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是怎樣走上修煉道路的


【明慧網2001年1月21日】 一九九九年八月我的母親來德國,在我這兒住了五天。她從一開始深信中國政府的謠言,到最後知道政府在陷害法輪功,甚至她還幫助我們翻譯德文轉法輪。當她五天後從我們這兒走的時候要了兩本法輪功的書在路上看。回國前她把書給我們寄回來了。

回中國後,由於大環境仍然很惡劣,而且中國政府的誣陷花樣翻新,我的母親又有很多疑惑。她幾乎每星期都給我來一封信告訴我報紙上又說甚麼了,或者和我討論她所不能同意的法輪功的觀點。每次我都給她回一封很長的信,盡我的力給她擺事實,講道理。還把明慧網上的文章和師父的經文傳給她。這樣幾個月之內我們交換了大量的信息,到最後她再也提不出甚麼問題了。

當她二零零零年八月來德國時,我和她談起了一些煉功人的心得體會。見她有興趣,我就給她讀了兩篇「修煉的故事」中的文章。還沒聽完她就說:「我得看看《轉法輪》。」她拿起書,看了幾頁就睏了,書放在枕頭邊,她睡著了。早上我還沒睜眼就聽到翻書聲,我的母親已經開始看書了。這一天我們輪流讀書,看了五章,第二天把轉法輪讀完,外加一部份經文,第三天我們坐火車去別人家做客,火車上我們把剩下的經文讀完了。第四天我們坐火車回來的時候,我們把悉尼講法讀了一部份。第五天她自己又開始讀第二遍轉法輪。

在這五天裏她天天和我一起去煉功點。第二套功法非常累,但她咬牙堅持下來了。她沒事就複習動作,連在火車上都在和我學第五套功法。在別人家做客時,我們早上還在花園裏煉功,那家的主人本來從德國媒體聽了一些負面的報導,但經我們一解釋,又看法輪功的動作的確挺好,她也跟著比劃起來了。我的母親還讓我把一本德文轉法輪寄給她的一個德國朋友,因為這個德國朋友曾和她討論過前生的問題,我的母親認為這本書可以回答那個人的問題。

在第六天她要離開我時,她帶上了一本沒有法輪圖和師父照片的德文轉法輪。她猶豫著是否要帶上本中文的轉法輪。思想鬥爭了半天還是帶上了一本。

現在她在北京已獨修了四個月了。她不想讓別人知道她煉法輪功,連我父親也不知道她在煉功,但當我的姐姐表示對打坐感興趣的時候,她把功法的圖片給她看,讓她學。她曾經遇到過非常敵視和懷疑法輪功的人,但我發現,一旦她得了法,一旦她的所有的殼被破了以後,就沒甚麼能阻止她了。那些誣陷和懷疑法輪功的話對她就絲毫不起作用了。

我們仍然頻繁地交換信息,我仍然把師父的經文和大量的明慧網上的文章寄給她。我知道她一個人獨修,又是剛開始,而且還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她需要和煉功人交流,而我是她唯一能聯繫到的煉功人,這種聯繫對她來說是很重要的。

她的心性的進步是很大的,我姐姐很快就感覺到了。當她知道是法輪功改變了我母親時,她非常驚訝。我母親堅信法輪功一定會平反,除了從我這兒,她在北京還從各種不同的渠道聽到黨中央內部的消息,她周圍的人很多人都知道就是江澤民、羅幹那幾個人在折騰。

八月時我和母親一起讀《轉法輪》時,幾次我都想哭。我不曾想我的母親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她似乎一下子明白過來了。我也實實在在地感覺到師父把另外空間的壞物質銷毀了。我看到了師父為我母親做的,這也是師父曾經為我們做的,使我們改頭換面,從常人變成修煉者,再從修煉者變成佛,道,神。我感到的是無法言表的洪大的慈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