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洪法和在被抓後洪法及修煉的一些體會


【明慧網2001年1月13日】 現在有些地方仍有邪惡盛行,作為真修弟子,我們在一起交流時認為在外面的弟子在說明真相護法的修煉中要加強對這些地方和主管這些地方的人說明真相的力度,即要加強針對那些地方的所有各種相關人員的洪法、說明真相,也可把殘酷迫害大法弟子遭到應有報應的典型的很有說服力的例子適當地彙集在一起,連同說明真相的材料一起郵寄、投其門縫或信箱裏或發電子郵件等各種可行的方式給那些正在迫害、指揮迫害和主管指揮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和親屬,特別是給那些勞教所和關押了大法弟子的單位的有關人,這樣做好了不但可增加說明真相的力度,也可使邪惡之徒有所收斂,甚至不敢輕易妄為地迫害咱弟子。

不少被抓弟子包括我們及受到不公正對待的弟子在受到迫害時懷著善心勸善地告訴他們因果報應的例子,實際上也是在救渡世人。如我們中的學員告訴他們:他們怎樣對待大法是在擺放他們自己未來的位置,許多人在實修中發現這確實是說明大法真相、大法的偉大和勸善的一種方式,如我們有的學員問迫害者:你們的父母、長輩是否告訴過你們因果報應、善惡有報?如他們不信,我們有的學員就進一步告訴他們:現在所有已知的自然科學及社會科學都必須是滿足因果規律的,不信他們可以去問在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有成就的人,是不是這樣。既然都是滿足因果規律的,那麼難道由各種因果規律的複合所構成的人們的各種相處的規律就唯獨不滿足因果規律嗎?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現在科學認為宇宙中的一切都是滿足因果規律的!不滿足因果規律的規律到目前為止沒有被發現,也是絕對不可能發現的,因如發現了,就徹底違背了現代科學的根本法則。只是因果報應有現世現報,有積累到一定程度再報應,甚至更長時間報應以至於使一些人產生一些錯覺,好像幹了壞事可不遭報應,而事實是必有報應。如有的學員告訴他們北京市公安局十三處打壓法輪功的得力幹將翻車傷亡慘重;押解法輪功學員的車翻車,押解人員傷亡慘重,法輪功學員卻沒事;或像一位學員在被抓後弘法時所做過的那樣告訴他們在粉碎「四人幫」後,當時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劉傳新,因在文革中迫害正義人士,沒有人能保他,從而導致他畏罪自殺。還有十六名公安被拉到雲南偏遠地區秘密處決了,連當時的軍隊幹部十餘人也被秘密處決了。而且我們的學員還指出他們是被政治所利用,到時是沒人能夠保他們,因為他們幹的事是違背憲法的根本原則的。並且質問他們為甚麼不聽總理的話而非要追隨江澤民呢?難道總理不是代表政府嗎?而且根據中國的憲法,具體是應聽總理的,但你們不聽,這正常嗎?難道你們真的分不出好壞、正邪嗎?就在這樣洪法的當時,全車的公安沒有一個人吭聲,全都在靜靜地聽,也無人去制止學員的洪法。這不正好說明了大法是得人心是正確的嗎?

又如我們學員也告訴他們,在最近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江澤民不停地大喊大叫、歇斯底里,一副理智迷亂之像;坐在江澤民旁邊的朱鎔基則一言不發。中央委員們暗暗心驚:江澤民全是精神失控、惡行續出的表現。許多人都逐漸疏遠江澤民,只是表面上應付,以防江氏垮台後成了陪葬品。而你們這些不明真相的辦事人員難道也真的心甘情願沒有心計地做陪葬品嗎?你們也得真正地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呀,做事也不能做得太絕,這也是人之常理呀。而且有關的報刊和網絡已經多次刊登了消息說:看江澤民的表現,中國可能有大事發生,江澤民末日已近。並且進一步告訴他們可通過代理服務器上網到國外公正客觀的網站和明慧網站就可詳細地知道一切,並把明慧網上或其他地方得知的善惡有報的典型事例告訴施暴者,告述他們要兼聽則明,只聽一方連在法律工作中都是絕對禁止的,因這樣會誤信誤判,那你們怎能只聽信一方呢?!而且還進一步告訴他們文革期間惡毒整人的人最後都沒有好死的。勸善實際上也是在正法,如不說話,只是承受,我們感到不夠好,至少是在惡劣的情況下要敢於勸善,否則還是修得有漏,因用善勸善也是佛的本性,故我們也要修到。

