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受益,用身心證實大法


【明慧網2001年10月11日】我是大陸大法弟子,今年62歲,沒甚麼文化,不太會說,但我就知道法輪大法好,我尋找了一輩子,終於有幸得到真法。我們一家有8口人都修煉大法。師父給我們淨化身體,清理環境,給我們的一切無法用語言表達。

我是97年開始修煉的,煉功前毛病一身,甚麼心跳異常、胃痛、頭痛、牙痛、腳後跟痛,痛起來甚麼都不能幹,還有痔瘡。有一次我休克,住院一天半,花了一千多。煉功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沒多久所有症狀全部消失了。四年來沒吃一粒藥,騎車輕得和飄起來一樣,幹活幹一天也不累,就和師父在《轉法輪》裏講到的情況一樣。

98年夏,小女兒看書後,明白了法輪大法是真正救度生命的佛法修煉,也開始煉功。一群孫子、外孫也都開始跟著煉。我老伴看到後挺吃驚,也開始煉。他沒有抱甚麼目的和求心,師父也給他淨化了身體,煉功十幾天後,他自然就戒掉了四十多年的煙癮。他的氣管炎(幾十年頑症)、腎炎、尿血等所有病症全都好了,臉色也由青灰變得滿面紅光,他胖了,壯了,一次竟自己將一百斤麵背到五樓。精神脾氣都好多了,一改原來因病找氣生與家人鬧矛盾的情況。老伴兒後來說:「這功法太好了,把我完全改變了。」而且在外地的大女兒、兒子、兒媳也都開始修煉,從此我們全家無病無災,和睦幸福。

可是99年7月份,這麼好的功法,被扣上了大帽子,慈悲偉大的師父竟然被非法通緝。為了證實大法,為了讓世人了解真相,我們想依法進京上訪,還發真相資料,結果被非法罰款、拘留、勞教、監視……好好一個家庭被迫害得四分五裂、終無寧日。

小女兒在2000年初,被人供出傳送大法資料被公安局抓走,從下午3點多一直關到晚上9點多,打嘴巴子逼問資料來源。小女兒為了不牽扯其他同修,自己承擔了一切,後被非法拘留45天,並被以「押金」為名勒索了六千元;2000年8月在印大法真相資料時她又被抓,一套設備被抄;2000年11月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判刑時不許她及其他法輪功學員申訴,她們便高喊:「法輪大法好!」嚇得警察緊緊捂住她們的嘴,把她們按在地上。她們一起被送到唐山開平勞教所,在裏面受盡虐待,幾乎天天挨打,一天一頓,問「煉不煉」,只要「煉」就打。我們去看她時,臉腫得眼睛都睜不開,聽說有幾個同修甚至是被吊在樹上打。由於她拒絕向邪惡妥協,被轉了好幾個勞教所。在石家莊勞教所接見時,她說:「媽,加緊洪法講真相。」對她女兒說:「孩子,在學校你就堂堂正正地說大法好,別怕。」聽說過年時她把被單撕開做成橫幅掛在勞教所裏,震懾了邪惡,證實了大法。後來她被轉到了河北高陽,不許我們見面,邪惡的獄卒非讓罵大法才准進,我只好離開,連她要的衣服都不讓送進去。現在我女兒已不知去向,不知這每一天她又要承受多少迫害。

我和老伴2000年10月去北京依法上訪。在火車上被逼罵大法,我們堅決不從,就被抓回當地,非法關押了15天。期間老伴被毒打辱罵,一個嘴巴子打得他嘴都出血了,還被野蠻地推了一個大跟頭,我也被他們用硬殼本打腦袋。打我們的都是和我兒子差不多的小伙子,他們也有父母,真不知他們的良心到哪去了,竟對我們這老頭老太太下得了手。從看守所出來時被勒索了一萬元,收據上的名義卻又是甚麼「押金」。

2001年7月底,老伴又無故被當地公安騙走,到現在也沒見人,不知去向。好好的一家人,現在成了這個樣子。就是這樣,他們還不罷休,三天兩頭在家門口蹲坑,我出門買菜都跟著。

在中國,我們家是普通百姓家庭,修大法,李老師讓我們知道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給了我們一切,可是人間敗類江澤民妒嫉想毀滅一切,不准人民有自己的思想,強迫詆毀「真善忍」大法,把全國人往火坑裏推,毀了多少個家庭,害了多少生命!我想讓世人知道大法真相,開始時講真相的人少,我就想:「你不做,他不做,誰做?」就放下人心,開始發資料。人們都快清醒吧!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別錯過這萬載難逢的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