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老百姓支持你們!


【明慧網2000年9月25日】 這段日子,滿大街都是有關善良的法輪功群眾被虐待的事,有的致傷、致殘,有的被迫害致死,所有這些,都像一記記重錘撞擊著我沉睡已久的心靈,震撼著我的良知。我情急之下,憤筆疾書,也向世人講述我的同鄉,一名大法弟子在石家莊勞教所裏的悲慘遭遇,給惡者曝光,讓善者永恆。

單良,女,不到30歲。去年9月13日去北京上訪,在路邊休息時,有個便衣問是煉法輪功的嗎?回答是,就被抓。當晚天黑時,她被送到北京昌平收容所,她被強行搜身,就像當眾被扒光一樣的感覺,連婦女用品都拿出來看。因她不說自己的姓名、住址,被體罰「開飛機」。當時約有五、六十多名大法弟子,凡是不說出姓名住址的都被體罰,年輕的「開飛機」,歲數大一些的罰站,時間長達整夜至天亮,警察交接班時才准許休息,但休息也只能坐著,不能躺著,必須睜著眼,不能盤腿,期間不准上廁所、不准喝水、不准交談、動作不符合警察的要求,輕則大聲呵斥,重則拳打腳踢。有的弟子被打昏了,還流了不少血,這就是中國不能被干涉的所謂「內政」。

9月的夜晚,已是涼氣襲人,罰站的大法弟子,身穿著單薄的衣服,被凍得渾身發抖,警察也不讓加衣服;「開飛機」的大法弟子卻是渾身冒汗,只一會兒就頭昏眼花,口乾舌燥、腰酸背痛,走路也走不穩,渾身上下充滿肢體僵硬的感覺。真是受盡了污辱與非難,但大法弟子沒有反抗、沒有暴力,只是咬著牙,痛苦地忍受著。她們用自己的行為證實大法是正確的,在任何情況下,大法都是教人做好人的。

9月14日,她被押回老家,公安以「擾亂社會治安」為由拘留她15天,9月30日又轉為刑拘送至某看守所,當時在那裏關押的約有40多名大法弟子。一天早上因她們集體背《洪吟》,每人挨了所長一耳光。10月初,看守所對她們進行了體罰性的軍訓,就是繞看守所的院子跑步,每圈約200米,並每天往上遞增,10、20、30、40、50圈的往上長,大法弟子年歲不等,身體條件不一樣,有的根本承受不了。所裏的看守們,就用竹條子抽打跟不上的大法弟子,真是道道血跡,滲透衣衫。其中有的是帶著例假的,也不准休息,真是毫無人性!跑完還要進行列隊練習,從早上吃過飯就開始直到中午休息,下午一上班又開始到下班吃飯結束,好不緊張啊,生怕累不壞大法弟子。在這期間,堅持煉功的大法弟子被帶腳鐐、手銬,甚至用電棍、警棍擊打,背上的傷痕清晰可見。

10月26日,法輪功被中央定為邪教時,她們在看守所中集體絕食以示抗議。11月,她們又變換手法,對大法弟子加以迫害。單良等30多人被轉到賓館進行所謂的「幫教轉化」。在那裏,她們仍被嚴格控制著,毫無行動自由,所住房間的費用聽說高達每天200元,加上各單位派來的陪同人員及所有工作人員的開支費用都加在大法弟子身上,他們想在經濟上整垮大法弟子,真是卑劣至極呀!在那裏幫教的內容就更惡劣了,上午有人來講課,內容全是一些污衊法輪功的話,下午讓大法弟子的家屬及單位人員來勸說,真是孩子哭、大人叫!好不熱鬧,這不由使我想起文化大革命時搞的那一套,歷史在倒退啊!

