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大家關注北京豐台區洋橋派出所

【明慧網2001年1月21日】 近日,又有一大批法輪大法學員因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喊口號(沒有反黨、反政府內容,只是聲明法輪功是冤枉的,請求政府還師父和大法清白)。由於信訪部門已被公安系統接管,上訪的人只要是法輪大法學員一律登記姓名、住址,然後送回當地勞教(中國大陸的一種行政處罰,與判刑坐牢無實質區別),同時,各地方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在江澤民的施壓下,紛紛上門抓捕學員,對堅持不「轉化」的學員收監,逼學員罵師父、罵大法,許多學員被迫離家出走,在外流浪,去天安門,向世人講清法輪大法的真相和揭露少數邪惡之徒利用職權迫害大法和學員的種種罪惡行徑。

我是同其他學員一起被捕的,由於監獄裏已關滿了大法弟子,裝不下,因此把我們分散關押在各個小派出所,進去後大法弟子威武不屈、不畏強暴。在裏面集體大聲背誦師父的大法和要求無罪釋放,惡徒們大聲辱罵仍然壓不住正義的呼聲,氣急敗壞的惡徒竟將大法弟子關在廁所裏,但學員們仍然不為所動,背讀聲一浪高過一浪,惡徒則躲在屋裏,用手堵著耳朵。到了晚上,把學員單個叫出來提審(實際上是刑訊逼供),逼學員講出姓名、住址,並採用極其卑劣下流的手段:找來師父的照片逼學員踩,用硬底拖鞋抽打學員的臉部,有些學員的面部被打得腫起像饅頭一樣,有的惡徒用警棍打學員下身、手、腿、頭,學員被打得眼冒金星,手像麵包一樣,身上青一塊、紫一塊。而據坐過牢的學員講。馬三家看守所更要殘酷的多,裏面的惡徒對堅修大法的學員採用輪番上陣,不讓睡覺的惡毒手段,稍一瞌睡就被他們折磨醒,學員們為了抗議暴徒們的罪行,開始集體絕食,至今仍有五位女學員,一位男學員被非法關押,惡徒們威脅要給他們灌食,稍有差錯會帶來生命危險,目前的情況很危險,在北京的其他派出所同樣每天都在發生這樣的滅絕人性的事情,惡徒們每天還要對他們進行各種慘無人道的折磨。已經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內政問題,而是一個事關全人類的人權問題,我作為全人類的一員,呼籲世界人民強烈關注這件事。

這座派出所的名字叫北京豐台區洋橋派出所,該所的一個警察的名字叫井小明。

大陸大法弟子
2001年1月11日

另:我已打電話告訴豐台區洋橋派出所,說我們將他們的暴行告訴世人,並要求他們立即釋放被關押的大法弟子,也希望海外的大法弟子能打電話要求他們立即釋放這些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這個派出所的電話是:(010)67214739



善良的人們,請向法輪功學員伸出援助之手
一一記北京和平請願的經歷

善良的人們,你們好。我是一位法輪大法學員。自99年7月22日以來,中國政府公開打擊迫害法輪功。在國內外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每遇國際社會關心此事,中國政府總以「干涉他國內政為由」避而不談,為取得國際組織及國際社會的支持,現將中國政府在殘酷鎮壓法輪功學員過程中肆意踐踏人權的事實揭露如下,望國際社會各階層中善良的人們能給以道義的援助,亦盼望國際人權組織能及早介入此事,制止中國政府違反國際公約和藐視國際組織、肆意踐踏人權的行為!

2001年1月4日,我與另一位法輪大法學員在北京天安門前展開「法輪大法簡介」,意欲通過此行為讓世人了解法輪大法,也希望政府能善意接受我們的和平請願,糾正法輪功學員無故被抓、被判刑的錯誤,豈料在我們的「簡介」一展開的同時,就有數名警察和便衣如狼似虎的撲向我們,並對我們拖以拳腳,然後推入警車迅速帶離現場。
無論警察或便衣在「行使職權」之前、之後,均未向我們表明身份和告知權力,在警車內仍未停止其暴力行為,肆意毆打和辱罵法輪功學員及我們的師父,當我們言辭制止時,卻遭到其拳頭的回答!這就是一個「江氏法治」的「法治現象」。

從警車上下來,被帶入北京市前門公安局,這裏的警官在用語言和拳腳、警械問清情況後,又將許多的法輪功學員(大概有36人)集體秘密送往北京市豐台區拘留所,在此處將今天來京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以「犯罪性質」法輪功的理由拘禁,並分給各區隸屬派出所,我被分至豐台區洋橋派出所,一行共有10人,另有4位男學員,5位女學員。

我們被關至一間沒有後窗玻璃的水泥房中,屋中沒有任何取暖設備,當天北京市的氣溫在零下10-17度,並有3-4級的寒風,屋內氣溫與外界沒有較大差異。

在拘禁期間,當地派出所警察以「提審」的方式毆打逼問學員,想得到的問題,並對筆錄進行歪曲,強行取得指紋和簽名,當我們背誦《論語》時,他們又氣急敗壞地將我們關入沒有沖水設備的廁所,我們用絕食的方式抗議他們侵犯人權,他們卻以凍飢的方式繼續他們無人性的邪惡行為。

在我離開豐台區洋橋派出所的時候,此種侵犯人權的行為仍在繼續。

謹以此文致全球有正義感、有善念的人們,望全球的人權組織能關注此事,早日介入,解決此事,不再讓邪惡橫行於新世紀的地球。

(一大陸學員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