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8月31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0年8月31日】【大陸】近幾個月來,某省弟子總共印製了20萬份說明大法真象的資料,在鄰近省市廣為流傳。

【大陸】以各種形式讓民眾了解法輪功真象

近日來,大法弟子紛紛行動,用發信件、投郵箱、上街發文、隨緣講解等各種方式洪法護法。在社會各階層產生了相應的效果。據從南到北多個省市傳來的消息:老百姓們初步了解了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真象,已引起眾多議論,很多部門都是第一次看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效果很好。

同時,真相的曝光和傳播引起了有關部門、公安、居委會的注意和恐慌。我們覺得除了每個學員盡心盡力隨緣去做、為正法貢獻自己的力量之外,學員之間的聯繫與溝通也非常必要。上述省市,學員普遍心性平穩,認識較高,幾乎每個學員都行動起來了。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弟子們也越來越成熟。大道無形,真相遍地開花。我們一定會更加圓融而智慧;以慈悲祥和的心助法護法,實現自己莊嚴的誓約。「希望大家做得更好」。


【大陸】自近來公安內部發表甚麼指示後,形勢緊張了起來。有些地方制定的是欲擒故縱的陰謀,他們採取不警告不審問的方法,加強跟蹤,想要查出資料的來源,因為現在學員的洪法方式主要是散發大法真相的資料。學員們上街卻發現有很多人來回的在身邊出沒,有警服,也有便衣,但對學員不抓也不問。

請廣大學員一定要機智靈活,不讓破壞我們的人輕易得逞。



【大陸】2000年7月19日天安門見聞

當我前幾天剛剛看到明慧網上發表的美聯社7月19日在北京天安門拍下的兩張大法弟子打橫幅的照片時,瞬間就把我又帶到了那次護法壯舉的激動人心的場面……2000年7月19日早上9點,我與家人一同去了天安門廣場,我覺得為了還大法的清白,我們作為大法弟子就必須向政府為大法說一句真話,讓世人知道法輪大法好,甚麼是真善忍。

當我們在天安門的廣場用雙手高高的舉起大法橫幅時(上圖),我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像斷了線的珠子,聲音嘶啞了,想到一年過去了,自己這麼晚才站出來為大法說一句真話的時候,內心深感愧疚和自責,但當我聽到同修們高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時,我的內心又是那樣的安詳和純淨。而後,大量的警察,便衣衝上來對大法弟子們大打出手,可是此時廣場上的大法弟子越聚越多,大家的雙手都使勁抓著橫幅不讓警察搶走,橫幅在大法弟子的手中、在空中盪來盪去的。那個場面顯得非常壯觀,聲勢浩大,猶如排山倒海之勢在蕩盡著世人潑在大法和師父身上的淤泥濁水。

當一個便衣警察抓到我時,把我的手扭背過去,就在那一剎那,瞬間有股強大的力量使我掙脫了。這時我看到另一個便衣正在打一位大法弟子,我過去說:小伙子,你不能打他們,他們沒有罪!那個便衣聽我一說,就直奔我跑來了,把我的手又扭背過去了,我一使勁,又一次的掙脫了。這個便衣就拳打腳踢,最後把我踹上了警車。到了車上時,警察正在打那位弟子。警察把這位弟子打得他滿臉是血,像一個血人一樣,又把他的上衣扒光了,可是那位弟子堅強不屈,讓看到他的人都很深深地感覺到他是那樣的偉大!真正的做到了師父教導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一切都充份體現了法輪大法修煉者大善大忍的胸懷。我看到這一情景,就站了起來,嚴肅的對警察講:你們不能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沒有罪!

我剛說完就從後邊過來一個警察,拿他的對講機對準我的頭部狠狠的砸了兩下子,但是我沒感覺疼,可是馬上我的頭部就血流不止,瞬間我就也像是血人一樣。這樣持續了大約十多分鐘,才把我們大法弟子打、踢、踹、抬上了警車,送到了北京前門派出所的樓洞裏,此時樓洞裏已經站滿了大法弟子(大約200人左右),我們就共同背誦師父的《論語》和《洪吟》

