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5日在天安門打橫幅和其後的經歷


【明慧網2001年1月19日】 12月23日我踏上了進京的列車,為了向世人講清真相,為了喚醒人們的良知,為了救渡世人,我又一次走上了護法的征程,25日上午我們一行十二人站在了天安門廣場上,我們每人都高高舉起一面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心希望能喚醒那些麻木的世人,但在3分鐘後我就被四個警察抬上了警車,在我上車四、五分鐘之後警察就抓了滿滿一車功友,其中有一位50多歲的女功友被警察按倒在地,騎在身上不分青紅皂白地用警棍拼命地打,往身上拼命地踢,這位功友趴在地上一聲不吭,真的做到了打不還手,車上的功友看到後都為之動容。為窒息邪惡,我就用力抱住兇手的胳膊,後來又有兩名功友上來幫忙搶下了他的凶器,並扔到窗外。

隨後他們用車將我們拉走,行車途中我們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我們被送到前門派出所大院,那裏已經關了六七百大法弟子。我見到前面的大法弟子圍成了一個人牆,後面的高舉著一面5米左右的金黃色橫幅,還有很多弟子打著小橫幅,大家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等口號,那些警察拼命地想搶下橫幅,但是無論如何也衝不過去,只是搶了幾面小的橫幅,這樣一直堅持到最後。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德與偉大,真的有了一種回家的感覺。我在院裏大概關了40多分鐘後,就被轉到龍潭派出所單獨提審,提審中我未說出我的姓名和住址,第二天給我作了體檢後將我轉到了崇文區看守所,在冰冷的地面上睡了四天後,又將我送到了張家口懷來縣看守所。

這裏真的是人間的地獄,惡魔的樂園。上午十點多鐘,讓我們6個大法弟子脫掉棉衣,在室外跑步,跑完後讓我們單腳站立,如果雙腳著地,他們就用電棍、膠皮管打,緊接著就是單個過關,用電棍電身上的各個部位,把電棍塞到背後電脊梁骨,強迫我們用腳踩在電棍上,同時,還用手銬反銬讓我們趴在地上,直到人被電昏迷了才住手,醒來後逼問姓名和住址。不說的就在這樣的三九天扒光衣服潑涼水,潑水後再打,直到說出姓名地址為止。最殘酷的就是用電線接通人的兩個中指,電得人渾身發抖,其他還採用煙頭燒臉、皮帶抽臉、灌辣椒水、芥茉油等。其中打人最狠的警察叫佟玉福。另據其他功友提供消息,張家口懷來狼山鄉鄉長、書記等四人(其中一人叫王店武)及派出所所長等人給大法弟子灌辣椒水、用手搖電話線電人、用電棍電人、用皮鞋踢人居然將皮鞋踢壞。土木鄉副鄉長帶頭打人,打完再用電棍電,然後帶上手銬光腳凍,再罰款3500~10000元不等,最後還被拘留。北辛堡鄉陳進(化名)一家五口因不寫保證被關押一年,懷來縣看守所進行搜家,幾次共搜走一萬多元。懷來西八里鄉,陳維金(化名)一家三口被副鄉長一夥人毒打,並被抄家,摩托車被推走,並說要一人罰一萬元。

我於1月12日由親人從懷來看守所接走,為防止回家後繼續遭受迫害,為了進一步向世人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我目前在外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