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煉真金--魔窟中的正邪較量

【明慧網2001年1月19日】在石家莊南高基大街8號院的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裏,從1999年11月起陸續非法關進100多名河北各地區的法輪功女弟子。

在勞教所這座人間地獄裏,大法弟子繼續洪法護法,以「真善忍」為準則,在日常起居中,擺事實、講道理,處處禮讓、關心他人,美好的品格感化著周圍的勞教犯人和幹警。有的個別幹警找大法弟子談心時說:「你們確實和社會滓子不一樣,真不理解江澤民為甚麼這樣對待你們!」然而有的幹警明知大法弟子都是善良的良家女子,卻因一己私利違背良知,喪心病狂地執行著錯誤的指令,甘心充當江澤民的殉葬品,並瘋狂叫囂:我們是國家的機器,上邊讓怎麼轉就怎麼轉!還經常搜察搶奪大法書籍和手抄經文,看到大法弟子煉功、背經文就瘋狂殘暴地毆打、謾罵大法弟子。

惡警尚長明(男,四大隊大隊長)、副大隊長(女)、陳建國(男,管理科科長)、李維貞(女,管理科科員)、耿行軍(男,隊長)、週六(男,隊長)等,無視國家法律法規、知法犯法,不但自己瘋狂作惡,還無恥縱容教唆勞教犯為非作歹,極盡所能地殘害大法弟子。一時間,勞教所群魔亂舞、猖獗放肆,活生生一座人間地獄……但無論身處多麼凶險惡劣的環境中,大法弟子們仍矢志不改、堅貞不屈,用生命抵制邪惡,不屈不撓地捍衛著宇宙真理,用最純善的心靈呼喚著世人的善念良知,用鮮血鋪就著人類的和平之路……

2000年3月,大法弟子們善意地提出:我們依照國家《憲法》去和平上訪,講清事實情況,我們要求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要求集體學法煉功,我們沒有錯!不應被勞教,參加勞動有辱大法清白。同時開始集體罷工以示無罪清白,要求無條件釋放。2000年3月11日,它們開始惡毒地罰大法弟子站牆根,每天從早晨6點30分站到晚上12點,這樣連續站了15天,大法弟子的腿都浮腫了,中間有的大法弟子因煉功被兇狠的毒打、辱罵、上繩、打警棍、帶手銬,後來惡警說便宜了大法弟子,讓大法弟子練隊列。每天8點開始練正步、跑步,有時藉口練隊,讓大法弟子們單腿站著或做蹲不蹲、站不站的姿勢,要不就是讓跳個不停,整整30天。

黑暗最懼怕光明,因為光明一閃現,它們的末日就要到了。2000年3月25日,他們讓大法弟子們分別在兩個地方練隊列。10點左右,保定大法弟子董春玲開始大聲念第一套功法的口訣,這邊大法弟子便隨之開始集體煉功,惡警耿行軍氣急敗壞,叫罵著問誰的主意、誰帶的頭等,董春玲為使其他功友免遭毒手,便一口咬定是自己,耿便惡狠狠地揪著董的頭髮往辦公室裏拖,企圖施以酷刑;那邊大法弟子見狀紛紛手挽著手背起「論語」,這邊大法弟子就背《洪吟》,這時勞教所上空此起彼伏響徹大法聲音,此時惡警們猶如亂了營的馬蜂,瘋狂地撲向弟子們,並猛烈地扯散大法弟子,同時拳腳相加。惡警週六對准許多功友後心,使足吃奶力氣踹倒眾多大法弟子,後把大法弟子們強行分別拽回各個宿舍罰站。

第二天(3月26日),他們不敢讓大法弟子們在大院練隊列了,改換在宿舍院裏利用練隊列繼續折磨大法弟子。到10點左右,上廁所的石家莊大法弟子李秀敏又帶頭背起「論語」,這次惡警們像地獄裏跑出來的魔鬼,更加殘暴地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功友們的頭髮被一綹綹揪下,搧耳光聲帶著喘粗氣聲,到處可以聽到。一時間每個中隊辦公室完全變成魔窟,惡警陳建國、耿行軍等用各種殘忍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從這天開始整個勞教所大院籠罩著壓抑恐怖的氣氛,每天大法弟子在隊列中都有人被隨時叫到辦公室受刑,但大法弟子中總有人無私無畏地站出來制止邪惡。有一次,面對愈演愈烈的殘暴,石家莊大法弟子李娜因高喊:打人犯法!結果她就被打得走不了路,腰部疼痛難忍,連床都上不了。還有一次,北京大法弟子白莉莉高喊:不許打人!招來了管理科長陳建國的暴打,它揪著白莉莉的頭髮往辦公室裏拖,並氣勢洶洶地吼道:「誰讓你喊不許打人!你喊不許打人,就是犯法!」把白莉莉揪到辦公室裏,不由分說,三記耳光把白莉莉打昏在地,弄醒後接著三記耳光,又昏倒,再次醒來後,其餘惡警仍不放過,如瘋魔一般圍著白莉莉攻擊大法、謾罵師父。白莉莉不顧滿身傷痛,仍大義凜然地斥責邪惡。

