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來風滿樓

從「4.25」前的一些事件看陰謀陷害


【明慧網2000年9月20日】 「4.25中南海事件」已經過去一年多了,中共政權內少數壞人操縱的對法輪大法的鎮壓也持續了一年多,出乎鎮壓者意料的是:全球越來越多善良的國家與人民已了解了鎮壓背後的真相,公開支持法輪大法,頌揚「真善忍」,並揭露、鞭韃鎮壓者的暴行。然而,在中國大陸,由於鎮壓者控制了一切新聞媒體,不斷受其謊言灌輸,致使有的人對99年「4.25事件」還有誤解。

面對這一情況,作為一名法輪大法老學員,我覺得有必要揭露羅幹之流在「4.25」以前就蓄意製造的種種邪惡陰謀,來說明「4.25」事件的必然性。並指出羅幹之流是策劃「4.25中南海事件」並以此誣陷法輪大法的真正歷史罪人。

一、96年上半年

在年初,中央「氣功與人體科學」九人小組按國務院精神將氣功劃歸國家體委主管;國防科工委正式決定:不再作為「中國氣功協會」的掛靠單位。

針對中央精神,同時為了保持大法發展能沿著正確、純潔、不變不破的形式,李老師第一個決定退出以賺錢為宗旨的「中國氣協」,並不再做其「直屬氣功師」。這一舉動觸動了幾個氣功痞子的神經,開始發難。他們利用長春幾個想利用法輪功發財而被李老師唾棄的無賴,採用栽贓陷害、造謠污衊等卑鄙手法,炮製攻擊李老師和大法的「材料」,並由中國氣協以「文件」的方式向全國各省氣協下發,並報送參加中央九人「人體科學小組」的各部委(包括國家體委、民政部、公安部、國安部等等)

對氣功等群體活動有深入了解的國家體委主任伍紹祖和有關領導,很快嚴肅指出「中國氣功協會」是一民間團體,搞全國垂直領導、發放「文件」等是違法行為,是與國家行政主管部門對抗。民政部不久即以「無正式掛靠單位」為由註銷了「中國氣功協會」的牌子。責成其找到掛靠單位再重新報批。

然而,主管政法委大權的羅幹和中宣部丁關根之流為了達到個人撈取政治資本的目的,卻不顧國務院關於氣功的「三不政策」,授意、製造了以下一系列針對法輪大法事端:

(1)「光明日報」事件。在一篇名為「反對偽科學要警鐘長鳴」的評論文章中,首次把當時在北京位居「最暢銷書」榜首的《轉法輪》,斷章取義地作為「偽科學」進行批判;

(2)在中宣部授意下,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以「宣揚迷信」為由,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中國法輪功》等大法書籍;

(3)緊接著,在羅幹等授意下,公安部門在全國首次對法輪功進行秘密調查,主題是找岔子、找證據,為「取締」作準備;

以上事件出現後,成千上萬大法弟子站了出來,向報社和中央有關部門投書,用善良和平之心訴說大法給自己身心帶來的巨大好處,證實大法是於國家於人民有好處的高德大法,使許多部門首次直接了解了大法,也使一大批有緣人在上述事件中得法受益。同時公安的明查暗訪不但找不到任何所謂「非法」的證據,還使一批直接接觸大法的公安人員也走入了修煉者的行列……

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請看--

二、97年

(1)由宗教局控製的「中國佛教協會」開始發難,在其機關刊物《法音》上刊登攻擊大法和李老師的文章,從此各地宗教局開始出現肆意攻擊法輪大法的言行。有的省市還指使有關寺廟的和尚張貼《法音》刊登的攻擊文章;

(2)六月份,在廣東省「科技活動月」中,羅幹連襟何祚庥開始攻擊法輪功;

(3)下半年(約十月),杭州一位患絕症的記者煉法輪功未見好轉,最後死亡,當地報紙即以「民間邪教法輪功」為標題,發表惡意攻擊大法文章。全國各地報紙不顧法輪大法學員的呼籲和善意陳情,在有關部門授意下紛紛轉載,並添油加醋、張冠李戴地胡編亂造,有的報社甚至把眾多法輪功學員善意的來信付之一炬,然後我行我素,直到許多學員不得不自發地去到報社集體陳情為止;同時,許多學員也紛紛向中央領導寫信反映情況。

值得指出的是:許多報社的領導在真正聽取了大法弟子真誠而坦然的陳情後,了解了真相,做出了客觀、公正的改正,有的還登報致歉,又一次客觀地對大法的弘揚起到意想不到的推動作用。

97年底,李洪志老師針對大法在國內迅速發展的狀況,並本著對社會負責的、減少公安部門擔心的態度,建議大法研究會向各地輔導站發出幾條通知,其中主要兩條大意:(1)以公園點、煉功點為基礎自發組織輔導站,不設總站、分站等有等級概念的輔導站;(2)條條路都要走正。輔導站絕對不能自己搞資料,更不能存一分錢財物;大法書籍發行一律走正規的社會發行渠道,由常人有關部門、公司去做。如暫時供應不上,由老學員抄書送給新學員,也不能走偏。

