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魔難 更要用正念


【明慧網2001年1月7日】 每遇到磨難,一定要用正念,想到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就都能過得去。只要心存正念,不配合邪惡做任何事情,邪惡一定會不攻自滅的。---功友的話

其一:
吉林省洮南市的一名女功友,今年45歲。12月18日早上十點多鐘走到天安門附近。三、四個武警圍上問是否是「煉法輪功的?」,女功友沒理他們,但武警強行搜身,發現幾張寫著「大法好」的不乾膠小膠條(在路上貼剩下的),隨即被強行拉上小吉普車。女功友嘆息沒在廣場打出橫幅來,在車上幾十名功友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一路上大法之聲傳到過路人的耳中,到宣武區看守所後,功友嗓子都喊啞了。下車後見這裏已經關押了幾百名大法弟子,男女左右分開,熱烈歡迎新來的功友。這時,有多條大法橫幅在功友群中打開,邪惡見狀瘋狂撕搶,但功友們始終用身體擋住邪惡的拳腳,保護大法橫幅完好無損。之後將大法弟子七、八個人一撥分到下面各派出所。女功友被送到白紙坊派出所。她悟到絕不配合邪惡,開始絕食、絕水。要求按手印時,女功友堅持不按,惡警也沒辦法,只好作罷。連夜提審七、八個小時,軟硬兼施,威逼利誘都未使女功友說出姓名、地址,只好派便衣假充功友,但便衣不會背《論語》,被女功友當場識破;他們又說調查「煉功後身體變化情況」向上彙報需簽字,也被拒絕。提審三天兩夜女功友就是不配合,只好將她送回宣武區看守所。在這裏女功友繼續絕食,且向號裏的犯人講明真相,犯人都知道大法好,也和功友一起學「洪吟」。五天後,女功友和其他四十名弟子被送到河北滄州市,分到各個縣派出所。女功友被送到冀縣派出所,到那裏繼續絕食,絕食八天後,強迫將其送到當地職工醫院輸液。由於女功友堅持不配合,遭毒打並被綁起來輸液。女功友想這些髒糊糊的東西打到修煉人身上不起作用,他們白費勁。女功友在多次提審過程中向警察講明真象,點出江氏末日即到,不要再助紂為虐了,始終不說姓名、住址。女功友在押期間,幾乎天天受到警察毒打、辱罵。

在絕食第十三天後,她被二次帶到當地職工醫院,醫生叫囂著「她輸液就輸液,不輸就不輸,等著死算了,你熬不過去兩天了。」女功友堅持不輸液,不接受任何檢查。最後,警察終於認輸了,將女功友直接送到山東德州車站,叫功友自己走,(此時功友已身無分文,腰帶、鞋帶都被拿走,看守所處還存有功友的書包,包內有四百多元錢,都沒有拿回來)。女功友雖絕食十三天,但精神狀態很好,沒有渴和餓的感覺,此時只想再次進北京證實大法。在車站功友遇到一位好心善良的婦女,功友將自己是煉功人,進京上訪現身無分文的情況講述一番。好心人拿出五元錢給了她,並帶功友到當地派出所,還叮囑功友別告訴警察自己是煉功人,以免被再次抓走。功友想自己不能再次被抓,於是重新回德州火車站。女功友一心進京再次證實大法,雖然身上只有好心人剛給的五元錢,但仍順利乘上火車進京找到了北京功友。

女功友談此次證實大法的十幾天經歷,深感師父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只要心存正念,不配合邪惡做任何事情,邪惡一定會被消滅的。

附:女功友2000年12月31日回到北京功友家休息一天後,元旦一早又和湖南十名功友去廣場打橫幅了。元月三日中午,北京功友又接到了她的傳呼,看來她又一次順利闖關歸來,要為大法做更多的事情。