11月4日,單良與另六名大法弟子,因「頑固不化」被判三年勞教,先押回看守所,11月23日送至石家莊勞教所四大隊,她被分在二中隊二班。可憐單良剛離開狼窩,又落虎口,在這裏強迫她們超時勞動,出入上廁所都有人監控,不准弟子間說話,連正常的打招呼都不行,更不能煉功、學法,只要煉功就要遭到毒打,針對大法弟子的暴力事件隨時隨地都會發生。

今年3月,她們要求8小時勞動制,給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但沒有得到答覆,於是她們就罷工,不再維護這錯誤的決定,等著她們的是長時間的罰站牆根,每天長達10多個小時,腿因長期站立而浮腫。3月28日,開始了所謂的入所教育,整天練隊,除了吃飯就是站牆根、練隊,直到勞教人員睡覺時才能休息,單良在這以後的日子裏,因背經文挨耳光、因不幹活挨打,每次都被膠皮棍打20多棍,整個屁股都是黑紫黑紫的,腫得老高,穿的褲子都提不上來了,每走一步都痛的心慌、氣短、噁心、耳鳴,頭老發蒙,記不清事,淤腫延至後背和大腿根。這期間,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打,上繩的人繩子都被拽斷了,繩子在身上留下很深很長的疤痕,還有的被上電棍,上刑時慘叫聲不時從辦公室裏傳出來……

這哪是甚麼人民政府的勞教所,整個一座被魔鬼控制的地獄,簡直太可怕了!熱衷鎮壓的江澤民這些人在敗壞國家、敗壞黨的形像,我們的好幹部們難道不知道這些事嗎?為甚麼就不管一管?還有王法嗎?4月28日,這些不怕死的大法弟子開始集體絕食,並脫下代表勞改犯身份的號服,她們認為穿號服是對大法弟子的一種污辱。她們這種無所畏懼的剛直不阿的品格真的讓我欽佩,她們真的是很偉大的人。

6月9日,單良等被轉至五大隊,環境更加惡劣,不許這不許那的規矩,與北京昌平收容所一樣,毫無人身自由,兩個屋的大法弟子連看一眼都不行。這裏的監控有幾個打人極狠,打罵簡直成了家常便飯,只要一煉功,上去就是揪頭髮、搧耳光、擰肉、踢、踹,甚至掐喉嚨使人喊不出聲,喘不上氣,直翻白眼;還有的把人摔倒在地,拖回房間關上門窗幾個人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邊打邊罵極盡下流的話,如果告訴她們這樣做對她們不好,打人犯法或不准打人時,她們反而打得更兇,並說:「我願意造業,打了又怎樣。」有的監控手段太黑太下流,專往女大法弟子的下體乳房等不能示人的地方擰撓抓,用抹地的布往人嘴裏塞,並揚言還要用大便或大便紙……

把這些情況反映到警察隊長那,根本得不到解決,因為這正是他們想要看到的。挨監控打之後,還要被隊長上手銬,吊在鐵門上、暖氣管子上、向陽的窗戶的鐵欄杆上,腳尖踮起來不能著地,一吊就是十多個小時,有的一天二十四小時不下銬,那腿腳腫得像包子,最後發展到手銬每天就放在監控的床鋪下面,監控想甚麼時候銬就甚麼時候銬,想甚麼時候解就甚麼時候解。在這裏她們這些犯人也成了執法人了。我想大家都看過《紅岩》這個故事,在那裏當時的國民黨特務對待江姐的手段,比起當今這些對付法輪功群眾的「人民」幹警,看來也是小巫見大巫了。那些被利用的人渣比起他們來更是邪惡得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不禁要問:口口聲聲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幹部們,你們就這麼熱愛擁護你們的人民嗎?據說煉法輪功的人民群眾有大約一億人,這一億人都是你們的仇敵嗎?他們不就是煉煉功看看書、向中央反映反映執法部門的不公,就被說成反黨反政府反社會主義?他們拿槍打你們了嗎?人民群眾給政府提意見是好事,應該理解、支持、鼓勵才對,否則,我們的國家被某些人領到邪路上去我們都不知道。我們的黨不能忘本啊,要記住五星紅旗是用老百姓的鮮血染紅的。現如今,一些人用手中的權力仇恨地對待手無寸鐵、敢講真話的法輪功群眾,於心何忍?該到了我們認真反省反省的時刻了,再這樣打下去真是太危險了,天怒人怨啊!

善良正直的大法弟子們,我向你們致敬!你們的為人,在你們身上體現出的精神是偉大無私的。我相信所有善良的人們都會堅定的站在你們一邊,默默地支持你們,為你們加油。我們也堅信拔開烏雲見晴天的日子就要到來!

石家莊女子勞教所第四大隊地址:河北省石家莊市南高基大街8號
聯繫電話:0311--7793644 郵政編碼:050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