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陳子秀的兇手個人材料及部份惡行錄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三日】 【編者按】以下為山東省濰坊市迫害陳子秀致死的兇手個人情況及部份惡行紀錄。特公布如下,供國際社會善良的民眾幫助大陸受迫害的法輪功弟子在海外訴諸法律時參考、使用。

另外,請國內學員、善良的民眾協助提供能夠用於法律起訴的翔實材料,包括大陸各地大小兇手的個人材料(如有條件,請同時提供其姓名、性別、年齡、職務、家庭住址、聯繫電話,配偶及其他相關材料)和它們迫害大法弟子的作惡事實材料(時間、地點,甚麼情況下做了甚麼,造成甚麼惡劣後果)等,以便國際社會在海外通過法律程序為廣大無辜的大陸法輪功學員伸冤,制止邪惡的延續。(2000年9月22日)


滔天罪行,記錄分明;惡貫滿盈,榜上有名;他日法正,惡報無情。

1. 王繼美,男,50餘歲,原濰坊市濰城區政法書記,後因「工作出色」,今年5、6月份被提拔到市裏任糧食局一把手。人人皆知其道貌岸然,表面偽善,說話斯文,內心卻極其陰險,為撈取政治資本,不惜拿學員的生命作賭注,小小的一個濰城區被迫害致死的弟子竟達4人(周春梅和孫小柏母女、陳子秀、王佩聲),在全國實屬罕見。在他的指揮下,濰城的政法機構對大法弟子進行瘋狂迫害。

2000年元月,在其精心策劃下,濰城區共設立7個打人點,分別是城關街辦撞鐘園1號樓(陳子秀在此被打死)、浮山鎮、於河鎮、望留鎮、大柳樹鎮、軍埠口鎮、杏埠鎮。抽調、雇佣打手,對善良學員進行慘無人道的野蠻打壓,並處以高額罰款,不給錢就不放人。王還揚言「給你們準備好了上吊繩,誰要不會就讓他們(指打手)教教。法醫從現在開始24小時值班,一有打死的馬上鑑定為正常死亡,死了也白死,告也沒處告」;「再不交錢就我們3頓飯,你們3頓電」。敲詐勒索來的錢財被它們用做發獎金、採購年貨、雇佣打手工資......沒錢交的就抄家,搶東西,拿糧食頂。他還用詐取來的錢財出了一次國,說是去美國考察法輪功情況,這是善良的學員們過年時想上他家拜年向他洪法時得知的。下面是各打人點在其指使下對大法學員殘酷迫害的事實:

城關街辦用電棍、警棍暴打學員,打完後不讓吃飯、喝水,罰站到半夜。59歲的陳子秀就是在這裏被活活打死,死時口吐咖啡色濃痰(內出血引起)。一男功友頭被電得潰爛流綠膿,頭皮上的肉爛糊糊的,臉部腫大,渾身青紫。每個學員另罰款2000元。

於河鎮用笤帚和木棒猛打學員,直打得笤帚滿地飛,棒子都折了。一個女功友被6個男子野蠻毆打,渾身青紫,感覺肉與骨頭快要脫離,走路需人攙扶;一40多歲男學員被當場打昏,滿地是血,送到鎮醫院,4個小時沒血壓,經全力搶救才脫離危險。每個學員另罰款2000元。

望留鎮打手們經常半夜裏喝得醉醺醺的,把學員叫出來刑訊;叫學員站各種姿勢體罰,曾讓女學員赤腳站在雪地裏罰站。每個學員另罰款2000元。

軍埠口把學員打完後,吊在鎮政府門口示眾。每個學員另罰款1萬元,有的學員夫婦兩人都修煉,共被罰款兩萬元。

杏埠鎮打人點把一60多歲老年女功友被打昏後,往身上潑水,先潑冷水,再潑熱水,後大冬天用電風扇吹,把她折磨得死去活來。後怕出人命,打手們把她送回家,還強逼家人交5000元罰款。她回家躺了兩個多月,不敢動。

浮山和大柳樹鎮也和其它打人點一樣,對大法學員進行野蠻摧殘,並強行高額罰款。

2. 高新功,男,40餘歲,99年從農村軍埠口鎮調至濰坊市濰城區城關街辦任最基層政法委書記,是打死陳子秀的直接元凶。他心狠手辣,對大法弟子迫害極其殘忍。在一次濰城區政法委書記會議上,它曾向區政法委書記王繼美提出建議──「對待法輪功就像對待計劃生育和四類分子一樣,往死裏打」,會上他的建議被王繼美採納,並被大力推廣。

