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大法是我生命的全部

【明慧網2000年8月4日】 我是韓國法輪功學員權洪大,99年11月在日本法會上進行過交流,深知我們韓國尤其是我本人與各國學員的差距太大。這次赴美參加華盛頓DC法會本未曾打算發言,但鑑於國內學員希望我借此機會向法會各位同修彙報我個人修煉的同時彙報大法在韓國傳播的情況。特向各國學員彙報。望各位指點為盼。

一、我一生等的就是這個大法

我出生在X城的天主教家庭,苦苦尋覓真理前半生。各種宗教,包括氣功在內的,是凡知名的都去碰一碰,但都不是我所追求的真理。

1997年4月,一位來韓的外國留學生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他還沒說完我已從內心發出了驚嘆「這就是我正找的真理!」,便在餐館裏當即向他跪下,道一聲「師父!」。那個留學生說,自己是學員,師父只有李洪志師父一位。並說一個月後他再來時,將帶來《轉法輪》

一個多月後見到他時,我的希望頓時成了泡影,因為他給我的那本書封面上印有卍字符。我說:「哎呀,是佛教的東西啊!」便拒之門外。他勸我修不修先讀一讀吧。那天我的情緒一落千丈,原想這次可真得到了我所追求的真理,沒曾想是佛教。當時我對卍字符連看都不願看的。失望之餘,借酒消愁,醉成爛泥。

第二天到辦公室一眼見到辦公桌上放著的那本書。我無意之中伸手打開,「論語」映入我的眼簾。我讀完「論語」第一段後,猶如醉夢方醒,情不自禁地嘆到「這是真法啊!」當下我一口氣讀完《轉法輪》的第一講。師父的話句句滋潤著我的心田,我知道這是一部宇宙大法。讀完一遍《轉法輪》,我才明白了人生的目的,我的人生觀、世界觀有了根本的轉變。我望著師父的照片,心裏呼喚道:「師父!師父!感謝您……」

其後一個月的一個夜晚,我在夜空中見到了五光十色、絢麗多彩而不停旋轉著的大法輪。當時不知是法輪,後來才知道的。自那以後,我對法的認識一步步提高,悟到從今以後我生命的全部意義在於修煉大法!我發誓修煉路上勇猛精進,功成圓滿!

二、不去執著心,便不是大法修煉

我以前迷於煙酒、享樂中,修煉使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我的改變在親朋好友中傳為佳話,為此甚至有朋友來到我廠證實真假。誰也沒曾想,這正成了他與大法結緣的機會。

剛得法時我的心情十分激動,發自內心要為大法弘傳不遺餘力,便購買100多套大法專著與其它資料免費送給別人,將我的辦公室的一部份改為大法弟子們學法煉功的場所。但是正如師父所指的那樣,修煉是嚴肅的,決不可因為為大法做了點甚麼事情就可以修成的,況且我做的還遠遠不夠。而且重要的仍是心性的修煉。

我是小企業老闆,修煉前視有利必爭為天經地義。修煉後每每遇到這樣的問題時,牢記師父教導不忘自己是一個煉功人,明明看著人家拿走我的利益也未與對方爭鬥。這樣我經歷了自己的利益明明白白的受到損失而不動心。我在工廠的經營管理上,努力體現大法弟子的心性。例如,以徹底的遵法精神主動向國家繳納所有稅金,今年3月全國納稅者日裏,被政府當選為全國模範納稅者,國家稅務廳長親自發了獎狀。我認為這都是自己大法修煉修來的。

但由於心性修煉不夠紮實,突然遇到磨難不知所措,經過一段摔摔打打才悟過來。舉個例子,有一段時間妻子向我發難,最使我難忍的是當著我的職員的面奚落我。我一直說一不二生活了幾十年,她竟敢在我的職員面前讓我丟臉,這還了得!當時怒冠沖天,可想到師父的教導不敢發火,而強壓著心中怒火,心裏真不是個滋味兒。這也是我有生以來在人家面前如此丟醜。職員們一個個嚇得臉色緊張,當他們看到我並沒有發作就說:如果老闆要是不煉法輪功,今天的事可鬧大了。表面上看我是忍了,但那不是真正的忍。師父在經文「何為忍」中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實質上我沒做到真正的忍。

