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京上訪一天見聞


【明慧網2001年1月30日】 2000年2月,我和十幾名大法弟子踏上了北上的列車進京上訪。到了北京,一下車就被便衣盯上了,剛到天安門廣場升國旗的外邊,就被警察不由分說地抓走,帶到了附近的一個派出所。那裏成立了一個專門對付我們法輪大法弟子的「法輪科」。據警察說他們每天都要「接待」至少200多前來上訪的大法弟子。

我們不說地址,警察就加緊逼問,這時旁邊一個外地的大法弟子說:「她們怎麼能說呢,上訪連地方都沒到,連話都不讓說就被抓……」,語音未落,一個警察不由分說對他就是一頓拳打腳踢;一個山東的功友因不說地址被打得頭破血流,並用棒子猛擊頭部,拽著頭髮往牆上撞;一位新疆的大法弟子想要回被警察搶走的法輪章,結果不但不給法輪章,又遭到了一頓毒打;我們一起來的兩個功友因不說地址被上了刑,慘叫聲令人撕心裂肺,而警察們則表情麻木,繼續對她們用刑……。最後,把我們送到了當地駐京辦事處,到那之後,警察先要我們交車費,並動手搜身,把我們每個人身上的錢全部搜光,連回家的車費也不留。我親眼所見,從我們被抓到送走不長的時間裏,他們從大法弟子身上搜去的錢就有上萬元,依此推算,從1999年7月到現在,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被北京及各地警察搜去的財物,數額驚人。

以上是我在北京一天的所見所聞。我只是中國千千萬萬百姓中的一員,只因信賴政府,想要向自己的政府說句心裏話,說句公道話,對政府無任何惡意,就受到毫無善念的警察用如此方式「接待」我們,我真不明白,難道我們煉了法輪大法,就不是受到中國法律保護的公民了嗎?煉了法輪大法,就不應該有說話的權利了嗎?煉了法輪大法,警察就可以對我們隨便打、罵、罰、抓嗎?那些頭戴國徽、代表國家形象的執法人員──「人民警察「就可以利用手中的權力,無視國家法律,濫打無辜嗎?如果這樣下去,我們中華民族的希望在哪裏呢?!

同樣是上訪!?

前幾天聽一位打工者說幾十名民工因年前領不到工錢,居然直接找到吉林省省長洪虎家「上訪」。省長一面好言相勸,一面安排這些民工到一家賓館吃完飯才送走。而成千上萬法輪大法弟子同樣是上訪卻被無辜打死、打傷、判刑、勞教,難道這是中國的「一國兩‘治’」?!更引人深思的是這些成千上萬無辜被迫害者的家屬也沒聽說有一個(其中不乏公安、司法部門的領導和職工)去高級領導家「上訪」的,都循規蹈矩走正當的法律程序或上訪步驟,無絲毫「越軌」行為,結果反而不是遭罰款、勒索就是無人受理。

這種現象的存在從另一側面說明三個問題:一是目前中國仍是「政治」壓倒一切,文革餘毒頗深。縱使出了人命,只要沾上「政治」的邊,被害者家屬也得忍氣吞聲,無處申冤甚至不敢喊冤;二是法輪大法弟子的言傳身教無形中也使家人比其他百姓更老實,充份說明法輪功只能教人向善,沒有教人向惡;三是XX黨的某些領導確實欺軟怕硬,若他們真從心裏認為法輪大法是沒有心法約束的「X教」,不管江澤民的指揮棒伸得多遠、許諾多大的烏紗帽、多少黃金白銀,為了自己一家老小的安危,也決然不會有這麼多對法輪大法肆無忌憚的落井下石者,因為他們也知道生命比烏紗帽和錢更重要。正因為他們非常清楚法輪大法修的是大善大忍,不會對別人使用任何暴力,不會對他們的生命財產有任何威脅,才敢如此昧著良心當奴才,放開膽子做幫兇!孰不知善惡有報是宇宙永遠不變的理,天理在均衡著一切,人不報天報!

最後教那些欺軟怕硬者一句古話:人惡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