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慈悲的樂聲回來


【明慧網2000年9月15日】 我剛剛從慈悲的樂聲回來。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與高興。一種平靜的喜悅慢慢在身體的不同層次飛翔,然後流淚。不是常人的喜怒哀樂,是一種覺醒,一種慈悲,是常人不會有的感覺。隨著《濟世》開始的輕輕的木魚聲進入一種修煉的慈悲境界。是大法的悲壯,突然明白了生生世世是為甚麼。然而這僅僅是序曲!隨後曲聲悄悄莊嚴,緩緩慈悲。平靜了我尚存的七情六慾,曲聲反覆著慈悲,反覆著又反覆著,而我的業力太重,悟性太差只是獨自感受著師父的慈悲。而這樣的感受像海浪般向我而來,我以為會被淹沒。沒想到這樣的力量擁抱著我,賜與我新生的一切。我像是在媽媽腹中的胎兒,享受著師父給我的一切。

我哭了!不同空間的我一起流淚;我笑了!不同的我知道一切;而人欲仍在的我跚跚來遲。若不是《濟世》《普度》不斷的曲聲,我早失去機會,永遠深深的痛悔。我不能永遠呆在娘胎裏。正如我不能一直停留在人的這一面,只是享受師父給我的一切。我要圓滿,正如嬰兒要出生。

曲聲仍然慈悲地充滿這空間,我知道億萬大法修煉者或早或遲都聽得見這弦外之音。同化於法!將大法的力量展現在人間。建立自己未來的威德,讓未來的神永遠記得這偉大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