師父是清白的!」為此我被非法拘留18天,而後又送進看守所被非法關押56天。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加之被關押期間看不到《轉法輪》和師父的經文,也不能煉功(是自己沒有開創出修煉環境)是自己的心性沒有修到那兒,沒能在法上認識,由於放不下人的東西,在「親情」的干擾下,我違心地寫了所謂「保證書」,交了三千元罰金,才被放出。當時自己也知道那樣做沒在法上,是錯誤的。雖然沒幹助紂為虐的事。但是,給大法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做為大法弟子也是恥辱。在此,我嚴正聲明,凡是在看守所裏寫的所謂「保證書」或他們寫的由我簽字的甚麼東西一律作廢!我「堅修大法緊隨師」這顆心永遠不能變。師父慈悲於弟子,我一定緊跟正法進程,在全面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救度世人中加倍彌補。

蔡玉波 2001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們由於學法不深,於2001年4月份在邪惡勢力的迫害下,在壓力面前,被迫寫了有損於大法、有損於恩師的所謂「四書」〔決裂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我們深感萬分痛悔,我們給大法抹上了難以磨滅的污點,也給自己修煉的道路設置了巨大的障礙。千萬年的等待即將毀於一旦,「助師世間行」這一神聖誓約也因自己的執著而難以兌現。我們不能就此沉淪下去,偉大的恩師還在等待著我們崛起,美麗的家園還在等待我們的回歸。在這正法時期的關鍵時刻,我們要緊跟師父的步伐,「恒心舉足萬斤腿,忍苦精進去執著;」我們要挽回給大法、給恩師造成的損失,洗清自己的污點,洗清自己的恥辱。我們在此嚴正聲明:我們過去所說過的、所寫過的、有損於大法、有損於恩師的一切言論、「材料」全部作廢,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從內心深處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鄭保衛,趙書讚,王根堂,應俊賓,王建平,孫春義,趙玉西,李煥忠,張建勛,張栓喜,吳佔明 2001年10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們一大批大法弟子,堅信法輪佛法是宇宙大法,並在實際修煉中有許多神奇的經歷,時時刻刻能感受到師父的慈悲與無邊的法力。

看到其他大法弟子勇敢地走出來證實法,被抓、被投入到勞教所仍然堅貞不屈,我們受震動、感動,深切地看到自己的不足,更深地感受到了曾經向邪惡妥協的恥辱。我們嚴正聲明:曾經寫過的一切作廢,包括在單位、學校簽名活動的簽名。因為這些不是我們情願的、自願的,是在高壓下受矇蔽而為的,我們有怕心這是根本的執著,我們要去掉這根本的執著,緊跟師父的正法步伐,一修到底,「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

金玉志 王秀華 王秀芝 2001年10月


嚴正聲明

我98年8月得法,很快得到了身體的健康、家庭的幸福和睦、心靈的淨化、思想道德的昇華。自7.20之後,警察非法干擾我正常的生活,我曾被關進看守所15天,2001年4月,我又被非法關進「洗腦班」,進行強制洗腦,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執著心重,被魔鑽了空子,從而走上了邪悟。我在此嚴正聲明,以前在電視台講話、寫「保證書、決裂書、揭批書」等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現在我心裏很痛苦,從今以後用我的正信、正行、正念,修正自己,鏟除邪惡,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陳玩娟 2001年9月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正月上訪,被當地派出所押回後,因不肯說違心的話,被關押在拘留所,之後被關進當地看守所。在被威逼勞教三年,親人的淚水面前,自己有執著被情帶動違心地寫了所謂的「悔過書」,「保證書」並被逼迫家屬交罰款5000元後被釋放。這次過關不好,是自己學法不深,在執著和邪悟的帶動下,在關鍵時刻沒能堅持正信,給大法抹黑,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每當想起痛悔不已。在此嚴正聲明,我所寫的,所說的有背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名真正的,合格的,名符其實的大法弟子。

張社紅 2001年7月26日


嚴正聲明

八、九月份在「洗腦班」上,暴徒們強迫我們大法學員看錄像,聽叛徒報告,我因為學法不深,頭腦不清醒,執著心太重,在叛徒的誤導下,一時間把握不住自己,被搞的暈頭轉向,難辯真偽,不知如何是好,因此迷失了方向,走向了邪悟,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慘痛的教訓!希望所有學法不深的同修以我為鑑!今天特此聲明:我在「洗腦班」所寫的所謂的「悔過書」、「揭批材料」還有新聞採訪報導的所有內容統統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用生命助師正法,永不反悔!

