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華萊士專訪看一個泱泱大國領袖的荒唐


【明慧網2000年9月8日】在紐約聯合國千年峰會前夕,中國國家主席破天荒首次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華萊士先生的專訪,配合在美國耗資巨大的中國文化宣傳活動和宗教代表團的參訪宣傳,對海外民眾開展廣告式的「印象教育」。

然而,此番「形像工程」的效果卻適得其反,甚至令人生厭。這樣的結果由於中國的人權劣跡本應不難預料。不過,所謂當局者迷,智商和專橫多半使江澤民等人對此不僅預計不到,或許還不知何故,甚至不願承認。

在華萊士先生的專訪中,有關中國鎮壓法輪功以及其它氣功、宗教活動的問答應該是最為熱門的話題之一,因為「中國殘酷迫害信仰自由」在國際上已經是廣為人知的事實。

如果江澤民能像對「六、四」學生表示同情那樣對待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和宗教信徒,這次的「形像工程」說不定真能改變公眾對江澤民的印象。只可惜,這位國家主席已經不打自招地承認鎮壓法輪功和迫害信仰自由皆出自其本人之手,並擺出一幅決意「一條路走到黑」的死硬態度。

且看他如何回答華萊士先生的提問:「他們的頭領,李洪志,自稱是主要佛主轉世再生,也是耶穌的轉世再生。」然而,這一指控在李洪志先生出版的書籍和公開的言論中查無根據,且在「我的一點聲明」中李洪志先生明確聲明「我也從來沒說過我是釋迦牟尼」。根據中國官方提供的資料,這種說法源起於李洪志先生的兩個背叛師門的徒弟。而在國際輿論面前,將這種從兩個賣師求榮的宵小那裏道聽途說來的無稽之談,作為鎮壓法輪功、將上億法輪功學員推到政府對立面的依據,真讓天下人見識了一個泱泱大國最高領導人的荒唐。

不過,此公開口即談「佛主轉世再生」、「耶穌的轉世再生」,也道出了其失去理智地非要鎮壓法輪功的深層原由。常言道:「一山容不得二虎」,正所謂「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儘管李洪志先生一再聲明「與‘政’無緣」、「更不想要誰手中的權力」,如若法輪功真正帶給上億學員身心益處,那李洪志先生備受尊敬的程度和廣度是可想而知的。不難看出,強烈的嫉妒心和權力慾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關鍵原因。

江澤民告訴華萊士「你相信嗎?他說世界的末日就要到了,地球即將爆炸,事實上他所說的僅僅是欺騙人民的謬論。」同樣是從那兩個宵小那裏聽說來的,不用說華萊士先生不相信,沒有一個有頭腦的人會相信這種說法,而江澤民卻相信並且津津樂道。其實,只要查一下李洪志先生的《北美講法》一書就有「所有稱在一九九九年將要發生甚麼地球的災難啊,或者是宇宙的災亡啊,這樣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了。」這恐怕是為甚麼中共要銷毀查禁法輪功書籍的原因。

江澤民還告訴華萊士,法輪功已經造成數千學員自殺。這種說法比中國官方指控法輪功造成1400例致病致殘致死又進了一大步,且不論這一千多案例是真是假,一個國家領袖在國際媒體面前竟如此毫無理性地信口雌黃、隨意捏造,真令人啼笑皆非。

而讓人只有哭的是,只要江澤民認定法輪功是邪教,就能在全國上下掀起鎮壓法輪功的政治運動,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遭受殘酷迫害和關押監禁,數十人被迫害致死。「許多家庭被打碎了,許多生命消失了」,這從江澤民口中吐出的話成了對他自己的指控。

就在江澤民等人矢口否認迫害信仰自由、努力營造旨在為血腥鎮壓塗脂抹粉的政治宣傳同時,世界各大媒體不斷報導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學員致死和鎮壓其它氣功宗教活動的消息。這真是給正在試圖改變形像的江澤民一記響亮的耳光。

實際上,除了在嚴格控制輿論的中國大陸,在言論自由的海外任何公關宣傳也無法抹去那些殘酷的事實。不久前,八十多位美國國會眾議員聯名致函柯林頓總統,要求他在紐約峰會敦促江澤民停止鎮壓法輪功。就在紐約峰會期間,美國國務院發布年度全球宗教自由報告,強烈批評中共鎮壓信仰自由,其中多達數十頁的具體事證是有關大陸眾多信徒遭到酷刑折磨、有些甚至被迫害致死。這些都是中國領導人不願承認和面對的。

自去年下半年,江澤民幾乎每次出訪必為鎮壓法輪功辯解。甚至去年在新西蘭參加APEC領袖高峰會上,還將中共批判法輪功的小冊子親自送給美國總統柯林頓。從一個大國的最高領導人親自為了一個國內事務在國際上如此賣力大做公關可見,江澤民本人對於鎮壓法輪功和信仰自由也感到冒天下之大不韙,而被權力放大的偏執心理卻促使江澤民自以為可以掩耳盜鈴。可是,與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一樣,其一人之荒唐帶給國家和人民的災難卻是每一個中國人都得為之承擔的。

中國人,甚麼時候我們才能擺脫奴性、不再發生一人獨斷專權、萬眾齊呼緊隨的政治運動?當我們人云亦云,甚至為了個人利益不惜損害國家和人民的利益,難道中國大陸不斷發生政治災難只是中共領導人的一意孤行而沒有我們的責任嗎?這不值得我們每一個人深思反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