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8月3日綜合媒體消息

【明慧網2000年8月3日】 【重慶】四川《華西都市報》報導:邛崍出現「地湧金蓮」。

四川邛崍興福寺一株距地面50釐米的綠色植物,開出了一朵直徑約25釐米的金黃色大花,密集如球穗狀;花瓣呈幹膜質;花瓣形狀似荷花,每個花瓣上都清晰可見幾枚黃燦燦的花蕊。經四川省林科院的植物專家確認,該植物系「地湧金蓮」,花期一般為一年一開。當地72歲的老人楊賢斌稱,他一直生活在興福寺附近,從未見其開過花,

這是第一次。據說,當佛要現世時就會出現「地湧金蓮」的現象。



多維新聞:江西500多座中小水庫乾涸

【多維新聞社2日電】6月中旬以來的高溫少雨天氣導致江西全省出現嚴重的旱災。全省受旱農作物已有800多萬畝,有100多萬人和57萬多頭牲畜因旱災飲水發生困難,全省已投入344萬民眾緊急抗旱。據《人民日報》報導,據最新統計,全省現有500多座中小水庫因久旱無雨而乾涸,857萬多畝農作物受旱,其中有245萬畝農作物嚴重受旱,近80萬畝農作物絕收。全省有115萬民眾和57萬多牲畜因旱災而發生飲水困難。據介紹,全省絕大部份地區均遭受到此次旱魔的襲擊。瑞昌、都昌、九江、修水、萬年、南豐、興國、廣昌等20多個縣市的受旱面積達10萬畝以上。

多維新聞:安徽合肥用水告急

【多維新聞社2日電】目前合肥市大旱之下已有十多萬人飲用水發生困難。儘管已部份恢復巢湖供水,合肥大「水缸」董鋪水庫現有蓄水若不下雨也「至多只能頂一個星期」。買水,又面臨著上游淠河三庫無水可供的尷尬。據安徽日報8月2日報導,今年是淠史杭灌區自1958年建成以來旱情最嚴重的一年,由於持續乾旱,淠河三庫(佛子嶺水庫、響洪甸水庫、磨子潭水庫)在春季開灌時蓄水量只有9.64億方,只達到常年的68%。到目前,淠史杭灌區已無能力再向農業供水。農村許多溝塘堰已相繼乾涸,在肥西縣金橋鄉王祠村,最後一個小水庫見底了,正在捕魚的農民不知道等待他們的將是怎樣一個收成。據介紹,淠河三庫通過淠河幹渠今年已經先後兩次向董鋪水庫供水,不久前,董鋪水庫又一次提出買水,但從目前情況來看,即使供水,最終到達董鋪水庫的水量也最多只有供水時的一半,因為有一大部份都將在途中被消耗或截流。如果今年第三次供水最終成行,有關部門正在規劃,從肥西縣將軍嶺開個切口,對董鋪水庫進行專渠供水,此舉既可縮短水路,又可將供水與農業用水分開,提高最終到達董鋪水庫的供水「含量」。

多維新聞:遼寧旱情嚴重兩百多萬人飲水發生困難

【多維新聞社3日電】遼寧省政府八月二日下午通報,入夏以來遼寧遇到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嚴重的旱災,有兩百多萬人和九十多萬頭大牲畜飲水發生困難。據新華社報導,遼寧省副省長楊新華介紹,今年五月下旬以來,全省平均降水量比常年減少一半,持續高溫天氣也超過正常年景。目前受災最重的遼西地區大面積莊稼枯萎,有的地塊從開春以來就因乾旱沒有播種,絕收面積達千萬畝。連日來,遼寧省各界正奮起抗災自救。遼寧省已緊急下撥省長預備費等財政資金四千六百萬元給災區。遼寧還廣泛動員社會各界為災區捐款,組織省直機關對口幫扶。各級政府及水利、農業、氣象、民政等有關部門組織災區群眾積極開展生產自救,幫助農戶落實種子等生產資料,不失時機地毀種、搶種,搞好保護地蔬菜和霜期農業生產,大力發展養殖業和各種非農產業,最大限度降低旱災造成的損失。目前,全省已投入抗旱資金三億元,組織開動八萬多眼機電井和十四多萬輛運水車,臨時解決四十多萬人的缺水問題。