快到中午的時候,大門打開了,不知道他們要把我們送到哪裏去(據說北京監獄已經裝不下了),這時我們要求無條件釋放,不配合警察,這些警察就開始大打出手了,連打帶踹的把我們拽上了分流的大客車上,汽車大約行駛了兩個小時,我們來到了北京延慶縣的拘留所,下車後警察們的大罵聲和歇斯底里的叫喊聲交織在一起。有的大法弟子由於動作慢了一些,立刻招來警察們的一頓毒打。

緊接著,提審開始了。被警察審完的弟子回來說:又挨打了!而且這些敗類警察對歲數很大的弟子(老太太)竟動用了電棍!但是弟子們沒有絲毫的害怕,我反而從她們身上卻看到了她們對大法更加堅定的修煉到底的決心和信心。

在拘留所裏我們的監號共有14個大法弟子,我們開始絕食。絕食三天後,又把我們分流到了北京安國看守所,在這裏我們和在押的犯人關押在一起。我們就跟她們犯人弘法,使這些犯人們對大法有了正確的認識,同時我們教給她們靜功動作和打手印,這是我們非常欣慰的一件事情。在我們監號裏有5名大法弟子,雖然自己對大法很堅定,可是也時常的有不好的思想冒出來,這時同修們之間就互相的指點出來,自己也用法來抑制不好的思想,儘快提高。在安國看守所,我們繼續絕食,一共絕食九天時間。在第十天把我們釋放了。

後來和同修們一起交流時,得知當時同時分流到河北的大法弟子們遭到警察的毒打後,又把這些弟子吊在了大樹上達一天一宿,弟子們的身體被蚊子咬得體無完膚,全身沒有一塊好地方!警察把電刑和各種刑具都用在了弟子的身上,但是大法弟子們不畏酷刑,用自己的生命在維護著大法和師父的清白!可歌可泣的捨身護法事蹟,令天地為之震撼!



【大陸】修者入冤獄 家屬要上訪

某市前一段時間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近百人被當局判以1-3年勞教。這些人來自社會各階層:工農兵學商政、年齡從20多歲到70多歲。現聞當地政府不久要再判一批。這真是「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為私慾造業不斷」。

不想,就在政府鎮壓民眾,不准上京上訪護法的同時,這些人的家屬商議著去市政府或北京上訪--為修大法的親人申訴、鳴冤!維護家庭幸福、公民合法權益和司法公正……法輪功對任何一個國家,民族有百利而無一害。錯誤打壓一年多來,多少家庭離散、民眾哀怨,仿佛又回到了「文革浩劫」。真是逞一己之私敢傷天害理。圖一時之快報天災於前!令有識之士不禁驚問:中國領導人,您們到底是「為人民服務」還是「與人民為敵」!


【河南】河南周口市10位大法弟子在5月11日被抓,關在周口市拘留所,他們絕食絕水12天,最後被釋放。

周口市大法弟子王遲(音)多次上訪被判勞教1年。

周口地區淮陽一對夫婦因堅修大法被抓,6個警察在女弟子面前用皮鞭毒打男弟子6個多小時,並以此威脅女弟子也放棄修煉,結果沒有得逞。之後,男弟子被判勞教1年,正當此時,男弟子的父親由於兒子被抓憂傷過度離開了人世,警察問男弟子:你是回去看看,還是去勞教?男弟子回答:既然家已破,回去也無用,我去勞教。夫婦倆臨別時,女弟子對丈夫說:咱們回家的路上再見吧。



【黑龍江】哈爾濱第二看守所關押大法弟子情況

黃美麗,女31歲,哈爾濱市軸承廠檢查員,哈爾濱博物館展出攻擊大法的圖片期間,在留言本上留言讚揚法輪大法好,並表示要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而被抓。目前,她已經接到勞動教養決定書。

李佩菊,女37歲,家住哈市紅旗小區4棟2單元5樓。因為堅持修煉大法已被單位開除。7月16日在去北京的火車上被抓。被抓的理由是懷疑她是大法弟子,要去北京上訪。一同被抓的還有三個功友(范春燕,尹花蘭等)她們因為不報姓名被關在黑龍江省公安廳。在公安廳,警察用各種殘忍的手段折磨她們(打耳光,各種難以忍受的體罰姿勢,用棍子打等),最後把她們關押在哈爾濱第二看守所。李佩菊的姐姐李佩雲也因為向黨中央反映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去北京上訪而被關在看守所。她的弟弟今年3月向政府反映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依法去北京上訪後,卻被哈爾濱市道裏區公安分局和單位強行送到綏化市團結農場勞教。

