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學員黃麟、余萍在看守所被強行灌食經過實錄

【明慧網2001年1月17日】廣西學員黃麟、余萍是善良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被無辜關押在靈山看守所7個月後,在一些所謂被轉化的人寫信給公安局認錯,公安局將這些人的信四處散發,人民再度受騙的時候。為了使廣大領導和人民徹底了解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真正走向善良,她們在監倉內唯有用生命證實大法是正確偉大的,是永恆的真理。她們默默地向世人寫無言的「告天下眾生書」,於2000年11月29日開始以絕食的方式向政府請願:

李洪志師父偉大
法輪大法正確
無罪釋放全國被關押的大法弟子

然而,絕食的第七天,即2000年12月5日傍晚,看守所的幹部來喊人,先是余萍,然後是黃麟,說是公安局陸寶蓮副局長找出去談話。余萍被兩個阿姨帶出監倉。出到外邊接待室後,屋子中間放著一張長椅,一群看守所的幹部和公安局陸寶蓮、勞妹、郭妹、和一個剪短髮的女幹警已等在那裏了。先是對余萍、黃麟說「為甚麼要為李洪志賣命」等等不分正邪的話,一邊說著「真、善、忍」的壞話,一邊勸他們吃東西,否則會連累很多領導。余萍和黃麟向大家說:大法弟子不是因為自己的私利和誰的利益,而是為了真理,為了更多的人向善,為了全人類都有一顆美好善良的心靈,大法弟子是無私的。可是陸寶蓮不聽,只知道耍權威:「你吃還是不吃?」她們依然說:「我們無罪,回家才吃。」陸寶蓮便一聲令下:「強制灌食!」於是,一幕殘害大法弟子的慘劇拉開了。

看守所范副所長一把將黃麟拉跌坐在長椅上,背靠椅子上,雙手將黃麟的頭緊緊向後壓,那個年輕的梁幹部趕緊走過來雙手用盡全身力氣的捏牙關,她的指甲已深陷進黃麟的肌肉裏了,兩手和兩腳都被大男人拼命抓住,動彈不得。看守所的勞指導員還一再說:「再用力捏鼻子,一定不讓吸氣。」一個扳著頭向上翻,一個捏牙關,一個捏鼻子,一個卡喉骨,幾個按手腳,強行的將食物倒進她們的口裏。殊不知,這樣即使灌進口裏也吞不進去。因為呼吸不了,如何能吞?這樣的強制措施怎能救人?

第二天,12月6日中午,絕食了8天,昨天又被折磨了一番,正想睡一個下午覺,一大幫男人闖進了女監倉,黃幹部將黃麟一把拉起來,抓住雙手強行拖下床兩米多遠之後,四個男人抓著四肢,扛出外邊強按在長椅上「執行上級命令」。比昨天更慘的一幕又開始了。十多個大男人將已經絕食了八天的兩個女大法弟子輪番折磨的死去活來。兩個男人卡著頭部、喉部,比昨天殘忍的多,一秒也不讓換氣,赤裸裸的擺出要致人於死地的架勢,將對法輪大法的刻骨仇恨發洩在兩個女人身上。強行將滿滿一瓶食物一口氣灌完。因為長時間不能呼吸,黃麟好像覺得甚麼都靜止了,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一聲悲嘆,發覺自己軟軟的躺在那裏。右手已不能動,一看原來已變成了紫色了,拇指和手腕的關節已被拉傷扭傷,渾身疼痛難忍,眼前天旋地轉,稍微有良知的人都不忍目睹。回到監倉後,監友們七手八腳幫換衣服,擦洗髒物,大家發現她的四肢沒有一塊好肉,青一塊紫一塊,痛楚得坐也不行,睡也不行,徹夜難眠,終日痛苦。但她們始終堅持不吃東西,也不讓灌下。如果不是大法修煉者,早已死於非命。

陸寶蓮說是強制灌食,實質是摧殘人。如此的灌食方法,食物灌不下,人已被傷殘,是加速害死人,是救命還是害命?而且是害天下最善良的人啊!害的是真正的中華兒女啊!陸寶蓮為甚麼這樣恨「真、善、忍」?這樣折磨同胞於心何忍?

余萍、黃麟到12月22日為止已絕食25天,粒米未進過。救人要緊,十萬火急!請政府無罪釋放她們,回歸親人懷抱!

(大陸學員2000年12月22日供稿,1月15日整理,她們的近況暫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