其二:
湖南郴州的一名女功友,36歲,元旦上午十時許到天安門廣場,一起同行共三位功友。當三人在國旗下看紅旗時,幾個便衣湊上前問:「法輪大法好不好?」其中兩位功友說「大法好!」,另一位女功友未作聲。便衣抓住三人就往車裏推,三位功友不顧便衣揪頭髮撕打、腳踢,高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便衣就這樣連拉帶踢的將三位功友推上了警車。警車裝滿功友後開到天安門分局,將功友們放在「大鐵籠子」裏。功友們足有二百多人,大家一起背《洪吟》,《論語》,經文,有好多功友被警察毒打,有的人被打得鮮血直流。然後,將一批批功友分到各派出所,女功友和其他三十多人被送到門頭溝分局。在那裏幾個警察審一位功友,他們用拉家常的方式誘騙功友說出姓名,地址。功友將自己得法後身心的巨大變化告訴警察,有的警察也說:「你們這個大法也是挺好!但自己在家煉吧,別出來了!」我們的功友用善心給警察講明做人的道理,而作為修煉的人就應該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請警察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讓政府改變錯誤的決定。幾個警察在屋內靜靜地聽著,被功友的話深深打動。功友經歷了六個小時的審問,被放了出來,仍未說姓名,地址。 「一正壓百邪」,女功友回來後決心將這次進京證實大法的經歷講給家鄉的功友們,告訴大家一定要守住心性,不要聽信它的謊言,絕不被邪惡利用!

其三:
今年6月10日湖南衡陽地區的一位男大法弟子,56歲,徒步進京上訪。他身上只有五元錢,一路上化緣,風餐露宿,鞋早就穿爛,打赤腳一步步走到北京,腳底的泡也磨下了一層又一層,他只有一個信念,儘快走到天安門。一共走了三十一天,終於走到了天安門廣場,他坐在廣場開始打坐,被警察將他趕出廣場(到北京附近時,他用僅有的五元錢理髮洗淨身上的灰塵,整潔的走進北京)。他又來到北京信訪局上訪,被抓回老家。在當地拘留所關押起來,他開始絕食。家裏的母親、妻子、弟、妹天天到拘留所求他、罵他,讓他寫「決裂書」,吃飯,他那顆堅定的正法、講清真象的心沒有被親情所動,就是不寫,邪魔的陰謀徹底破產,再也無計可施了!

其四:
12月28日,我去北京海澱一大法弟子家。晚上18時許,警察已經先我幾步到了那裏,屋中的大法弟子和邪惡抗爭。晚20時許,警察調來兩輛依維柯警車,抓走所有的大法弟子並帶走所有大法資料,但是警察並不甘心,他們想可能還會有大法弟子來,於是就蹲守在那裏,想抓到更多大法弟子。在此我提醒大法弟子警惕邪惡的突然襲擊,不要長時間頻繁出入一個地點。

這些邪惡的東西,他們懼怕醜行被揭露,被暴露在陽光下面。他們的所做所為並沒有嚇倒大法弟子,反而更加堅定了堅修大法的那顆心,驚醒那些沒有走出來的大法弟子。不要看它們表面凶殘,在大法弟子面前,它們就像紙老虎一樣,就像師尊在《除惡》一文中講的「在邪惡的鎮壓中他們已經窮途末路」。等待他們的是歷史的審判,他們將償還他們所做的一切,讓我們每一位大法弟子「堅修大法緊隨師」,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罪行,在最後圓滿的路上,攜手並進迎接光明的到來。

其五:
12月初的一個星期六,長春的五名大法弟子一早去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三個老人和兩個年輕的女弟子。一名姓許的大法弟子,今年68歲,從天安門地下通道一出來就打開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同時高喊「法輪大法好!」緊接著其他功友也紛紛打出橫幅,這時警察和便衣蜂擁而至,將弟子們抓上警車,開到天安門分局。裏面已經關押了二百多名大法弟子,男弟子一邊,女弟子一邊,弟子們在裏邊喊「法輪大法好,還李老師清白,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大家正義的聲音響徹天空,在被分散到各個分局的路上,大家還不斷的高喊「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李老師清白」等。警察十分害怕,將車內的高音喇叭開得非常響,生怕大法正義的聲音被人們聽到。這位姓許的功友被送進門頭溝分局,後又分到下面的派出所。在派出所裏警察們使用各種方法想讓他說出住址、姓名,但他就是不說。一個警察用惡毒的語言謾罵,並衝過來要打他。他當時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我不怕你。那個警察沖到跟前又退了回去,並用聊家常的方法想讓他說出地址,他一直不說,最後警察就將五個地痞和這位功友關在了一起,那些人就說:和我們一起玩兒牌吧。許大爺說:「我不會玩」,他們就自己打牌,又拍桌子又嚷,可許大爺心中非常寧靜,躺在地上一會兒就睡著了,而且這一夜睡得比平時睡得都好。第二天,警察又提審許大爺,那警察又向昨日一樣問地址、姓名,許大爺還不說,他就說:「你不說,我判你,你說不說?」許大爺說:「不說。」警察又說:「我斃了你,說不說?」許大爺說:「別說你斃了我,就是你將我下油鍋我也不說!」那警察一看沒辦法就走了。許大爺後來說,每遇到磨難,一定要用正念,想到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就都能過得去。後來警察說:「我聽你像湖南人,我給你送到保定,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吧。」這樣警察開車把許大爺送到公路上,攔了一輛去保定的車,上車還對售票員說和保定那邊打好了電話,有人接他,不到站不許下車,可許大爺在車上坐了一站就下車了,後轉火車平安回到長春。

