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讓一家溫飽千家怨

寫給長春黑嘴子仍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


【明慧網2001年1月8日】 一年多了。黑嘴子中個別人對「轉化」學員還在「樂此不疲」,還在用著各種殘忍的非人手段折磨著這些從未傷害過別人的好人。儘管你們背地裏的行徑甚至不為其他管教、學員所知;儘管你們找出一套套歪理妄圖掩飾開脫自己的罪責。然而紙裏包不住火,高牆永遠鎖不住正義的聲音,偽善也掩蓋不了你們對好人犯下的罪惡 。 每一個出來的人,不論是學員、犯人都是你們罪惡的見證人與控訴者。

惡毒的轉化使你們有了「成績」、出了風頭。 然而,你們可曾想過,世紀之交,當萬家燈火歡慶新年時,面對餐桌上的空位,面對嚷著要爸爸要媽媽的孩子,一個個家屬心裏是一種甚麼感受? 當看到出來的人身上的傷痕和麻木的神情,他們心裏又是甚麼滋味!

是邪惡勢力造成了這一切,而你們在助長和維護這一切,你們在扮演著邪惡中的一員。

法輪功學員是好人,不只是因為他們善良,更因為他們正義。即使是國家逼他們做壞事,他們也敢於抵制-- 你可以殺了我,但你不能利用我。而你們,則為了一口飯、一張警皮不惜把千家萬戶推入痛苦的深淵,不惜出賣自己的靈魂。你們誘逼學員轉化時的論調,恰恰是你們自己可憐境界的真實寫照--「要顧家、顧自己」。 這種論調人們聽著不覺得耳熟嗎? 當年抗日時,那些叛徒、漢奸用以自欺欺人的不也正是這種論調嗎?文革時,那些懦夫不也就是抱著這種論調去編造假材料,靠出賣朋友、親人來開脫自己的嗎? 你們把讓學員說假話、揭批別人叫作解脫,這和當年的造反派有甚麼區別?你們把學員在老師被誣陷、同修被打死時的仗義上訪說成是鬧事,這和那些流氓搶錢、耍流氓時,叫囂著讓挺身而出的人「少管閒事」又有甚麼區別 ? 離開了正義的「善」最多不過是偽善。

別拿法律來給自己抹粉,法律在你們心裏值幾個錢?今天一個昏官說功法不好,你們就說那是法律定的;明天要是國家說不煉功是犯法,你們又會如何呢?會覺得你們現在做得對而去向國家反映、去上訪嗎?你們沒那個膽子!你們會馬上180度大轉彎,對不煉功的人強行轉化去了,說不定也要來個百分之百,好立功受獎。 你們只知道「顧家、顧自己」,至於甚麼顧原則、顧國家、顧社會、顧良心,卻統統「顧不上」了。

法律是有原則的,而你們沒有。你們有的只是趨炎附勢,隨風倒,官兒大就是法。這樣的人,還奢談甚麼人格、法律、善惡、對錯。 反過來看,這樣的人,又有誰能瞧得起? 即使是那些裝模作樣表揚你們的人,對你們除了利用之外又有甚麼?對他們來說,你們和訓熟了的警犬有甚麼兩樣?!

老百姓常說,公安司法部門中的某些人是活得最奴性的。別說有反抗精神,連分清是非都難,上頭說啥就是啥。與其說是人民警察,倒不如說是大官兒的家丁。 從法輪功這件事,我們痛切地看到了這一點。可難道你們的心,就真的愚昧麻木到了善惡不分的程度了嗎 ?

一年的時間足以讓人明白很多事情:

不是有人說文革十年來一次嗎? 今天對法輪功的運動就是文革的變種。 當年的浩劫,作為老百姓人人都有責任。正是那一代人的怯懦盲從,才鑄成了十年害人害己的沉痛災難,並且在新世紀來臨時,又一次「舊病復發」。 而今天,如果我們還拿不出抵制錯誤的勇氣來,同樣的災難還會在數年後再變個模樣,落在下一代人身上。

真正有責任感的人,不能再讓自己的後代生活在愚昧麻木的空氣中,不能讓自己的後代沒有未來。

停止迫害!為別人也為你自己的未來。官大並不代表真理,任何阻擋歷史前進的人,都會在歷史的巨輪下身敗名裂,粉身碎骨。

新千年裏,中華大地也決不會再容忍邪惡的擴散與猖獗。這裏我們正告那幾個仍在發自內心做惡的人,再不知悔改,我們將把你的劣跡向你身邊每一個認識你的人(包括每一個認識你家人的人)公開,讓社會道德的法庭來公裁。

大法弟子,言出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