路透社:法輪功學員在警方關押期間死亡
2000年7月27日
北京(路透社)--一個香港的人權組織週四透露,一法輪功學員因警方強行灌食而死亡,警方企圖阻止她繼續絕食抗議。這名法輪功學員叫安秀坤(譯音),死於中國北方的湖北省衡水市。

該人權民運信息中心說,自從去年中國取締法輪功以來,已有25名法輪功學員在關押期間死亡。安女士,50歲,6月6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被捕。自去年7月政府取締法輪功以來,幾乎每天都有一些法輪功學員在那裏抗議。信息中心說,這位小學教師被帶到衡水的拘留所,在她雙腳被鐵鐐銬後,開始絕食。絕食6天後,她被警察強行灌食時,因窒息而亡。信息中心說,她的丈夫張啟增多次要求嚴懲兇手並賠償損失,卻因此被不經審判勞教3年。

衡水拘留所的警察表示對安女士死亡一事一無所知。安女士曾工作的學校的工作人員只說她最近去世但拒絕透露詳情。

抗議在繼續

上週六,成百的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抗議,紀念7月22日法輪功被取締一週年。這些抗議都被警方很快鎮壓下去。

法輪功結合了打坐和一種鬆散地建立在佛道學說基礎上的理論。1999年4月25日因萬人聚集北京首次震驚了信仰無神論的XX黨。法輪功稱其沒有任何政治企圖,目的只是為使官方正確認識法輪功,和得到公開煉功的自由。

美國的法輪功學員說自取締以來,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逮捕拘留,至少有5,000人未經審判被送勞教。中國政府說法輪功學員人數已從2百萬下降到4萬,而法輪功稱在中國和40個其他國家有幾千萬的人修煉法輪功。

中國承認了數起法輪功學員在被警方拘留期間死亡的事件,但稱這些死亡源於自殺或其他自然原因。


民主中國:數碼時代--智慧進化危機
作者:陳雲2000年8月

人類基因圖譜的草圖在六月底完成了,給我不少的感觸。地圖是觀測的結果,也是貪慾的開始。人繪製地圖之後,土地就因為過度開墾而變成貧瘠;取得了敵國的地圖,便可發兵消滅;取得了動植物的基因,大量自然物種將被基因改造的動植物取締;人發現了自己身體的地圖之後,是否某些人類滅絕的開始,而剩下一些「自以為是」的人? 

在香港的文化機構從事文化政策的研究工作,不覺三年了。也不知是否個人偏見,或者接觸範圍所限,總覺得現在的創意水平,比不上七、八十年代。以前攻讀文學史的時候,研究過一個現象:大量輔助工具書的出現,會導致創作的平庸化和文體的沒落。戰國至漢代流行「賦」體,人才輩出,當魏晉和隋唐時代出現大量協助寫賦的文獻典故彙編──《類書》之後,賦體便流於浮豔,將領導地位讓位於詩了。唐宋之後,輔助寫詩的《韻書》大量印行,於是唐宋之後,詩讓位於詞,以至於曲。 

有些論者指出,電腦網絡的「超文本」(hypertext),容許插入各種註腳和文句連結,可以創作出新的作品,並說如果普魯斯特再世,會很樂意用超文本來寫作《追憶逝水年華》。我覺得不會了。思考綿密、意蘊深厚的經典作品,如曹雪芹的《紅樓夢》、艾略特的《荒原》和喬哀斯的《尤利西斯》,都是在毛頭稿紙上反覆修訂出來的作品;有了電腦當然方便文稿修訂,問題只是,這些大文豪不會在電腦時代出現。電腦時代的人,失去了前人的文獻記憶力、對自然和人情的敏感度以及謀章煉句的判斷力。正如現在輝煌的教堂殿宇,無法保持宗教靈性的高揚,因為佛陀是在菩提樹下悟道,耶穌是在曠野得到神示,老子的《道德經》是在關閉的茅房裏寫的。古希臘是文化聖城,不是因為有甚麼大劇院,而是因為蘇格拉底可以隨便在街頭找人談論哲學。上帝不會降臨在裝上空調的教堂裏,舒適的家培養不出堅強的孩子。 

