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武鋼公司及青山轉化班的邪惡曝光


【明慧網2001年1月30日】 惡毒的"株連",及強迫參加「萬人簽字」

武鋼公司惡毒攻擊大法的事實在明慧網曝光後,那些邪惡之徒氣極敗壞,瘋狂到了極點,採取了極惡毒的"株連"的方法對付法輪功,讓各單位申報曾煉過法輪功的人名單,並要求黨、政、工領導簽字,保證本單位沒有法輪功學員"漏網",如果發現還有未被發現的"漏網分子",單位領導要受到牽連。事態如何發展尚不可知。

另據悉,武漢市官方也在搞"萬人簽字"這一無恥活動,但所去簽字的人大多是各單位的職工,是被"派"去簽字的,它們的邪惡嘴臉和卑劣行徑充份地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

武鋼煉鐵廠捏造事實,陷害學員

武鋼煉鐵廠李小雪12月進京證實大法回來後,武鋼公司的邪惡之徒將她日夜上銬10天,不能休息,後又拘留一個月,還不罷休,為判她勞教,正到處整她的假材料,強逼她承認當時進京的學員都是她組織的,幾個邪惡之徒還跑到老法庭"轉化班",將事先寫好的"材料"讓一些學員在上打勾,讓她們"供認"是李小雪帶去北京的,如不照辦,它們就以送勞教相威脅。

武鋼電修廠黨委綁架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陳延(化名)係武鋼電修廠職工,曾於99年年底進京上訪,回廠後被辦學習班,並受到下崗、行政記大過處份,後又被送到派出所拘留半個月。小伙子27歲畢業於某重點理工大學(研究生),原職稱為電機工程師,從拘留所出來後,廠領導安排他幹財務出納工作,並令其早晚到廠保衛科報到。陳延雖然每月只拿200元工資,依然認認真真地工作,廠裏許多善良的人看在眼裏,私下都為他叫不平。這種狀況持續了幾個月後,廠領導才恢復其工資。之後,組織部長楊玉萍兩次取消了他長工資的機會,藉口是因上訪受過記大過處分,並稱這是武鋼集團公司領導定的政策。目前他月薪比剛分配來的大學生還要低幾百元。2000年底,楊玉萍又以同樣的藉口取消了他的年終獎金,後據理力爭才補發。

在對陳延的迫害中,最惡毒的還要數電修廠黨委書記王進章親自指揮的一次非法綁架事件。2000年12月中旬一天傍晚,在武鋼某生活區的大街上,陳延在眾目睽睽之下遭到四、五個男子的挾持,被強推進一輛麵包車中,坐在車上等候的正是武鋼電修廠黨委書記王進章,而那幾個綁架者則是該廠的保衛科長及科員。它們強行將陳延拉到電修廠保衛科,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要強行辦學習班,準備非法限制他半個月的人身自由,還找藉口推責任說這是上面(指武鋼集團公司黨委書記張明達、副書記符德勤)的意思。陳則當面斥責了王進章這種黑社會老大式的無法無天的行為,並堅決拒絕下車,在車裏困了四、五個小時之後,直到半夜,它們才將陳延放回家。第二天,一些幹部職工聽說此事之後,怪陳延當時怎麼沒打110報警;有好心人私下說,眼下王進章這種嚴重的違法犯罪行為沒有地方去起訴他啊!

武鋼電修廠黨委書記,王進章,電話:027-86806698(家),027-86893627(辦),手機:13971050981;
武鋼電修廠組織部長,楊玉萍,辦公電話:027-86894296,傳呼:027-86891188呼23172。

邪惡的抓捕

2000年12月28日晚上8點左右,武漢市青山區紅衛路派出所突然開始瘋狂地抓捕大法弟子。某女弟子當時正在休息,被居委會將門騙開,緊接著闖進兩個大個警察,讓學員到所裏去談話,學員說有話就在家裏談,他們說不行,強制性地連人帶被子包上了車(學員當時只穿秋衣秋褲),而它們的車則停在老遠,好像怕人知道了。到所裏後,甚麼話也沒說,一直關到凌晨,又把該學員送進了青山區"轉化班"(武漢市青山區的大法弟子如果是武鋼公司在職的,分散到各單位"轉化",其它單位或下崗、離退休人員則集中關押在"轉化班")---工人村老法庭。當天晚上出動了一部大車兩部小車,非法拘押了一大批大法弟子,年歲大的、年輕的都有,沒有任何理由和手續,多邪惡呀!

青山區政法委一科的張XX非常邪惡,經常跑到老法庭用邪惡的眼睛看大法弟子,如果看誰不順眼,就送誰去勞教。在老法庭吃得並不好,但是他們為了發財,不管學員有沒有生活來源,每人每月收650元的"生活費"。

據悉,最近武漢市青山區鋼花新村的一女學員在家中被警察騙走後,不知去向,其子曾到派出所要人,而派出所先是否認此事,當其子稱要將他們的所作所為曝光後,他們才承認所做的事實。

呼籲所有的大法弟子,在與邪惡面對面時,勇敢地揭露其罪惡,窒息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