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的輝煌──記香港法會


【明慧網2001年1月16日】 新世紀香港國際法會在2001年1月13號、14號隆重召開。處於政治、地理因素特殊環境中的香港,排除種種的困難,成功而圓滿的完成了這次的「助師世間行」壯舉,在空前絕後的法正乾坤進程裏,留下了燦爛光輝的一筆。

13號早上,來自全球二十三個國家約千名學員於維多利亞公園集體煉功洪法;2000年的亞太國際法會剛剛結束,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又馬不停蹄、不遺餘力的趕赴香港證實大法。早上微涼的空氣裏,散發著溫暖純淨的青草香,天空中不時飛過一群群整齊的飛雁,神聖的大法音樂響徹雲霄,所有的弟子齊聚煉功,排成震撼人心的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

下午,我們在香港的熱鬧街區進行和平遊行請願。所有齊聚香港的千名大法弟子,緊緊繫著全世界上億弟子赤誠的心,凝聚著強大的力量與光芒,吸引了香港來來往往的人潮和車輛!隊伍和平莊嚴的行進著,大法弟子穿著純白的素衣或金黃的大法衫,捧著花圈與傷亡照片,舉著橫幅與標語,持著大法氣球與旗子,沒有喧嘩,也沒人喊累,場面動人。我走在隊伍裏,一步一步,凝眉肅穆,用自己最純正的心,走好每一步。

14號,香港法會在中環大會堂的音樂廳順利召開,場面莊嚴祥和。來自各地區的賀詞不斷湧至,大法弟子的心是相連在一起的!在法會期間,每一個弟子都專心的聆聽台上的心得;國內弟子用生命護法的偉大壯舉,海外弟子洪法、證實法的揭露邪惡,都讓我意識到自己不足的地方。這些學員是在艱難的磨難中堅定的、主動的走過來了;而我總是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做是做了,但卻是被動的。而我是不是還能讓自己做的更好呢?能不能讓自己發揮更純淨強大的光芒呢?

在這次的香港法會中,我看著每一個大法粒子,他們就像師父在北美五大湖法會上說的:「無論你們做甚麼,都沒有去想自己是在為大法做甚麼、應該怎麼樣去為大法做、我怎麼樣能夠為這個法做好,都把自己擺在大法當中,你就像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一樣,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想想我自己,當初為了趕交報告、為了自己,出於私心,對於趕赴香港的法會心有猶豫,還自找藉口的想,那時台北也有洪法活動,在哪洪法不也一樣嗎?如果在哪都能做到真正大法粒子的坦然不動、純正輝煌,在哪洪法都是一樣的。但是,我的心動了。我知道自己的差距,覺得很羞愧。

我們早已不是「人」,更不單單只是個「修煉人」了!在師父的洪大慈悲中,所有的「自己」都是那麼的微不足道。師父說:「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而我還抱持著自己的私心,怎麼對得起大法賦予我們的所有?在這偉大的正法時刻中,是應該站在大法的洪觀基點上,最大限度的捨棄自我的一切了。圓滿不只是我們的目的,「證實法」才是每一個法粒子生命存在的最終意義。「宇宙中無量無計的佛、道、神與更龐大天體中的生命都在注視這小小的一粒宇宙塵埃上的一切。大法已經圓滿了宇宙中的一切。威德是偉大而永恆的。」讓我們走好我們應該走的路,用行動堂堂正正、光明偉大的證實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