現在許大爺又一次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於12月31日進京護法。

其六:
我們幾個大法弟子在一起工作,六月中旬的一天,小龐在外聯繫工作(做業務,利用工作便利向世人發大法真相資料和給功友送資料),帶著大法資料,被警察抓住後,送到魏都駐京辦事處,那裏的負責人丁磊將小龐的幾千元電話卡扣留,將小龐遣送回來拘留了一個多月,後被其家人用2千多元保了出來,魏都辦事處的人大約過了一個多月才和我們聯繫,只將電話和一小部份(幾百元)電話卡還回,而將二千多元電話卡據為己有,並說已將所有被扣物品還回。後小龐出來,證實所有物品在他走時都交給了丁磊,此人單位電話:010-68174702;010-68216817

7月19日夜我們全家都在睡覺,12點鐘青塔派出所十幾個警察突然闖入我們家中,將我們全家抓到派出所,並沒有任何手續就將家裏電腦,打印機,傳真機,傳真紙,打印紙,電線插板和我們家中的許多大法書籍都非法抄走。

在派出所內我們看到他們抄了好幾大摞(上萬張)大法真相資料,地上到處都扔著大法資料和橫幅,並且抓了許多廣州來的大法弟子,非法沒收了他們的手提電腦,毆打他們。第二天從豐台分局來的他們的上司十分的陰險邪惡,對我們全家一個一個地審問,這一天在我們青塔地區還抓了五、六名功友,晚上,我、我妹妹、我愛人及其他大約十來個功友都被抓到豐台分局拘留所。有一個廣州的年輕女弟子,已經絕食4天。一個男功友的妻子懷孕七、八個月了,青塔派出所卻毫無人性地限期他們夫妻三天搬出其管界,並且在看守所將這名功友拘留數日,在這名功友強烈抗議非法關押的情況下,才將他放出。我向警察講清大法的真相,他們則惡毒攻擊大法,五號的號長則瘋狂漫罵,不許我說話,掐我後脖子將我推回牢房並示意犯人對我毆打,之後將我叫到他的辦公室問他們打我沒有,還看打的怎麼樣,並且壞笑。我們被非法關押18天後放出,和我們一起關押的功友郭某在裏面絕食四天被灌食,他們讓幾個犯人按住他的胳膊、腿並掐住鼻子和兩腮,幾近掐穿,向裏灌食不能呼吸,差點兒被憋死。郭某被放出來後,由於和另幾個功友一起散發大法真相資料又被抓進監獄,一直未出來,現在我們認識的非常堅定的功友有幾十人都被非法關押,許多功友都慘遭折磨。

在近幾個月,經常有派出所和街道人員借做轉化之名到我家進行騷擾,使我們不得不到另一地方住,經過一段時間後又被他們找到,我們只好外邊租房住,我愛人因此不能工作。

另外,我曾得到信息,於12月27日去河北某市接一位長春的大法弟子,他去天安門打橫幅,因不說地址,先被送到邢台,後分到下邊的某市。我在某市住了兩天,也沒有接到,才知道原來是一場騙局。原來它們用讓親朋、熟人來接的謊言騙出大法弟子的地址,達到遣送回去的目的。所以一定要對其提高警惕。在河北某市有多名弟子絕食,有的暈倒,並受到灌食等折磨。他們現在對去天安門證實法的弟子,所有不說姓名的,都向各地遣送分散,並採取各種辦法騙出地址後送回家關押。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