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法會歸來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9月12日】 作為大法弟子,這是我第三次來紐約參加法會。與以往相比,這次紐約法會相關活動規模大、時間長、收穫多、洪法效果好、意義深遠。我主要有以下幾點體會:

一、9月4日的心得交流會在內容和形式上都有突破

在內容上,以前的心得交流會,總的感覺,那時候弟子們的發言主要集中在個人修煉體會上,我每次都聽得津津有味,大有收穫、滿載而歸(今年7月份的華盛頓DC法會有所變化,開始向「講清真象」方面側重)。隨著天象的變化以及正法進程的迅速推進,這一次紐約法會幾乎所有的學員發言都是在談如何洪法和向世人講清真象。我個人認為這是「堅修大法緊隨師」、順應天象變化的具體表現,這是心得交流會的一個重大轉折點和里程碑,也是弟子們更進一步地修掉「唯私唯我」,從「個人修煉」中跳出來,認識到大法的需要高於一切,更深、更廣地向世人講清真象,進一步邁向「無私無我」境界的表現;另外在形式上,這次紐約法會,第一次出現了有關國家或地區的佛學會(或輔導站)洪法經驗的總結報告,特別是加拿大和紐約地區的報告,大家普遍感到很全面、有深度。

二、各國弟子雲集、西方學員表現突出

這次法會,來自北美、南美、歐洲、亞洲、澳洲等18個國家和地區、近2000名弟子雲集紐約,聲勢浩大。其中歐洲各國,如英國、法國、德國、瑞士、瑞典、挪威等國來了不少白人弟子,他們和美國、加拿大的其他西方學員一起,在整個法會期間,發揮了特殊的、重要的作用。例如,在9月6日的學員大遊行中,這些西方弟子走在隊伍的最前面,他們有的手捧悼念死難學員的花圈,有的身穿潔白的衣裙,拿著50位被中國政府迫害致死的大陸學員的照片和名字,在遊行隊伍中格外引人注目,有一家著名的中文報紙就寫道:「。。。在隊伍裏出現了罕見的洋人弟子,他們走在最前面。。。」當學員們在聯合國和平呼籲並煉功時,這些西方學員跑前跑後,幫助維持秩序、打橫幅、與警察聯繫溝通等等,不遺餘力。

三、紐約警察給予我們很大支持

與中國大陸那些為虎作倀、助紂為虐、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謂「人民警察」相比,紐約的警察讓我們體會到甚麼是「天壤之別」。在整個法會期間,他們給予我們許多直接、間接、有聲、無聲的支持和幫助。下面試舉幾例:

1、警察仗義、為學員解困

這一次活動,正值中國國家主席來紐約參加千僖年世界首腦高峰會,中國代表團住在著名的紐約華爾道夫大酒店,戒備森嚴,外人無法靠近。有一位弟子,穿上西服,堂堂正正地進了酒店,給碰到的每一個人發一份說明真象的報紙,快要發完的時候,被中國代表團隨行的警衛發現,他們兇狠地抓住這位弟子,大聲呵斥並拼命往樓上拖,正在這緊急關頭,兩名值勤的美國警察走了過來,拍了拍中國警衛的肩膀,要他們放手,並示意這位弟子趕快離開。由於這是在美國領土,中國警衛只好無可奈何地悻悻作罷。

2、「你們非常自律。」

在9月5日的晚上,數百名弟子在華爾道夫大酒店旁邊和平請願,在我們的右側,是高喊口號的藏獨人士。由於看到我們學員非常安靜地舉著橫幅或者祥和地煉功,警察們在警力的分配上明顯區別對待,在我們這邊值勤的只有少數幾個警察。有的還和我們弟子聊天。一位女警察對大法很感興趣,向學員要了英文的「轉法輪」和「法輪功」各一本,並馬上放進警服裏;她的上司也過來看了看書,並感歎地對學員說:「如果人人都像你們那樣,我們警察就好做了。」又說,「你們非常自律」。後來,旁邊的藏獨人士一度情緒非常激動、警方擔心場面失控,於是調來一隊手持盾牌、荷槍實彈的防暴警察,而在我們這一邊值勤的警察立刻告訴學員:「這與你們無關」。

3、警察義務為我們「警戒」

9月7、8日兩天,我們很多弟子都集中在聯合國附近煉功洪法。有不少不明身份的人企圖混入我們的隊伍,有的假稱是大法弟子。學員們很快發現了這種情況,立刻和旁邊的警察通報了情況。警察們非常友好地幫助我們,馬上用柵欄封上路口,只留一條通道,並親自「警戒」,只允許身穿黃色T恤衫的大法弟子出入。在20分鐘之內,警察攔住了三批試圖闖入的人士。

