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直報怨,君子之所為


【明慧網2001年1月28日】《論語﹒憲問》中記載,有人問孔子:「拿恩惠來回答怨恨,怎麼樣?」孔子反問道:「照你這樣,拿甚麼來酬答恩惠呢?」孔子以為應該以正直來對待仇怨,以恩惠來酬答恩惠。(這是儒家的「恕道」,反對報復,但也不主張曲意隱忍。)

「以德報怨」乃天下至聖,如釋迦、耶穌、老子之思想境界方可達到,非凡夫俗子所能企及。而孔子極力提倡的面對怨憤冤屈,出以公平,報以正直,正是有德之人──君子之所為。孔子還說:「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論與﹒雍也篇》)以孔子之見,人保有正直之信,常作是非之辨,排除險陂之念、詐偽之行、誕欺之語,遂得以安身立命、頤養天年。至於背離正直為人準則的生存,不過是僥倖罷了。可見,正直也是中華傳統道德的重要因素。

春秋時期魯國賢達柳下惠,因為為人處世正直不枉,三次被罷官。儘管歷史上很多賢達名士因正直付出了代價,然而,襟懷坦蕩、心地磊落畢竟是絕大多數人嚮往、願意遵從和努力追求的道德理想,業已成為文化傳統,薪火承傳,永世不息。康有為評柳下惠罷官說:「直道則必黜,枉道不可行,悠悠千古,竟不出是。但君子終不肯枉道求容耳。」話中有激憤,有無奈,更有矢志不渝、九死無悔的旦旦信誓。

君子懷德,恆久莫變。《中庸》說:「得一善則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意即堅守美德,永不離棄。也許,平平淡淡地懷抱一顆方正之心並不太難,難的是在貧困潦倒、顛沛流離的境地以德潤身;難的是在生死存亡、危在旦夕的關鍵時刻守正不撓。譬如面對政治的強大壓力,面對無辜的迫害,面對無處可訴的冤屈,必得捨棄一己私利,克服一己好惡,執正義而忍辱,秉和善而不曲,要達到這樣的道德要求,何其難哉!惟其難,方顯君子人格的高潔。惟其難,方見君子風骨的挺拔。今天,千百萬法輪功群眾能夠「臨大節而不可奪」、「以直抱怨」,熔鑄光風霽月、松柏後雕的人格風範,非聖賢亦君子,令人思之心悅誠服,盪氣迴腸。

有道是:「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為與不為,都是一種人生、一種抉擇。君子臨事,必置於心靈的天平稱出是非曲直、善惡美醜,稱出「為」或「不為」。為與不為的價值標準正是有德之人與無德之人在精神境界上的分別。正派為人,公道處世,應當成為一切有德之人所共同遵循的生存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