高相貌詭異,額頭向上突起,腦袋兩端尖聳且無發,腦袋中央卻覆蓋頭髮,抹得油光锃亮;兩隻三角眼吊吊著,下巴尖尖,嘴角兩顆尖牙呲出,時常嘿嘿陰笑,猶如地獄惡鬼出世。當拿到功友罰款時,他一邊點錢,一邊仰頭大笑,一副惡魔嘴臉。它還和別的打人點兒搶學員,因為打的學員越多,它掙錢就越多,並揚言別的點轉化不了的,到它這一天就能轉化過來。它的所謂「轉化高招」就是「往死裏打」。

打陳子秀時,他惡狠狠地命令打手:打!使勁打!。陳子秀被打死後,由於它是命案直接責任者,高曾一度被嚇得面如土灰,心驚膽戰,惶惶不可終日。後來,高不但沒有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卻反而受到上級的賞識,大會小會點名表揚,說它轉化有方,並批評有些打人點轉化不力,要向它們點學習。它還被評為先進和模範,是區裏的紅人,其它地方還到它那「取經」。見有上級撐腰,高又重新猖獗起來,繼續瘋狂作惡,毫無後悔之意。

2000年元旦前後,在他建立打人點殘害大法學員之後,其獨生子剛辦好公務員,突然暴死於橋下,死因不明。一人作惡,家人也跟著遭殃。作惡者將來也不會有好報的,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3. 鄧萍,女,40餘歲,曾當過百貨大樓售貨員,現任城關街辦胡家牌坊居委會主任,是直接打死陳子秀的兇手之一。它身材瘦小,額頭尖窄,三角眼,面色蒼白,嗓音沙啞,據打手講其生活作風不檢點。陳子秀來的第二天,它就親自動手打她。期間,曾有一神秘老頭出現,隱蔽了好幾天身份之後,突然亮出工作證聲稱自己是國家安全局的,來考察各地轉化工作,明天還要去青島。高新功、鄧萍等人一看國家來人了,馬上緊張起來,為了好好表現,就更加賣力地殘害陳子秀。當時這位快60歲的老太太正在院子裏被赤足在雪地裏罰站、罰跑,鄧躥了出去,沒命地打陳子秀的耳光。鄧每打一下,陳子秀就後退一步,這樣從院東頭一直打到院西頭,後來打手又繼續接著打,把老人打得那晚疼得整整叫了一晚上,聲音淒慘,整個居民樓都聽見了。

陳子秀老人從開始被打到悲慘死去,共四天的時間裏,面對惡人惡言惡行,默默忍受,從沒有一句怨言。陳子秀被打死的當天,鄧萍就倒在了床上,聲稱患了重感冒。然而,陳子秀死後,眾打手都很驚慌,唯獨鄧嘿嘿冷笑,言道:死的活該,她是自殺,不是打的,別想誣陷我們。鄧當時是一預備黨員,高新功讓她好好表現,接受考驗,等學習班結束後轉正。鄧萍打死陳子秀已半年有餘,為邪惡勢力立下汗馬功勞,現在已「光榮」地加入了中國XX黨。

4. 劉光明,男,30 余歲,曾任南關派出所聯防大隊長,是打死陳子秀的直接兇手。他因打人極其野蠻而馳名於市,被城關街辦「高薪」借調充當打手,月薪540元。他長得膀大腰圓,滿臉橫肉,一副標準打手相。陳子秀被抓到街辦前,它抽了兩天悶煙,對功友說你們都勸勸她說別煉了,我實在不想再打人了,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可她實在要煉我也沒有辦法,我還要吃飯,電棍子又不是我造的。善良的學員們被打後,無怨無恨,他曾被感動過,表示不再打人,並主動向親友們宣傳大法弟子好。平時它對大法弟子還不錯,可一旦打起人來,就如同惡魔附體,面目猙獰,喪心病狂,失去控制。陳子秀被打死後,功友向他洪法,他悔恨地說:「晚了,甚麼都沒有用了,一切都晚了」。當地警察都說陳子秀死於心臟病,但他毫不避諱地告訴其朋友說:自己打死了人,很後悔。目前他被單位開除,哪兒也不要他。現在他臉色鐵青。

(大陸學員 2000年9月22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