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法輪功之友協會」 致社會各界的一封公開信


【明慧網2001年1月27日】 尊敬的先生/女士:

我們是由多倫多八十多個不同族裔的社會團體組成的「法輪功之友協會」。我們欽佩法輪功學員為維護其信仰自由,面對強權堅韌不屈的精神;在殘暴鎮壓下始終平和的理性;以及對世人種種誤解和指責所表現出的,不斷講真相的善良。

作為加拿大的公民,我們以自己國家的民主、自由、平和、寬仁而驕傲,這是我們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根本;是我們廣受世人尊敬的基礎;是我們能夠享有和平富裕生活的真正原因所在;當然也就是我們所能貢獻給人類最好的財富。

當我們為今天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感到慶幸並珍視的同時,如果我們僅把這一切留給自己,而對其他民族對正義、和平、民主、人權的呼聲視而不見的話,那麼我們就是在丟棄我們最可貴的財富而不自知,也真正的該為我們的自私而感到羞愧。

在我們生存的這個地球村裏,在人性善良的本質上;在對真理、正義的追求上;在維護和平與發展的責任上是沒有國界的,因為這一切關係到整個人類的存亡、地球的未來。加拿大人民也身在其中。

當在地球的另一側,有上億追求「真、善、忍」的好人,因其不肯放棄自己對生命意義的摯誠追求,和他們要爭取在公園集體煉功、在家讀一本自己喜歡的書的權力,而被鋪天蓋地的謊言陷害;被強大恐怖的國家機器蹂躪的時候。面對著他們已被酷刑奪走的一百三十幾條亡靈;眼看著天安門廣場十八個月來從未停止過的,抓打「法輪功」學員的畫面;耳聽著他們天天利用一切渠道向世人傳遞的,渴求世界上所有善良人主持公道的呼聲,我們還能僅僅用一句「我不了解」讓自己安睡;讓一句「與我無關」將自己的良心收藏;甚或以利益得失來玷污我們人之所以為人的良知嗎?

這就如同我們有一位在人格上完全不成熟的鄰居,為了從別人的服從畫出自己的尊嚴,不停的呵斥自己的妻子;為了從別人的恐懼畫出自己的權威,而時時打罵自己的孩子。對鄰居的善意勸解,用維護家庭的和睦、兒童的健康為辯詞;對社會工作者的警告,以侵犯個人隱私來抗拒。我們會因為他外表的強悍而忽視他可憐妻子的哭泣;聽信他無稽的理由而對孩子的呼喊漠然視之;甚或因為要天天搭他的便車而指責社會工作者多管閒事嗎?

我們不會,我們也沒有。所以我們的社區平和安寧、我們的女人們快樂自信,我們的孩子們安全輕鬆,我們的國家富裕祥和。

那麼,面對著以人制代法制,以強權代民主,以殘暴對平和的「鄰居」中國,加拿大是否應該和其他的「鄰居」一起,本著良知和善念,幫助這位「情緒失控」的巨人穩定並成熟起來呢?我們應該且必須,這才是真正的友誼、真正的關心、真正的負責、真正的坦蕩、真正的無私。也唯此,我們才能擁有人類真正的和平、穩定。我們世代所求的:人人享有尊嚴、自由、財富、幸福的夢想才會有實現的一天。

我們呼喚良心,她是我們這個世界得以存在的唯一理由,也是我們走向未來的唯一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