韓月鴻,女36歲,哈爾濱市平房區東北輕合金加工廠檢修大隊職工。因為和功友在2000年7月19日在天安門廣場展出法輪大法橫幅向世人證實大法好而被抓。因為不報姓名和地址,在北京永定派出所被銬在外邊兩天兩宿。兩天後被關在石家莊看守所,當地的警察在提審過程中,用殘酷刑罰對待她,把她的手背銬在大樹上,在烈日下暴曬;把手繞過肩頭吊銬;把她兩腿掰向兩側方向及後側;揪頭髮; 用棍子打;用電棍電;於7月29日被押回哈爾濱被關在第二看守所。

張冬梅 女31歲,於7月22日在天安門廣場被抓後,被帶到北京石景山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被警察強行搜身,照相。當她對警察說:你們這麼做是侵犯公民的肖像權,而且警察法規定警察不許打人。他們還是不聽。後被關進監獄。因為煉功和不願同犯人一樣坐板,又被管教和犯人一頓打,之後為了爭取自己合法的權利和自由開始絕食絕水,在北京期間,連續多次被提審,因不願說地址和姓名,又被多次毆打。

郭紅宇,女34歲,原黑龍江省化工建設總公司工程師。因為多次為法輪大法進京上訪而被單位除名。她的母親吳玉蘭被公安局以組織大法弟子集體煉功的罪名強行拘留,並被抄家,在給她強行灌食後,吳玉蘭出現大小便失禁,後被送進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醫院治療,身體略好轉後又被送回第二看守所關押。郭紅宇因為去南崗公安分局要求公安歸還抄家時被抄走的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也被公安強行拘留。目前已被通知要送她去勞教。

另:哈爾濱大法學員X於7月9日為證實法輪大法好而進京上訪。在天安門被抓。後於7月11日被押回哈爾濱,在哈爾濱市道裏區公安分局看守所拘禁。他用絕食的方式要求政府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並堅持煉功。看守所對他「嚴管」,結果他遭到毒打和殘忍的折磨。當他的家人去接他出來時,他已經奄奄一息,身體被迫害得枯槁得已經脫像。當別人在問他的名字時,緊貼著這位弟子的嘴邊才能聽到他說:「大法……」兩字(我能感覺到他要回答的是:「大法弟子!」)。

當初他是走著被關進的看守所,可是當他18日出來時卻是已經被迫害得奄奄一息,被家人抬著回家的!短短的幾天時間,哈爾濱道裏區公安分局看守所竟把一個原本身強體壯的人折磨成這個樣子?!這哪裏是改造人的監獄?明明是人間地獄!

看守所對堅持煉功的大法弟子用繩子捆綁手腳。對用生命抗議政府無理暴行而絕食的大法弟子採取強制灌食,而且最令人痛恨的是,他們明知大法弟子都不喝酒,可是他們卻把給大法弟子灌食的加有高濃度鹹鹽的玉米麵粥中加上了酒精!而且強行灌食兩大碗(正常人也只能吃一碗)。被灌食完畢的大法弟子很快就出現開始心裏發燒、身體發熱、渾身難受、在地下滿地打滾,其情景慘不忍睹!需要五六個人用涼毛巾給其降溫,還要持續五六天!這樣的殘忍灌食每十天灌一次。……



【蘭州】偷拆信件,公安部門知法犯法,侵犯公民權利

前一段時間,甘肅公安部門伙同郵電部門偷拆、扣壓大法學員對外郵件,並對大法學員正常書信進行調查、審問、登記。今後我們不知道大法學員的正常通信郵件是否能得到保障。這種置國家憲法、法律於不顧的行為實在是令人不齒。


【河北】楊淑芹 女 河北省平泉縣生產資料公司職工,於1999年4月25日、7月21日,2000年4月25日、6月16日進京上訪,向政府講明法輪大法真相,現關押在河北省平泉縣看守所,膝下有17歲男孩、15歲女孩無人照顧(其丈夫已病故)。今年6月16日在天安門打出橫幅,被遣送回平泉縣,受盡了以縣公安局政保大隊長童立軍(音)為首的公安幹警的殘酷迫害。