4、警察向學員豎大拇指

我們的車在7、8兩天,經常在中國代表團住的華爾道夫大酒店前面來回轉悠,目的是讓中國代表團和中國國家主席知道大法弟子無處不在。酒店周圍、各路口有很多警察,他們由於公務在身,不能接我們的傳單,也不能明確地表示甚麼,但當我們的車經過的時候,我們看到有的警察向我們眨眨眼睛,有的向我們點頭微笑,有的向我們豎起了大拇指。。。

四、車隊遊行的洪法方式別具一格

這次活動,學員們的車隊遊行洪法方式非常具有創意,成為紐約大街小巷亮麗的風景線。大約有十六、七輛各種款式的車輛參加了車隊遊行。在每輛車的兩側都貼上了中英文的「法輪大法好」,並且插上寫有「真善忍」或「法輪大法」的黃色小三角旗,所到之處,吸引了無數行人的目光。參加遊行的車上,一般至少乘坐2名以上的弟子,一人開車,其餘的發傳單,很多人有興趣地索要資料。甚至還出現這樣的場面:我們的車在等紅燈的時候,旁邊的一輛車坐著一位白人青年,他看見了我們弟子伸在車窗外的傳單,於是就伸手來取,可惜兩車距離較遠、搆不著,這時,綠燈亮了,車輛都開始啟動,這位青年一打方向盤,奮力將車靠近學員的車,終於拿到了傳單。。。又有一次,我們的車在等紅燈的時候,突然有人敲車的後窗玻璃,大家回頭一看,原來是一位華人正急切地示意我們給他大法資料,拿到傳單之後,他快步回到自己車上,這時,前面紅燈剛剛轉綠。。。還有一次,我們的車在等紅燈的時候,旁邊一輛出租車司機向我們要了一份傳單,綠燈亮了,車輛啟動,這時,我們的車突然被後面的車「嘀」了一下,大家回頭一看,原來後面這輛車的司機也示意我們給他一份傳單。。。

五、紐約人民廣泛注意、眾多媒體頻頻關注

這次活動,引起了各大媒體的廣泛關注。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世界日報、星島日報、明報等等,都用大量篇幅、文字和圖片對學員的和平請願進行了報導。一些電視台也進行了跟蹤採訪、拍攝和播放。在有上千萬人口、號稱「世界第一大都會」的紐約引起了巨大反響。很多紐約市民向我們詢問:「法輪功是怎麼回事?」這裏有一個有趣的小插曲:由於我們有的橫幅寫著「Free Falun Gong in China」,有的美國人以為「Falun Gong」是一個人的名字,就問學員:「法輪功是誰?」當學員解釋之後,問者恍然大悟。在大遊行的當天,還有一些美國人問:「這些衣著美麗的人們來自哪裏?」當聽到中國政府對這樣善良的人們殘酷鎮壓時,人們連連搖頭說:「真不可理喻!」還有一件讓我們印象深刻的事情:9月7日,我們正在參加車隊遊行,經過一條小路,在等紅燈的時候,一位衣衫襤褸、以拾垃圾為生的黑人老人向我們走來,從懷裏掏出一面黃色的小旗子,上面寫著「法輪大法」。這位老人告訴我們,這是他在路上撿到的,他讀過報紙,知道我們的事情,就一直把這面小旗子收藏著,準備碰到我們時還給我們。。。大家感動得一時說不出話來。。。

六、提高警惕,防範壞人和特務的破壞

由於這次活動人數很多,有些另有企圖的人和特務企圖渾水摸魚、暗中破壞。9月5日上午,我們在炮台公園集體煉功的時候,有學員發現,幾個也穿著我們黃色T恤衫的人,站在隊伍中間,但是不跟著大家隨著音樂煉功,而是有的人比劃著動作,另外的人給其不斷照像,還聽到他們的議論:有了這些照片,申請政治避難、拿綠卡肯定沒問題啦!另外,在9月7、8兩日,大部份學員在聯合國洪法煉功時,有的學員發現,有少數行跡可疑的人在柵欄外面,對學員近距離一個一個地照像;甚至有的人直接試圖闖進我們的煉功場地,結果被警察果斷阻止。。。事實上,壞人和特務的破壞,早已有之。最近的事例發生在華盛頓DC:有的學員被跟蹤和盯梢;有的汽車玻璃被砸碎,車裏的物品被翻亂,車門、油箱蓋被撬開;有的學員汽車車輪被損壞;有的電話被竊聽、房門鎖有被撬痕跡,等等。。。對於這些干擾和破壞,「有師在,有法在」,我們無所畏懼,但同時我們也要運用理智和智慧,避免不必要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