由於這一關沒過好,下一關接踵而至。我在公司利益分配問題上,站在煉功人的角度,讓利於大家。對此妻子堅決反對。她不理解為甚麼非要實行沒有明文規定的讓利。我覺得我應該這樣做。從那天晚上起妻子離家出走,揚言要離婚。這簡直是晴天霹靂。自從我修煉以來,我一直向妻子讓步而妻子卻步步逼進,她沒有理解我為甚麼要這樣。原是賢妻良母的妻子前些日子讓我在大庭廣眾下丟臉,如今鬧到離婚!我越想越來氣,但我想到了師父的教導,冷靜地向內找,反省了自己,覺得上次沒過好關的原因是沒做到真正的忍。這樣經過一番思想鬥爭我放棄了好好教訓妻子一頓的想法。

過了幾天妻子膽怯地進了家門。深知我的脾氣的妻子想:老闆再怎麼煉法輪功這次可能都不會饒過我了。她未曾想我心平氣和地與她談心,還主動檢討自己處事方法上有問題,妻子大為感動。自那以後妻子的心性開始轉變。我守住心性的結果,難成了福,成了我妻子得法修煉的轉機。

三、對大法不堅定,便不是大法弟子

法輪大法傳至韓國已5年。但由於深受來自內外的干擾與破壞,韓國的大法弘傳進展遲緩;由於根本的執著心沒去,韓國法輪大法學會籌備會剛一成立便遭到了來自內部的干擾。

去年籌備會處於癱瘓狀態,這對於我是個一大關。本來我是經過了很長的認識過程才站出來做大法工作的。我原想,有師父的書,個自學法、煉功就可以了,何必站出來做這做那呢?因此,我拒絕了一些學員讓我做大法工作的提議,有個學員指出,我之所以拒絕是因為把「我」字放進去了的緣故。我認真想了想,此話沒錯。當我放下那個「我」字時,我感到心裏輕鬆多了,也就沒有顧慮了。因而我決心為大法在韓國弘傳不遺餘力。但工作剛剛開始便受到了各種阻礙。

我們韓國自98年新加坡法會以來,對法的認識上相互間差距很大,而因執著心沒去的原因,學員之間出現了許多分歧。有一個時期我一直只埋怨對方,但師父告誡我們的「心一定要正」,當人與人之間發生心性摩擦時,向內找的教導給我敲下了警鐘。我認識到去年9月成立籌備會,時間倉促,準備工作不夠仔細是個過失。這樣,後來包括大鬧一場的人在內,都能夠聯繫全國學員一塊討論如何弘法。

幾年來韓國學員團結不夠,這對於大法在韓國的弘傳起到了阻礙作用。前幾年分歧,如今又遇到籌備會受阻,為何非得由我出來做工作不可,自個兒學法、煉功倒會清靜得多。但我想到這種想法不對,尤其韓國處於這種狀態,得由誰站出來團結全國學員一道弘法。我想,這也是對法如何認識,對法堅不堅定的一種考驗,也是把大法看重,還是把個人的得失看重的問題。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法上走得正,能不能用心學法,能不能重心性修煉的問題。大法工作中如有錯誤及時糾正,但不可在磨難當中向後退卻。尤其韓國處在這種艱難的環境當中,遇到磨難就逃脫,這是放棄師父給我們的心性修煉的機會,不是大法弟子應有的行為。大法工作有甚麼官當?如果說有,就是為有緣人、為廣大學員服務的服務員。

我們韓國學員無論在學法上,對弘法的認識上,心性修煉上,與各國同修相比差距太大。就單單講搞煉功點的問題上,韓國學員認識提高長達3年之久,對弘法的認識到今年才有一個整體的提高,真是慚愧之極!但今年開始韓國的法輪大法弘傳有了新的氣象。為了排除干擾,利於弘法,北部地區漢城於今年5月18日成立了首都總站籌備會,與南部地區大邱總站籌備會加強聯繫,基本上擺脫了內部份歧造成的不利局面。

我們將藉此美國華盛頓法會機會,向韓國國民弘揚法輪大法。現在大法在人間遭到破壞,成千上萬的中國大法弟子身處逆境。我代表韓國全體法輪大法弟子,強烈譴責中國當局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強烈要求立即釋放所有被捕的大法弟子,並向磨難中挺身而出護法的中國弟子們致敬!

韓國學員 權洪大2000年7月21日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