在身心遭到極度殘害的情況下,52名大法弟子不畏強暴,於4月28日集體絕食,脫下勞教服,拒絕強制勞動。這些毫無人性的惡魔看到了打不垮、壓不服的大法弟子更加堅定地用生命護法證法,他們於5月1日、6月19日先後兩批秘密轉走30名大法弟子,非法關押到135處(租用135處一層樓)。在那裏,他們嚴密監管每個大法弟子,嚴格搜查大法弟子物品及全身,確認沒有任何大法的資料後分別將大法弟子控制在幾個房間,房間之間的功友沒有任何機會見面、談話,完全失去了任何人身自由。就這樣足不出屋,日常洗漱和大小便都由監控(犯人)高興與否,才讓去廁所,不高興不讓去;有時大便急都拉在褲子裏;有個房間更甚之,讓大法弟子用洗過腳的水洗臉……不管他們怎樣為難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走到哪裏就把金光閃閃的大法帶到哪裏。惡警耿行軍帶領一幫由小偷、流氓、吸毒犯、詐騙犯等勞教犯組成的妖魔班,只要大法弟子背經文、煉功, 他們就蜂擁而至,隨即魔性發作,揪頭髮、搧耳光、用腳踹、擰、掐、撅、扭等,簡直成為女魔們天天必用的家常便飯。個別女魔無惡不做,治人的招數連連升級。陳瑞芹、陳容厚顏無恥地掐白莉莉、張榮傑、郭麗芸胸部、陰部,用腳踹下身要害部。季藝霞手拎一根棍子衝喬雲霞兇吼:「強姦她!強姦她!」……凡是能想到的,他們用盡一切招數折磨大法弟子。有個善良的監控人看到他們這麼喪盡天良地對待大法弟子,便上前阻止她們:「你們這樣以折磨人取樂,這是幹甚麼呀!」後來她見她們良知已完全泯滅,不願再與邪魔為伍,找了個藉口離開了邪惡的135。

但人心的萌動覺醒與大法弟子的至善至忍並沒有觸動這些惡警與女魔,相反它們開始變本加厲地惡毒迫害大法弟子。在大法弟子絕食後,惡警耿隊長、劉隊長、張隊長除了暴虐地毆打大法弟子外,還分別把功友們吊銬到大鐵門的柵欄上、曬衣服的鐵絲上、暖氣管上、窗戶上,被吊的大法弟子有副教授、醫生、幹部、個體戶等不同職業者。其中白莉莉被長達11天的白天吊銬著,晚上蹲著銬,不准睡覺,不能休息。在大法弟子恢復了正常的飲食情況下,惡警耿行軍明知大法弟子們吃了飯,還找來幾個惡棍強行將大法弟子按倒,叫來醫生、護士暴力灌食,他們把膠皮管插進去又拔出來,故意來回折騰很長時間,大法弟子白莉莉被狠毒地灌進了大量滾燙的汁水,胃部頓時疼痛難忍;張榮傑被折磨得大口吐血伴隨著血塊,看得人心驚肉跳;鄭寶華被用暴力野蠻地插管,插到氣管裏三次,三次差點窒息死亡……

在這樣生不如死的日子裏,大法弟子毅然每天照常堂堂正正地用生命去證實法、去抵制邪惡,用純善之心與邪魔抗爭。大法弟子都是一體的,有功友受刑,其他功友們便相互關照,意在制止邪惡。於是有一個功友遭惡人殘害,別的房間的功友便立即聲援,瞬間無論白天黑夜,大法弟子們高喊「不許打人!」、「打人犯法!」的正義之聲此起彼伏,劃破了魔窟裏那陰慘慘的黑幕,極大地震懾了邪惡勢力。張榮傑被銬在暖氣管上,惡警耿行軍上前兇狠地一耳光打在了她的臉上,張正義道:「不許打人!」耿怒,又一記耳光,張又道:「打人犯法!」耿再一記耳光,張更堅定:「知法犯法!」在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神聖不可侵犯的威嚴面前,耿自知理虧,再也兇不起來了,轉身走了。正義戰勝了邪惡!

