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公主的故事》──現代中國版

【明慧網2001年1月1日】中國有一個毒夫暴君叫江澤民,他視權如命,經過多年的拉幫結派,排除異己,終於掌握了黨政軍大權,他得意洋洋,不可一世。 

江澤民有一面魔鏡,能夠回答他的問題。

有一天,江澤民想看看有沒有人威脅他的權力,於是問魔鏡:「魔鏡啊魔鏡,現在中國誰最得民心?」

魔鏡回答他:「法輪功最得民心。」

江澤民聽了大吃一驚:法輪功?沒聽說過。自那以後,江澤民總是悶悶不樂,雖然他打聽到法輪功只是教人修心向善的修煉法門,不會對政權感興趣,但他還是放不下他多疑的心。於是他給全國各省的官員發了密令,秘密鏟除法輪功。

各省的官員都了解法輪功,知道煉法輪功能使人身體健康、道德提升,社會安定,還為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所以他們都只是表面應付,實際並沒有為難法輪功的修煉者。

密令下去一個多月後的一天,江澤民又問魔鏡:魔鏡啊魔鏡,現在中國誰最得民心?
魔鏡的回答還是那句話:「法輪功最得民心。」

江澤民氣的咬牙切齒:「原來他們都在糊弄我,暗的不行,就明著幹吧。」雖然他知道把法輪功推向對立面,將會失去更多民心,但他太妒忌了,所以顧不了那麼多。

於是他開始強迫政府各個部門把法輪功說成是非法組織,利用電台、電視台、報刊不停的造謠誹謗,還要國際刑警通緝法輪功的創始人(當然了,這只是他的一相情願,在國際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理會他)。

暴君江澤民得意洋洋,心想:法輪功,這下一定消失無疑。禁不住高興,當著眾人的面,吟起了古詩:「我欲乘風歸去,」還想往下吟的時候,卻忘記了後面的詞,他畢竟是個不學無術,只會擺弄整人和抓權的暴君。他又問魔鏡:「魔鏡啊魔鏡,現在誰最得民心?」

魔鏡回答說:「現在很多人受了你的矇蔽,懷疑法輪功了,但很多法輪功學員正在進京上訪,講真相,謊言恐怕很快會被戳穿的。」

江澤民聽了後,害怕的發抖,因為雖然矇騙了群眾,也嚇怕了一些膽小的法輪功學員,但沒有一個真正「轉化」過來。他很怕謊言被戳穿會面臨可怕的結局,心想:「現在已經騎虎難下,沒有退路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此時的他更加失去理智了,撕下偽裝,赤膊上陣。

江澤民和它的嘍囉們傾巢而出,動用所有邪惡勢力,廣播、電視、報紙、軍警、公安、特務和一切可以或者不可以動用的人力物力迫害大法,那個邪惡真是前所未有的,全國人都被迫捲入了。邪惡江澤民還想了一個株連十八族的毒計,就是凡是有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除了要株連家人,單位領導也要下崗,街道派出所、居委會統統要下崗,(在當時,因為找工作很難,下崗可是十分可怕的|)。還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打傷法輪功學員有功,打死也無過,被打死的都說成是自殺,說是法輪功教的。重賞重罰之下必有蠢夫。就這樣,法輪功學員受到更加殘酷的迫害,被打死打傷的不計其數,被關押、被勞教、被判刑和被送精神病院的更是比比皆是。

江澤民除了在國內大打出手,還拖著腐朽的身體全世界到處跑,每到一處,就迫不及待的誹謗法輪功,叫人不要煉了,可在國外哪有人聽他的,真是丟盡了中國人的臉。慢慢的全世界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法輪功的好,還加入修煉法輪功的行列,很多國家給法輪功頒了獎,還提名法輪功獲諾貝爾和平獎;也有更多人看清了江澤民是惡毒、妒忌、瘋狂的醜惡嘴臉。

經過一番上竄下跳,江澤民腐朽的身體那能受得了這般折磨,現在,江澤民路也走不動了,有氣無力的問魔鏡:「魔鏡啊魔鏡,現在怎麼樣啦?」魔鏡說:「謊言已經被戳穿了,現在法輪功已經在全世界很受歡迎了,全世界的人都在罵你是暴君,都知道你是邪惡江澤民。」

現在,邪惡江澤民已經知道自己的末日快到了。

(現代寓言故事,老少皆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