儘管李洪志老師對大法弟子作了近於嚴厲的規定,各地輔導站忍辱負重無怨無恨地面對來自社會各方面的壓力,化解了他們的誤解,然而羅幹、何祚庥之流並不因此而善罷甘休,緊鑼密鼓地上演上幕醜劇,請繼續觀看--

三、98年

(1)年初,「北京電視台」事件,眾所周知是何祚庥、羅幹連襟一手炮製的;

(2)隨後,何祚庥受到北京公安有關部門警告:要他不要蓄意挑起事端,製造顛倒事件。然而有羅幹作後台,何氏變本加厲,以到各地作「反偽科學」報告為由,全國到處亂竄,並在報告中大篇幅地攻擊大法、攻擊北京弟子去電視台陳情是「暴行」「圍攻」等。

(3)緊接著,在羅幹授意下,公安部門十局下達了對法輪功戴帽調查的文件,這個下令調查的文件中首先已給大法定性,扣了一大堆罪名,並張冠李戴,造謠污衊,誤導了基層的公安,致使遼寧等地出現拘押、懲罰大法弟子的嚴重違法行為。

鑑於這一嚴重局勢,北京黨政軍系統知識界的多各大法弟子向中央領導人聯名寫信,法律權威專家還作了該戴帽調查是「非法」的法律分析,遏制了事態的擴大。但是,朱鎔基總理正面的批示落入羅幹手中,被其截住而不傳達,而且更大的陰謀已經開始……

四、98年下半年:

新聞出版界「換方式造輿論」,在中央有關部門慫恿下,內蒙在新聞出版局屬下一家雜誌社巧妙地利用改名前最後一期雜誌,刊登惡毒攻擊大法及其創始人的文章,並迅速向全國發行。當學員去電話詢問時,則以「該雜誌已被撤消」為由搪塞;當這一陰謀被揭穿而不得不發文「收回」時,有的當事人意兇蠻地說:「上面(指新聞出版署和中宣部)叫我們不要道歉,說你們是沒有註冊的」等等。

以「西藏人民出版社」名義出版、四川成都某印刷廠印刷的一本「中國邪教」的書中,把法輪功列入其中,並向全國發行。當地學員詢問此事時,兩邊新聞出版局都不承認,說是被人「冒名盜印」的。但也有知情者告訴大法弟子說「冒名」印書者很有來頭,叫不要去追問。

緊接著,公安部內部下文,「內定」法輪功為「邪教」,各地大法負責人的電話、行蹤就開始被監視監聽。

年底,由新華社甘肅分社在「新華社內參」上發表一篇「警惕法輪功在甘肅的非法活動」的報導,把該省農村一些巫婆神漢的事硬扯到法輪功頭上。各省新華社分社紛紛轉載,有的添油加醋,有的加上本省的「情況」,基本都是道聽途說,張冠李戴。由於「內參」是給各省廳以上幹部閱讀的材料,所以在各省廳以上幹部中造成極壞影響,許多省市的大型修煉心得交流會和集體煉功紛紛受到干擾、阻礙,甚至在一些大法輔導站正式註冊、掛靠的省市如上海、廣東、廣西、湖北、長春等省市,許多正當的活動也不得不取消或改換方式,給學員正常修煉造成很多困難。

時間進入1999年,羅幹連襟的密謀開始步步展現。當時就有多種說法,傳在不同月份將「取締」法輪功,有的說在取締中功之後,有的說在澳門回歸之後,也有的說在國慶大閱兵之後……但是,何祚庥迫不及待地於四月份挑出來,製造了「天津事件」,隨即在羅幹精心安排下,終於導演了「中南海萬人上訪事件」,並利用江澤民的狹隘和專橫,達到了「7.20」全面鎮壓法輪功的目的。

從以上事例可以看出「4.25中南海事件」及其導火線「天津事件」,都是羅幹之流要想非法鎮壓法輪功所構陷一系列陰謀的總暴露。所以說,即便沒有「4.25」,這樣的事件遲早會發生;羅幹之流蓄意謀害法輪大法及其創始人的惡毒用心,不會因為大法弟子的忍辱負重、真誠善良而改變,這是羅幹及中共內少數壞人的本性所決定的。

當然,至於鎮壓能否得逞,從7.20一年以後大法在全球的發展就可以看出:「邪惡暴」永遠都不可能戰勝「真善忍」這一宇宙大法和貫穿萬事萬物的根本特性。羅幹之流蓄意已久的鎮壓,已給中華民族帶來深重的災難,犯下滔天罪行,等待他們的將是上蒼的懲罰和歷史公正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