王樹文,男,河北省平泉縣七家岱鄉,愛人劉玉蘭分別於2000年4月27日和5月10日被抓,家中僅留下十幾歲的孩子和六旬老人,無生活來源。2000年6月,童立軍、胡起文等人向老人索要錢財,條件是給錢放人。老人深知修煉無罪,決不能助長邪惡,斷然拒絕。王、劉夫婦被無限期關押至今。其弟王金泉2000年6月16日進京上訪被遣送回後,受到縣公安局政保大隊副大隊長劉彥軍等公安幹警的殘酷迫害,至今仍在非法關押。

河北省平泉縣沙坨子鄉玉皇廟大法弟子劉文基,2000年4月1日被抓,無任何理由無限期關押至今。

童立軍、胡起文等人懷疑一些人是組織者,將這些學員抓到公安局,並對這些人大打出手,強迫下跪、打嘴巴,進行長達數小時的身體摧殘,僅僅是因為懷疑。

打人元凶:
童立軍,30多歲,河北省平泉縣公安局政保大隊長,主要責任人(現已獲病入院)
劉彥軍,河北省平泉縣公安局政保大隊副大隊長(打手)
胡起文,河北省平泉縣公安局政保大隊指導員 (打手)
田保金,河北省平泉縣公安局幹警(打手)

自1999年4月25日至今,對善良法輪功上訪群眾採取了集中營式的殘酷迫害,抓、打、銬、罰跪、皮鞭、電棍,無所不用其極。


【哈爾濱】據消息人士講, 哈爾濱市的所有電話(包括公用電話)全都被公安監控(或用機器自動記錄通話內容)。敬請大法弟子們注意安全!


【蘭州】連日來蘭州狂風暴雨,並加有冰雹、市內部份地區積水達將近一米。有面的司機說:XXX太壞了,該管的不管,管一些煉功的老頭老太太,你看老天爺都不平了。真是讓人深思啊!2000年8月29日這一天整個蘭州市被一種刺激性很強的味道籠罩著。也不知這種味道是從哪兒來的。



【北京】北京天堂河勞改農場近況

據學員了解,天堂河勞改農場今年7月份關押著上千名大法弟子。勞改農場方面害怕事實真相曝光,因此對消息封鎖很嚴,關押中學員的境況不明。



【廣州】 廣州大法弟子王英,女,41歲,中國科學院廣東省分院地化所工程師,7月8日從家中被公安帶走,現已被送廣州槎頭勞教所勞教兩年。像這樣無緣無故被秘密從家中抓走並送勞教的在廣州還有徐菊華,葉慧珠,周敏同,也是在7~8月間在家被抓走後送勞教,他們都被勞教兩年。還有沒了解到的,不知有多少?

現在公安再不像去年和今年初那樣,懷疑誰要上訪就跟蹤,等他要上火車的時候抓人,現在懷疑誰就把他抓起來,而且直接送勞教,抓人不需要任何證據,只要你是煉法輪功的,不管任何時候(白天、晚上、深夜),任何場合(在家、在單位、去旅遊)都可以隨時抓走,勞教也不用任何證據,就像一名派出所所長說警告學員時說的:上面已經說了,要勞教法輪功的,只管報上來,報多少批多少。很多學員為免麻煩都離家出走。

群眾看到這樣大面積的把好人抓去勞教都十分震驚:現在比起文化大革命有過之而無不及,那時口頭上還講重證據,擺事實,現在連門面都不要了。



【大陸】旱情嚴重 大陸百餘城市鬧水荒 京津滬都缺水

大陸北方地區的春夏連旱已經給 城市供水帶來嚴重影響,出現供水緊張局面的城市不斷增加,目前已有100多個縣級以上城市被迫限時限 量供水。  

由於受旱時間長,旱情嚴重,而且降雨時間短,產生徑流總量少,水利工程蓄水嚴重不足狀況沒有大的改變。天津、山西、山東、遼寧、吉林、黑龍江、陝西等省及越來越多的城市因供水緊張被迫實行定時限量供水。  

90年代以來,大陸城市缺水範圍不斷擴大,程度不斷加劇。目前京津滬都是缺水城市,北京市人均水資源不足300立方米,上海市人均水資源不足200立方米,天津市更屬生態缺水城市,人均水資源僅153立方米,均屬於極度缺水。正常年份大陸城市缺水60億立方米。大陸670座建制城市中有400座不同程度缺水, 108座嚴重缺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