錚錚鐵骨傲霜雪 笑看烈火煉真金

湖北麻城看守所、派出所內的正邪較量


【明慧網2001年1月27日】從99年10月開始,湖北麻城看守一所、二所、古樓派出所、白果派出所開始殘酷折磨所內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們為了捍衛宇宙大法,憑著對師父對大法堅如磐石的信念,用生命和鮮血,用大法修煉者的慈悲和善念開創修煉環境。到發稿之日止,已有三名大法弟子因不屈於淫威被殘酷折磨而死。

為了在牢中堅持學法煉功,弟子們以集體絕食進行抗議,看守所的惡警不顧灌食會造成生命危險,強行灌食。它們一般4、5天灌一次,每次都是6、7個人對付一個大法弟子:兩個人踩手,兩個人踩腳,一個人拿著大扳手撬牙,一個人拿著食物,更惡毒的是一個人在弟子的肚子上踩,只要口一張,就倒食。有時就往臉上潑,弄得眼睛、鼻子、耳朵、頭髮裏都是。有的弟子被嗆出血,有的弟子牙齒被撬掉,嘴唇被撬破。這些惡警有時魔性大發,竟給弟子們灌酒精、洗衣粉,在稀飯裏放大量的鹽。看守所內的弟子們幾乎人人都被灌食過。最長的達80多天。

2000年正月初三,這一天溫度為零下2攝氏度,下著大雪。兩名女大法弟子被剝去衣服(僅剩胸衣和內褲),並被強迫坐在結了冰的水盆中,這些喪失人性的男惡警卻在一旁「觀看」,時間長達2、3個鐘頭,最後它們自己冷得受不了才把她們押進去。

在這樣的人間地獄裏,被毒打是家常便飯。有一次,一個男弟子被打暈了,打人的兇手還過去踢他,說他裝死,後來見踢得沒有反應,才拉出去搶救。大法弟子余美(化名)有一次煉功被監管發現,他就用皮鞭抽打她的頭部,鮮血從她的頭上流下,監管抽了二十多鞭,打累了才住手。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大法弟子們用常人不可理解的大善大忍之心抵制著邪惡,喚醒他們尚存的良知。

除了看守一所、二所,麻城古樓派出所也十分邪惡,被關在那裏的兩位大法弟子被它們用高壓水龍頭沖,沖昏後拖回去,剛醒過來,又拉來衝。最滅絕人性的是白果派出所,它們把大法弟子綁上繩子,放在摩托車後面拖,大法弟子被折磨得血肉模糊。這些惡魔,除了還有一張人皮,和畜生還有甚麼差別?!

在江澤民反人道團伙的「對待法輪功,怎麼做都不過分」的陰毒暗示下,麻城權力機關還毫無顧忌地向大法學員及其家屬要錢要物。被關在看守所的學員每人每天的生活費是30元,到期學員家屬還得另外交錢,數額從3000元到幾萬元不等,如果家裏沒錢,就把冰箱、電視等值錢的東西搶走,否則不放人。學員的家屬如想探望,每次都得交50──100元。用他們的話說「就是要你傾家蕩產!」宋埠派出所的一個副所長趁某學員夫婦都不在家,叫學員的兒子把家中的桑塔納轎車開到派出所,沒有辦任何手續就扣下車子。這不是強盜是甚麼?!

目前麻城看守一所、二所還關押著六、七十名大法弟子,古樓派出所和白果派出所內的大法弟子情況不詳。善念尚存的人們,請你們伸出援救之手,關心一下那些只是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而倍受摧殘的人們吧!

據可靠消息,那個踩在弟子肚子上的兇手事後有兩個星期呼吸不暢,喘不出氣來,十分難受。多行不義必自斃,惡人一所所長趙勇兇狠殘忍,其子被常人捅了兩刀,兇手吳剛被常人捅了七刀,兇手二所徐某的手被摔斷。我們正告那些牲畜不如的敗類: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行善行惡,報應不爽,你的所作所為都將得到報應。如不放下屠刀,你將來會在地獄中遭受最為慘烈的處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