同時大法弟子們仍然不屈不撓地忍受著長期的折磨,受盡了煎熬,還繼續公開煉功學法,用生命開創著前所未有的修煉環境。一次,白莉莉、王大領在隊長室銬著,鄭寶華和王新彩銬在另一室的床欄上,大家異口同聲地背法,女魔們就發瘋似的衝進來,又踢又打,季藝霞、張小梅、唐維蘭、白潔等圍著白莉莉、王大領大打出手,還往她們臉上、頭上抹牙膏,季藝霞還喪心病狂地把包著痰的衛生紙塞進白莉莉的嘴裏。另一屋裏,女魔們同樣歇斯底里地狂轟濫炸。她們一會兒進來打,一會兒退出去商量對策,進來再打,來回折騰四五次,仍然無法逼大法弟子「就範」。後來惡警耿行軍衝進來,怎麼罵怎麼打都不能阻止大法弟子,就捏住白莉莉的嘴,呵斥也不行,大法弟子照樣背,後來他們乾脆就讓大法弟子背,不管了,還讓大法弟子大聲背,不背還不行;最後居然每個屋都要背。正義的力量堅不可摧,又一次戰勝了邪惡!師父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去掉最後的執著》)大法弟子天天頂著滿身傷痛堅持煉功,135的惡警趙志強、劉隊長、聶隊長一開始驚慌失措,殘暴鎮壓,後來見無論怎樣無所不用其極地發洩狂暴,大法弟子也不為所動,照樣煉功,打倒了爬起來還煉,最後他們只好讓煉了,也不管了。

邪不壓正。女勞教犯人在監控大法弟子期間,與大法弟子同住一間房、同吃一鍋飯,她們深知大法弟子個個慈眉善目、不記不報,無論曾被她們怎樣打壓過,在共同生活中仍處處先他後我、無怨無恨,她們中有善心的開始覺醒悔悟。李蘭英(42歲,賣淫判2年)因同情大法弟子賈春榮長時間不能睡覺,深夜把她讓到了自己的床上休息,不料被惡警耿行軍發現後,大發雷霆,順手抄起李蘭英的腰帶毒打李蘭英一頓;牛俊芹(48歲,詐騙判3年)也因同情「法輪功」, 有一次竟被銬在倉庫的鐵門上。還有的先後兩次受到罰款30元~50元。可是後來當她們看到,監控凶殘者可以獲得不同程度的減期減刑獎勵,而她們又受到「監控不到位,給你們延長勞教期!」的恐嚇,在惡警的壓迫中,在利慾的驅使下,她們竟由善良弱女變成了窮凶極惡的狠毒女魔。詐騙犯李立娟聽大法弟子向她講述大法後,心中欽佩大法和大法弟子,可調進邪惡的人群後,便一改往日的純樸,她衝著功友雙手叉腰,擺出摔跤姿勢,握拳瞪眼咬著牙,面目猙獰地說:「我現在開始‘改正歸邪’了!拿你們練手,出去後就可以殺人啊!」她把大法弟子一個個像麻袋一樣摔在地上,功友們好長時間爬不起來。在2000年5月、6月兩個月中,幾乎天天被這樣一群滅絕人性的魔鬼摧殘,都沒能動搖大法弟子的正信正念。她們壓不垮大法弟子,就於7月3日全部轉送回四大隊。

7月的一天,唐維蘭(34歲,賣淫)挑畔鬧事,大法弟子再一次衝破阻力,13名功友高聲齊背《洪吟》,第一天背了9個小時,第二天背了14個小時,惡警們凶殘施暴也制止不了,索性在一旁推波助瀾,讓女魔們盡情肆虐。其中有一吸毒女魔馬玉蓮糾集一夥監控犯人陳瑞芹、唐維蘭、牛俊芹等,往大法弟子嘴裏塞辣椒麵,滿屋亂作一團,打罵、慘叫聲不斷,竟無人來制止罪惡。大法弟子們心一橫,王新彩堅定地說:「我們總說要維護大法,大家現在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們就用生命來維護大法!」功友喬雲霞也鼓勵大家:「如果今天晚上誰被打死了,就可能是圓滿形式,讓我們用生命捍衛大法!」……女魔們看到就這樣也制止不了大法弟子背法,它們就又商量對策:那就不讓功友們停下來,一直背,只要聲音停下來就毒打大法弟子;可是佛法的威力足以滅盡一切邪惡,這些惡鬼後來再也沒有任何精神了,一個個昏昏睡去,大法弟子背《洪吟》從午後1點一直背到深夜2點半,就這樣大法弟子一如既往地堂堂正正學法煉功,開創了修煉環境……

這真是黎明前的黑暗妄圖做最後的掙扎,但宇宙真理永遠光芒萬丈,一切阻擋歷史正義之路的邪惡勢力必將徹底土崩瓦解、灰飛煙滅!

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9/烈火煉真金--魔窟中的正邪較量-6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