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大都市時報:行使自由權利

為何深呼吸和網站會令中國政府驚恐


【明慧網2001年1月29日】底特律大都市時報2001年1月23日報導--

Exercising freedom
Why deep breathing and the Web frighte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在特洛伊的一個寧靜團體反映出法輪功的廣泛普及。

一個星期六的早上,在特洛伊社區中心的203房間裏,一群人靜靜站立,雙眼微閉。錄音機裏播放著傳統的中國音樂,他們伴隨著音樂做著柔和、流暢的動作,慢慢地將手臂抱圓,動作優美而又平靜。

這些平和的煉習是法輪功功法的一部份。這個源於中國的精神運動遭遇到了成百上千的逮捕、毆打、甚至死亡。

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於1999年在中國被禁止,她強調打坐以及改善身心的健康,現已成為中國政府大規模殘酷鎮壓的目標,這次鎮壓甚至也影響到了這個安靜的特洛伊團體的成員們。

全世界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們對中國政府的行為所做出的回應是,努力讓公眾了解真相,平靜地抗議這場鎮壓,通過英特網大範圍地加強交流。在當前的資訊時代,這場古老的為信仰自由所做的鬥爭有了新的方法。

法輪功的修煉者們跨越不同的年齡,來自不同的民族,遍布40多個國家。在特洛伊的這個小團體正顯示了修煉者們背景的多樣性:第一次來煉功的來自底特律的瑪麗﹒婁﹒托寧是從PBS的一次特別節目中知道這個團體的,她還帶來了她的姪女夙﹒
嵐葵兒;托寧受到此功法的吸引是因為她想要「改善我的健康,並做一個更善良的人」。

布魯菲爾德山的l瑪志﹒阿爾伯恩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曾煉過五年的氣功。

現住特洛伊的台灣人阿力克斯﹒林已煉了將近三年;同時,十幾歲的玉豐﹒謝耐心地跟著他的父親大衛一起煉功。

該團體散發著一種熱情的氣息;新來者們受到歡迎,老學員們溫和地指導著他們,之後還介紹他們個人與法輪功的關係。

很難看出這些人會對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造成甚麼威脅。

法輪功是1992年由李洪志先生創立的,李洪志先生曾經是中國糧食部門的一個職員,1998年他離開了中國到美國居住。法輪功包含了五套動作煉習,同時還有李先生的旨在傳播「真、善、忍」的講法。基本動作是源自氣功,而法理是來源於佛、道的理論。

該功法主要通過口耳相傳,迅速普及,支持者們估計現已有一億的修煉者,其中大部份在中國。

支持者們說法輪功不是宗教,教派和宗派。他們不承認媒體所慣用的標籤,而是將精神、心靈和身體結合為一體。許多修煉者宣稱法輪功使他們告別了長年的病痛,提高了生活質量。

那麼為何會出現如此邪惡而強烈的鎮壓呢?中國政府除了公開地對修煉者進行毆打和逮捕之外,人民日報以及其他官方喉舌還不斷對法輪功進行辱罵。

若不去研究中國的文化、政府和政治,政府的這些極端的反應是很難讓人理解的。

中國政府,特別是在其老年化的領導層處於變遷的時期,對任何異議都會感到威脅─尤其是這種運動能夠在中國發起抗議,而且通過英特網已經形成了有效的全球性網絡。

事實上,南加州大學安南伯格學院公共信息系的斯蒂文﹒拉瑞的文章說,中國政府和法輪功都認識到了英特網對吸引外圍人士「譴責或支持這個團體」的重要性。

法輪功的網站能連接其它地區性的網站,提供全球的集體煉功消息以及李先生的講法。大底特律地區的網址列出了聯繫電話以及在特洛伊、羅切斯特、利沃尼亞等城市的集體煉功點。

然而,在中國,法輪功的網上消息往往受到一個稱號為「中國防火牆」的阻截和過濾。

29歲的中國人提姆﹒孫是一位計算機工程師,他也是特洛伊煉功團體的一員。

「中國政府使用了「黑客」技術來偽造電子郵件,使之看起來好像是法輪功在大量地發送廣告郵件,而事實上,法輪功是永遠也不會做廣告,不會強拉人的,」孫說。

「他們採用在電子郵件裏查找詞彙‘法輪功’的辦法。一旦這個詞被找到,該電子郵件會被刪除。」孫在中國的一些朋友的私人郵件就是如此被阻截的。

「在李老師剛開始傳法的時候,英特網還未普及,特別是在中國,」孫說。「也就是幾年前,英特網才成了法輪功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在網上登出大法著作,更多的人就可以讀到。」

雖然上網在中國受限制,它還是在迅速地發展,但孫很擔憂這種網上檢查制度。「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中國人民只能看到中國政府想要他們看到的東西。」

修煉人王成是法輪功網站的web master。他在紐約家中接受了一次電話採訪,這位32歲的網絡工程師說他曾碰到過許多次的網絡攻擊。「我收到了來自中國的一個匿名電子郵件,說政府已經雇用了一些公司來破壞我的網站;第二天起我們的服務器壞了兩天。另一次,我接到美國公共運輸部的一個電話。他們說他們的機器受到了來自法輪功網站的無數次破壞。有人進行了偽造,使這次破壞看起來像是來自我們的網站。」

通過追蹤進行破壞的計算機,最終發現是北京公安局的一個電話號碼。

「中國的大部份服務器是受政府控制的,因此他們很容易攻擊網站,」他說。「在法輪功正式被取締的第二天,所有的中國的法輪功網站都消失了。僅僅在一天之內,全部消失了。如果你在信息板上張貼關於法輪功的消息,不到一分鐘時間,它就會被立刻刪除。」

王不主張報復,不同意以「黑客」還擊:「我只想確保我的所有抗病毒軟件是最新的,能支持我的服務器。我個人認為當「黑客」是錯誤的…我認為更好的辦法是寫一份正式的控告書,但在中國,如果你寫控告書,你是會被逮捕的。所以,想表達你的意見是非常困難的。」

在特洛伊,詹妮弗﹒周希望洪法能使更多的人站到法輪功一邊,能讓更多的人了解到真實情況,包括她母親的經歷,她母親因在中國制止一個公然毆打一位法輪功成員的警察而被送進監獄,受到折磨;最近她母親來到這裏與她一起生活。

國際特赦組織、歐洲議會、美國國會等組織已敦促中國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在當地,維恩郡和奧克蘭郡、斯德嶺﹒海茨市、 羅斯維爾市、西布魯菲爾德市以及美國參議員卡爾﹒萊溫陸續為法輪功和李洪志先生頒布褒獎。但還是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中國政府會減輕對法輪功的鎮壓。法輪功估計在中國有超過100名修煉者被迫害致死。

然而,中國政府與法輪功的鬥爭在網上、網下繼續著。在中國的監控系統所觸及不到的地方,網站和論壇可能會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我認為整個世界都在注視著,越多的事情被報導出來,越多的人們就會站出來說話,」周說。「真相會被揭示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