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縣看守所的惡獄醫


【明慧網2001年1月20日】 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由於到功友家中串門,先被城關派出所留置了32小時後,又於2000年12月19日晚送往平谷縣看守所進行強制刑事拘留。

為了證實大法的清白,抗議對我們的非法關押,我們只有用絕食、絕水的方法來抗議。

12月22日早8:00左右,看守所的王姓惡獄醫對絕食、絕水的大法弟子開始強行鼻飼灌食,在此之前,它用男刑事犯強行將我們的雙手用手銬或背銬反銬,又戴上了頭盔,然後猛將我們推倒在地,讓男刑事犯踩著我們的雙腿和雙肩,又按著我們的頭。

看到此景,負責插管的醫務人員善意勸解我們說:「何苦呢?你們自己喝吧,插管是很難受的。」我真為她表現出來的善念而高興。然後,惡獄醫就吩咐男刑事犯給我們每人強行灌食六大管冷水(大注射器),其後推著我們開始在空地上繞圈,有的功友鼻口直流鮮血,有的噁心嘔吐不止,即使這樣王惡獄醫也不准人把管子給拔下來,有的功友的管子自己掉下來了,他又強行讓人從鼻孔中給功友插上,過一段時間灌我們一次,一邊灌一邊叫囂著說甚麼:「培養你們的吃飯意識,不吃就叫你們繞到天亮。」在這期間,還有一位將近60歲的老人它也不放過。當時我們連說話都說不出來了,即使這樣,功友們也沒有向邪惡屈服,邁著堅毅的步伐。直到晚上9點以後,它才讓我們回去,才給我們摘掉插管。在這十幾個小時當中,它灌了我們六次,四次冷水,兩次豆奶,豆奶灌到胃裏也是冰冷的,每次六大管。

在以後,它們每天都強行給我們鼻飼灌食,有時還把地上潑上冷水。由於不屈服邪惡勢力,再叫我們出去灌食時,我們都不出去,結果它們就叫刑事犯將我們雙手反銬,拖著我們到外面灌食。直到29日,這時有的功友開始身體發抖,有的行走困難。

他們究竟犯了何罪,竟受如此酷刑!!!

衷心希望天下所有有正念的公安幹警們伸張正義,窒息邪惡,不要為了眼前的一己私利充當江澤民的爪牙,甘當它的陪葬品。你們要知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同時也希望所有的正義之士理解和支持我們,共同抵制這場邪惡。

王惡獄醫姓名不詳,警號為:061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