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因說真話而遭酷刑的大陸弟子的申訴書

【明慧網2000年9月23日】 【編者按】為保護險惡環境中的大法學員,我們抹去了可能使受害人遭受進一步迫害的細節。但是,殘害大法弟子的事實,例例記錄在案。他日對證公堂,這些都是無可辯駁的鐵證。(2000年9月23日)

尊敬的各位領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因進京向國家信訪辦反映我修煉的受益情況而被抓。可我進京後,並沒說上一句話就被判勞教了。勞教其間,我的人身權利受到了嚴重的侵害,生命受到了巨大威脅。現申訴如下:

一:今年一月X日我被送到某市勞教所集訓大隊,由於夜裏起來煉功,第二天被某副科長叫到走廊裏拳打腳踢,並罵出許多髒話,直打的我頭昏眼花,看不清對面的人。夜裏我又堅持起來煉功。早上又被集訓隊長陳某叫到辦公室當著全體幹警的面打我的耳光,並不停的罵。我沒說一句話。一天,王管教和屠管教值班,因我煉功,兩人輪番對我拳打腳踢,並用皮帶抽我,打累了,就躺在辦公桌上抽煙,讓我大頭衝下撅著開飛機。他們休息完了再打,然後再休息,再讓我「開飛機」。這樣折騰了半夜,我的臉上,胸部,腰部,臀部,大腿無一處完好,到處青紫腫脹,痛苦異常,坐臥不得。

二:一月中旬的一天中午,我們被叫到走廊裏,說管理科要「翻號」。他們發現了我床上的手抄大法書,並在一功友的身上搜出一本《轉法輪》。緊接著搜捕大隊長和中隊內勤胡力瘋狂似的打我們,嘴裏不停的叫罵。

三:因背不出監規,內勤胡力就讓犯人輪流看著我,長達兩天兩夜不讓休息,不讓睡覺。3月20日我們沒出工幹活,被集在教室內管理。我們利用這個機會一起學法。屠管教發現後就來搶我的大法書。不給他,就叫來四個犯人按住我搶。我用頭在桌角上撞了幾十次,鮮血滿面,可屠管教卻說:「叫他撞去吧,死了拉倒,給我搶!」第二天上午,我們功友都被叫到辦公室,讓我們交書。管理科的幾個人同時大打出手,劉科長一腳把一功友嘴唇踢翻,當時血肉模糊。屠管教在我彎腰護書時用力踢我的左臉,當時口鼻竄血不止。可他並未善罷甘休,又用電棍擊我的臉部,並把我拉到另一管教室用電棍在我的臉部,頭部反覆電擊,直到電棍沒電為止。我被折磨得慘不忍睹,生命垂危。過後,他們把我調到另一中隊,開始讓犯人收拾我。犯人為討好管教,對我們大法弟子殘酷折磨。就在當天夜裏,犯人朱某把我叫起來安排在兩個病號的夾縫中,又找藉口同另外三名犯人對我大打出手,在我的頭上踢了幾十腳,至使我下地差點暈倒。天亮後,我的頭全部腫脹,頭暈眼花達半月之久,至今仍有疤痕。第二天,犯人朱某到我們寢室喝酒(花錢賄賂好管教的,在裏面最厲害的犯人可以為所欲為),讓我陪他坐著,不讓睡覺。三個月後我的頭部淤血才全部退去。這其間,我和其他功友不時受到犯人的打罵,有一次他們竟用滅火器砸我的後背,管教看見和沒看見一樣。

我做為一名大法弟子,是不畏生死、強權與邪惡的,無論有甚麼樣的後果,我都要把邪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也許這篇文章面世後,我會受到更殘酷的折磨,但我會用修煉人的標準來面對一切。對著這一切暴力與人身污辱我默默地承受著,甚至未講一句過激的話。因為我是按真,善,忍宇宙特性修煉自己。我無罪。像我這樣的默默地做好人的大法弟子何止千百萬,我們的身體,我們的生命隨時受到嚴重威脅,可身為國家的執法人員卻執法犯法,任意踐踏人權,生命。為維護法律的尊嚴,為維護公民的合法權益申訴!我要申訴。請各級領導調查,我所講的絕無半點誇大之處。

申訴人:張真
2000年9月


當我看完這封信時,淚流滿面,一個堂堂男子漢,只因要說真話,就被折磨成這樣。申訴?在今天的大陸到哪去申訴哇?中國已經沒有法輪功學員講理的地方:殺人犯可以有上訴期,花錢可以買通官府免去受刑,大法弟子狀告無門!!!誰要是為大法弟子討公道,當場被抓!甚至牽連好多人!受害人狀況會更悲慘。我只得投到網上,讓世界善良的人們幫助我們,遏制邪惡,讓正義儘快伸張!

大陸大法弟子
2000年9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