劉玉霞 2001年10月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月20日去瀋陽市政府證實大法好,在車站就被警察發現,帶到了派出所。由於當時學法不深,用人的思維和他們周旋。讓我寫以後不去北京。當時我想,反正我也不是去北京,寫就寫,問我甚麼時候學的法輪功,我本來是97年11月份得法,可我說是98年得法,還有別人代我寫的「保證書」之類的。我今天嚴正聲明,在我近4年的修煉路上,凡是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廢。在以後證實法的進程中,修出最純淨的心。

真修弟子:王素清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7月份學煉法輪功,身心收益無窮,在2000年12月去北京被抓,勞教2年,在教養院由於想回家的執著心太重,受邪惡的迫害,背離了大法,寫了「悔過書、揭批材料」,走向了邪悟,做了背離大法的事。對不起慈悲的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行為全部作廢。我決心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夠格的大法弟子。

趙廷適 2001年10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於98年得法。99年7.22後,由於執著心驅使下走向邪悟,玩所謂"文字遊戲",寫了一個措辭含糊的「五不」保證,並將此邪悟散布給同修。後雖然知道自己錯了,提高心性,並向有關人員口頭收回所有「保證」,繼續堂堂正正維護大法,向世人講清真相,但為彌補自己對大法造成的惡劣影響,在此再次嚴正聲明所有「書面保證」作廢,我決不向邪惡保證甚麼。

肖柏愚 2001年10月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執著心太強,在邪惡勢力的威逼下,接受了邪悟,作出了對不起師父、破壞大法的事,我深感已不配再做大法弟子,同時,也深感罪大無邊。是師父慈悲眾生,給了我這次機會,我一定萬分珍惜。現在我鄭重聲明:以往所說、所寫的一切有損大法的語言、「文字材料」全部作廢,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黃衛紅 2001年8月


嚴正聲明

由於我平時學大法不紮實,有執著、有怕心,在邪惡迫害時做了一個修煉人絕對不能做的事,給大法帶來損失,也給自己造成污點,對不起恩師的教誨。現在我正式聲明,我在「洗腦班」時所寫所說的一切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心不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配得上大法弟子稱號的修煉人。

馬惠賢 2001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裏,由於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使邪惡鑽了空子,在「洗腦班」上沒有守住心性,做了違背法和破壞法的事,痛悔不已,現嚴正聲明:過去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和行為全部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自己造成的損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書奎 2001年8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7月尾8月初,關過不去,寫了「保證書」,我真的不是在心裏頭寫出來的,那時候有同修提醒,但沒有悟到,現在非常後悔。我在這兩年中,奮力精進,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大法粒子。從現在起,我要更加努力,堅如磐石,修煉到底。

蔡和護 2001年10月1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當時學法不深,在邪惡的迫害中違心的寫下了「保證書」,這是對大法的侮辱,現嚴正聲明,我對邪惡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正念。

袁紅 2001年9月19日


聲明

我在今年8月12日為了能從「洗腦班」出來,做了最不應該做的事。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給予的,我卻寫了「決裂」。我深感痛悔,現在我聲明這句話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吳淑琴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9月20日上午9點多,我被騙到單位,強行弄到「610」被逼寫了「決裂書」,不是我自己的本意。宣布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袁留秀 2001年10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我走了不少彎路。現聲明,真正的回到正法上來,挽回我對法造成的損失,堂堂正正地做一名大法弟子。

田雙江 2001年10月9日


嚴正聲明

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親人因受邪惡迫害所寫的「保證」或「簽字」之類的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韓秀麗 丘朝 2001年9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洗腦班」上我所說的所有誣蔑大法的話作廢,誣蔑師父的話作廢,今後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倪春香 2001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以前在過關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和有執著,沒有做好,現聲明自己所做所說有背於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吸取過去的教訓,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耿筱排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以前在過關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和有執著,沒有做好,現聲明自己所做所說有背於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吸取過去的教訓,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武振果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我以前曾被強制寫「保證書、悔過書」。有損於大法弟子的形像。今天我鄭重聲明,我以前寫的「保證書」等一律作廢,緊隨師父堅修大法,返本歸真。

張亞芹 2001年8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在今年2月至8月期間,被邪惡非法關押迫害時,所寫的「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全部作廢。在此期間所講的、所簽名的、打手指模等一切違背宇宙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春河 2001年8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所有人以我的名義所寫所做的不符合正法弟子標準的一切作廢。

邱桂東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在勞教所寫過的一切「保證書」等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桂英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本人因執著於親情,被迫在「轉化書」上簽字,現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林界珊 2001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邪惡非法關押期間,邪惡之徒利用各種手段想改變我對大法的堅定正念,利用工作、黨票相逼,我不為名利所動;利用親朋好友車輪戰術地「勸說」,父親用生命來「死諫」,丈夫用20多年的感情威脅,我不為情所牽;我的心越來越平靜,越來越祥和。邪惡之徒看到不被常人所帶動後,用了更加邪惡的手段--利用大法學員人的一面來動搖我的正念。就在我生出想離開戒毒所之心時,一位比我早得法的學員來了,我聽了她的話後,沒有及時以法為師,對照大法,用了常人最不好的方法:咬文嚼字地寫了「三書」,還邪悟地認為,我只是不暴露自己的執著而已,而不是對照大法向內找,把握提高心性的好機會。

其實師父在《除惡》中講過:「關於所謂被轉化者的言論,表面上是不反對師父,骨子裏是叫大家不要煉了,不要學了。」出來後,我通讀《轉法輪》、《精進要旨》等經文,並及時與學員聯繫,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法會講法及部份學員心得,我反覆對照大法,挖出邪悟根源,並上網發表對邪悟的所有言論、文字及一切違背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的聲明,時刻用正念充實對大法的正信,窒息邪惡,正一切不正;同時勸說其他誤入歧途者,早日走出邪悟,「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進程。以上是我在這一點上的心得體會,望同修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11/43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17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