而且我們的學員曾經說:「警察同志,有那麼多大案要案你們不去管,專抓這些說真話的善良百姓,這還正常嗎?我們知道你們是在不得已執行任務,可誰做了壞事都得償還,因因果報應是不依賴於人的客觀存在,你們不能助紂為虐啊,而且上級並沒有叫你們變本加厲地去做呀。你們怎麼不從理智良心上想一想,同樣是血氣方剛的年齡,為甚麼一方大打出手,另一方卻打不還手。這是大法弟子在修真善忍做好人,怎麼反而就成了邪的了呢?如果這都是邪的,那麼甚麼是正的呢?難道打人的人反成正的了?你們也從未見到有哪一條法律法規允許在天安門廣場和各種場合毒打無辜百姓。你們說是你們現任領導給了你們如此粗暴踐踏法律的權利,那麼你們敢把你們所幹的那些事告訴你們的中小學老師、告訴你們的長輩、告訴你們的親朋好友、你們小孩的老師嗎?你們絕對地不敢。既然不敢告訴那就是見不得人的,是錯誤的。而錯誤的東西你們為甚麼還那樣玩命地做呢?!你們真的不怕全世界之正義的人們秋後找你們算賬嗎?

當被抓到看守所、勞教所或監獄,看到裏面的慘無人道的行為時,我們有的學員就說,看守所、勞教所或監獄應該是教育人、改造人、使人變好的地方,可你們這兒的警察從負責人到管教不但自己隨意張口罵人,打人,還教唆犯人打大法弟子,罵我們師父,罵得越難聽,它們越高興,誰罵得歡,就獎勵誰。這還是「人民警察」嗎?執行的是哪一條法律?大法弟子上訪是憲法給任何一個公民的權利,而你們這樣對待我們,還扣上甚麼鬧事、擾亂治安的罪名。你們冷靜地想一想:只因為大法弟子堅持修煉,你們就得把我們投進監獄。你們一次一次地把大法弟子從家中騙出來,扣上「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投進監獄,那麼誰是真正的罪人呢?誰是誰非,難道你們真的心裏不明白嗎?這是你們的領導說的是中國人權狀態最好時期嗎?這跟你們入黨時和穿上警服時以及任現職時的宣誓所要做的一致嗎?既然不一致,那不明擺著是錯誤的嗎?難道你們就願意讓你們清白的歷史留下醜惡的污點嗎?!文革時整人的幫兇雖得意一時,可事後漫長的歲月裏這些人抬不起頭,不能再重用,難道連這些事實你們都不好好地想一想嗎?

按常理你要想批評、迫害、打擊他們,你得先了解他們,不然的話你們就是盲從,這樣肯定是要犯錯誤的。公安幹警們,害人終害己。這是歷史的結論,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們的所作所為都有人記載,俗話說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善惡終會有報。這是不依賴於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的科學的規律,上文已述此因果規律。江澤民已患不治之症的壞死病,他的末日快要到了。我們大法弟子發資料,講真相,就是為了啟悟眾生內心深處的善良,其中包括你們。故希望你們棄惡從善,否則等到宇宙的法理在人間顯現時,你們後悔就真的來不及了。

正如我們專門從事法律工作的弟子所說的你們要知道你們的手段和所做的,都違反了《憲法》第三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第三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第三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對公民進行侮辱、誹謗和誣告陷害。」、第五條「國家維護社會主義法制的統一和尊嚴。一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都不得同憲法相抵觸。一切國家機關和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

  凡違反《憲法》觸犯《法律》的責任人都要追究其法律責任,維護社會主義國家法制的統一和尊嚴。誰踐踏《憲法》和《法律》,誰就應受到法律的制裁,以體現憲法第三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正如我們弟子中專門從事歷史研究的專家所告訴你們公安幹警時所說的,你們知道所謂唯物者,皆應以史為鏡,方可明天下興衰之理、知曉自我進退之道。自古無持久不變的政局,無一手遮天的權勢。政治的同義詞無異於變幻莫測。政治的格言就是:沒有永恆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昔日秦皇漢武,而今不過黃土。既然如此,那你們為甚麼還不醒悟,繼續幹著知法犯法的事呢?

你們這些公安人員,身為國家公務員,你們的權位恐無一人可比原公安十三局副局長高,他不但修煉法輪功,而且是原法輪功北京站義務為大家辦好事的無私的站長,如法輪功是假的能騙得了他嗎?記得他曾與我們中的一位弟子交流時說:他經過反覆研究發現,真正無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人能修煉好法輪大法。因修煉法輪大法是做真正無私處處為別人著想的好人中的好人,以至於最後達到佛的境界中的更好的人。而你們這樣野蠻地對待這些好人真不應該!故奉勸各位,請為明天綢繆,為自己、為子女乃至子孫留下可退之路。慎之!慎之!

