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現階段證實大法中一些問題的看法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前一陣,我們這裏的大法弟子因為印資料、傳資料被抓的很多,幾乎幾個印資料的點都被破壞了,造成很大的損失。總結經驗教訓,我發現幾乎所有的弟子被抓前都有強烈預感,有的幾乎是師父明顯點化,但大多數人都沒有真正重視,沒有嚴肅對待,及時向內找,看看是不是哪裏做的有漏,結果使證實法工作造成損失。我覺的除了邪惡的猖狂破壞外,我們弟子自身的不理智,及對正法之事認識不足也是一方面。總結一下,我個人覺的有這幾方面的不足:

一、做證實法工作不能代替修煉

有一個弟子,負責印資料,他忙於此,幾乎不學法,也不煉功,後來甚至連正常家務也不碰一下,生活日夜顛倒,嚴重荒廢學法。有一段時間幾乎事事不順:打印機換了三台(老是壞),買來的墨是偽劣產品,正在打印時停電,等等;做夢都夢見家裏被抄,他都沒冷靜下來悟一悟是不是自己哪裏不對了。結果不但人被抓,機器損失(二、三萬元),還使周圍地區弟子失去資料來源(當地不發達,只有他一人有條件)。

我覺的他當時有一個錯誤思想,覺的自己在做一件偉大的事,就放鬆了對自己的嚴格要求。其實做證實法工作也好,講真相也好,是現階段弟子的必然行為,但不能代替修煉全部。如果不抓緊學法,思想就容易偏離法,容易用人的狀態去做大法的工作,碰到麻煩忘了向內找,忘記看看是不是自己有甚麼心,只知道一味用人的辦法去克服困難,使邪魔有機可乘鑽了我們思想的空子,給證實法工作造成損失。修煉是嚴肅的,除了有可以為大法付出一切的心(這只是一切的基礎),我們還應該修出相應的正的一切因素。那麼體現在具體工作中,我們應該更冷靜、理智。隨著正法的深入,法對我們的要求也更加細緻深入,不能覺的反正自己不怕被抓、不怕被打就大大咧咧起來,這是不負責任的。

二、歡喜心害人不淺

許多地方的弟子剛開始組織起來一起做事時,大家都比較謹慎,遇事能在法上悟,經常交流總結經驗教訓,使工作得以順利進行;但一個階段後,取得了一定成效,歡喜心起來了,開始有一些飄飄然起來,往往這時最容易出事。而且歡喜心還容易伴隨顯示心,和其它地區弟子交流時就多說了一些,把一些本不需更多人知道的具體工作情況和弟子的情況講了出來,使得公安部門聽到隻言片語後引來它們的跟蹤調查,最後順藤摸瓜,破壞了印資料的點。

三、「無所謂」的態度不一定正確

有些弟子天不怕、地不怕,隨時準備為大法付出一切。有這樣的思想基礎固然是好的,但並不等於在工作上抱「無所謂」的態度,對安全問題全然不顧。比如有一個點的弟子對印刷點的地點不注意保密,而且,印資料一、二個人負責就行了,不必大家都去,但他們在知道可能有人跟蹤的情況下,仍去了很多人,造成機器被沒收,人員全軍覆沒。我覺的這個「怕不怕」的問題值得大家考慮一下,這所謂的「不怕」的思想基點究竟是甚麼?

如果是因為覺的師父會保護,這樣的思想顯然不可取。

有的人可能覺的,自己不怕抓,無所謂,抓住我也不怕,隨時做好被抓的準備。即便你有思想基礎可以承受魔難,但也不見的非要來一把,邪惡對我們無休止的迫害,並沒有多大意義,窒息邪惡才是真正偉大的。我們是不是更應該從大法的角度來看問題,真正完成我們的使命,不要再固守自己的想法,而真正立足於大法,忍辱負重的在風風雨雨中維護好大法在人間的形式,讓更多人了解大法,知道真相,做真正對正法對生命最有意義的事情。

還有一種思想,覺的「該發生的事總會發生,不該發生的事就不會發生」。我覺的這種思想未必正確。甚麼叫「該發生」?邪惡對大法的迫害難道「該發生」嗎?師父講過:「大家想一想你的腦子裏裝了法,那個地獄敢接你嗎?它敢收大法嗎?不敢。」(《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如今,人可以隨便關、打、判大法弟子,隨便毀大法書、大法資料,早已是違背天理,法不能容!惡勢力的安排,師父是不承認的。我們也應該在思想上明確,我們不能讓邪惡繼續下去,不能因為邪惡反襯大法弟子的偉大而默認了它的存在,使我們在不同環境中提高的是法,不是惡勢力的所謂安排。

為了維護大法,鏟除邪惡,我們可以付出生命,可不見的就該被它們苦苦折磨,我們真的不能讓這樣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我們所做的一切恰恰是為了不讓邪惡再發生,而並不是為了在邪惡的鐵蹄下來證明法或弟子的偉大(它們不配)。當然,我們在任何魔難下都會表現良好,這只是我們作為大法一粒子的本色,但不容忍神聖的宇宙中有如此邪惡的存在同樣是我們的本色。所以,這種把邪惡對弟子的迫害看成是必然的思想,無形中已經是一種變相的消極與縱容了。

四、誤區:「這次如果進去,我就等法正人間的到來了。」

不少人有這種思想。被判了勞教,或判了刑,就意味著使命完成了?只要堅持到最後就行了嗎?還是有對邪惡縱容的成份在裏面?如果每一個弟子被抓時,都堅決抵制,邪惡或多或少會有些顧慮;不然它抓一個,判一個,它都覺的挺順手的。在裏面消極等待是承受,積極抗議也是承受,為甚麼不再證實法?當然每個人承受能力不一樣,但可以自己把握了來做,不能說:反正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就等結束吧。難道不覺的它們用這種方式,是在阻礙正法嗎?另外,關於這件事甚麼時候結束,這方面的想法太重本身也是執著,會影響正念發揮作用。

五、做甚麼事情都要理智

我感覺有一些學員做事總是有些盲目,好像是出自於對大法的感情多於對法理的理解,這種狀況令人擔心。回顧以前的教訓,很多在勞教所被轉化的學員都有類似狀態,有些學員以前多次上訪護法、被打、絕食,表現很好,但現在卻失去了對法最基本的正信。如果仔細想想他們以前的狀態,都是熱情有餘,而對我們出去護法的真正意義並沒有深刻認識,表面上的類似行為體現的卻是完全不同的境界。要知道,人也有善念,會有對人來說是偉大的善舉,但它畢竟是人的,它不會長久,不會純正;而我們是修大法的,我們要達到的是真正神的狀態,與人完全是不同的生命,所以我們在法理上一定要清醒。「閃光的不一定都是金子」,表面上表現的也許平淡,在境界上的要求卻是一絲不苟的,真正的是慈悲的、理智的。

總之,我覺的這一年多來,我們在走向成熟,應該越來越成熟,修煉的基點越來越純正。回首來時路,我發現,往往當我們站在個人修煉基點上時,容易悟偏;而當我們真正站在法的角度來衡量問題時,容易看到問題本質。所有阻礙我們溶入正法中的便是我們沒有同化法的那一部份。當我們不斷修正這一部份,不斷溶入正法中,最後使自己完全溶合到法中,達到完美統一的時候,也許就是真正走向圓滿,也是真正法正人間的時刻。

以上是我的個人認識,有不妥之處,望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