明慧網上,我們看到我們的同修修得真好,說:「因為這個功法好,我要以我的親身經歷向政府說明真相,以還法輪大法清白。」公安說:「這個事政府已經決定了,你這樣做不是跟政府過意不去嗎?」我們學員說:「這不是跟政府過意不去,而是我熱愛黨,相信政府會了解法輪功的真相。你們想,如果我們面對的是一個無賴,我會跟他講理嗎?明知上訪要被關押,還可能有生命危險,我們這樣置生死於不顧,只是想說一句真話,而且我們相信政府上層也決不會是鐵板一塊,人民的心聲總會傳到他們的一些人耳中。」那個公安似乎被感動了,他說:「經我手的法輪功人員上百人,你們都是好人,回去後別再來了,你覺得好,就在家練吧。」是呀,好多公安人員都知道我們是好人。

連朱總理都在香港承認人民群眾因為修煉法輪功為國家節約了大量的醫藥費,是對國家經濟的巨大貢獻。而且還有一些科學工作者在大法修煉中開智開慧,以超常的能力和手段取得了科研上的突破和成就。這決不是假的。當然你可以閉著眼睛不承認,但是這卻是可以經過調查的事實。我們不怕調查,怕的就是不調查,造謠、製造偽證和污衊栽贓。法輪大法不是偽科學,而是真正的科學。

我們的國家短短五十年的歷史中,人整人,人害人的大規模政治運動,屢見不鮮,那一次大規模的整人運動不是錯誤的?這一次的錯誤更是顯而易見。而且每次大規模的整人之所以能得逞,除跟領導者的錯誤決策之外,全國人民的盲從與推波助瀾,漠視容忍錯誤也有關,甚至有人助邪惡暴虐大行其道,可謂悲之?

如在受到迫害時就是不想說,也就不說,我現在悟到這與修煉所在的境界有關。我在被抓被關期間就在放下生死之後就敢於發自內心深處地勸善,告其因果報應洪法等,其結果是相當好,有時有所謂的領導在,表面上公安儘管嘴上說不滿意,但心裏佩服也滿意,而我也感到滿意修得不錯;有時帶有人的東西時,就對邪惡不易甚至沒有做到勸善,不但最後我不滿意,邪惡之徒更是邪惡凶殘得很,他們也不滿意;當我放下了生死、人的私心、怕心後,所有的關都過得很好,而且我最後還是被放出來了。我悟到其實也不會因為我們勸善而加判勞教年數或判刑年數(由於我們連死都不怕,當然我們不會怕這些),而且如能針對不同對像恰到好處地勸善洪法,不但正在迫害咱們的人會有所收斂,甚至可能會同情咱們,表面應付上面,有的甚至還會暗中幫助咱們,因人同時有佛性和魔性。故我悟到在任何時候都要做到真、善、忍的確是一個覺者的境界,邪惡自會受到正義的威攝等。

在與學員的交流中,我們的學員說:在被抓後我們不說是從宇宙中來,因公安會覺得太玄,難於溝通。而是從他們易理解的說起,說:公安問你既然來上訪要說出你的身份。學員說,我們是修真善忍的,不是我們不想告訴你們,而是我們不能告訴你們。因一告訴你們就會連累到我們所在省、市、地區、單位的領導以及我們的家人。我們得處處為他們著想,一切後果由我們自己承擔。我們是來上訪反映情況,就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對待,還要連累到所有與我們有關的人,你們說這正常嗎?!現在這樣是不是比文化大革命還殘酷?!而文革現已公認是錯誤的,你們居然做得比文革還過分。你們就不怕以後的新領導和全國正義之士找你們算總帳嗎!你們現在的某些領導在違反憲法、有些是在應付上面只傳達指示,而你們是在具體幹違反憲法之事,而且在變本加厲地幹,其罪更具體更大,難道你們連這點都不知道嗎?難道連類似的歷史你們都不看看,就這樣蠻幹嗎?希特勒的同僚及其幫兇的下場;在東歐,極左勢力及幫兇的下場等等你們怎麼就不怕?將來豈不是會吃大虧了?!我們上訪反映真象,都是為你們好,希望早日結束邪惡,使你們少犯過錯,其實是為眾生好,我這也是在做真善忍的好事,你們都這樣對待我們,真是太不應該。你們要打我們,我們會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等我們把這些跟你們講了,如你們還是不聽,那你們最好發誓不怕因果報應,以後出了任何事你們都會是心甘情願,不怪我們沒有對你們勸善,那就行了,那我們就仁至義盡了,你們也就等著因果報應吧!

現全國有多少大法弟子都走出來用各種形式揭露邪惡說明真相,都在湧向天安門證實大法。法都已講得很明瞭,就看能否做到了,偉大的神是沒有人間一切的,故捨盡一切就是捨盡人間的一切而得到的是神的一切,何需猶豫、徘徊、傍徨?真修弟子啊,不要辜負師父的洪大慈悲和一等再等。不要在修煉的路上給自己留下羞愧和遺憾。沒有今日之輝煌,何來明日更燦爛?還沒有走出來的弟子啊,正法修煉的答卷已經擺在你們的面前,此時你的心一定會怦然而動,你也一定會去天安門前交上一份完滿的答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