「道」與「器」 

用道家的話來說,電腦與宗教殿宇一樣,屬於「器」;智慧和悟性,屬於「道」。「器」易得,「道」難求。港府掌管文化的官僚,反證香港不是「文化沙漠」的時候,就列舉堂皇的文化中心、藝術館和博物館為例子,而這恰恰印證了香港政府就是一個文化沙漠。 

我還在大學教書的時候,已發覺很多學生使用電腦文書程序撰寫的書信和文章,雖然印刷亮麗,但內容刻板,空洞無物;其他學科論文的內容和思考水平,更不消提。這幾年來,政府向學校大派電腦,家長為小孩買電腦,卻忽視給予傳統的情性照顧,好像買了玩具塞給小孩、替小孩找了菲佣和補習老師,便可以安心當一個「缺席家長」一樣。在真實教學環境和傳統閱讀媒介長大的中年一代,電腦是我們傳統閱讀和書寫媒介的伸延,只是平白多了一件工具,於是我們這代人很少顧慮到電腦的數碼虛擬世界,對下一代人的認知和溝通能力,有何深遠影響。

電腦削弱駕馭能力 

對於新的一代,電腦其實縮小了傳統閱讀媒介的廣度,並且減低了閱讀的專注程度,記憶力、直覺力和判斷力,都會削弱。我在八零年初開始使用電腦的時候,還寄望電腦能幫助人解決很多雜事,之後人可以騰出更多時間,專注創作。後來發覺不是。真實的情況是,電腦會把人困鎖在雜事之中,因為複製雜事的成本大為降低之故。

即使當人從雜事釋放出來之後,也不見得他們會珍惜時間去發揮創作力,他們反而會去尋找其他雜事來打發時間,製造自己可以駕馭雜事的滿足感。以前沒有電腦系統輔助的時候,主事的人有無比的責任感和判斷感;電腦的模擬程式,取代了主事者控制全局的真實感覺,反而會削弱人的領導能力。香港的新機場啟用(一九九八年)和香港聯合交易所開幕(一九九九年)的電腦災難,就說明了這點。

「過度交流」,越來越蠢 

一般人的腦袋的速度是有限的,訊息的快速傳遞,不一定會令人的思想更快,反而令人疲勞,引誘人去抄襲和複製。本來有助於知識傳播的網絡,由於過度的互相模仿和借鑑,會產生「複雜的同質性」的奇妙現象──人人都有點不同,但內涵都是一樣,好像各地的麥當勞快餐店的外觀都不同,但都是麥當勞。 

過去的科學家和文人,都是在不同的文化氛圍下成長的,他們在二十世紀的世局突變下忽然提升了交流密度(例如戰後美國收容的各國流亡人才),互相刺激靈感,達成了劃時代的科學革命和文化思潮。將來的人聚在網絡上,交流數量無疑可觀,但交流的素質也是一樣的高嗎?很難說。 

資訊還不是知識。知識需要選擇、組織和驗證,要在資訊轟炸(information over-kill)的時代靈活掌握和調度資訊,著實困難。過早依賴電腦來篩選資訊,也很危險,很多「似非而是」的訊息會溜走了;而且過多依賴機器,無法鍛煉領導才能。至於智慧和直覺,更需要全局視野和多元觀感,終日面對紛至沓來的資訊和稍縱即逝的人際關係,能否讓人培養直覺和智慧,也真難說。

數碼世界:進化的終結 

數碼影像的最大缺點,是真實感覺的失去,並且自我欺騙已經掌握真實。在山溪裏摸著一塊濕石頭,抓到一尾野魚的豐富感覺,是數碼檔案無法模擬的。柏拉圖有一個「山洞比喻」,說洞裏的人如果只是靠洞壁的影像投射來認識外面的世界,影像便障隔了人們與真實世界的交流,人便活在幻覺裏。 

電腦影像加大了視覺的作用,而壓制了其他人類觀感,它會導致「多元觀感」的失去,妨礙人類以整全的認知能力,去探索真實世界。數碼世界所賦予的「虛幻的掌握感」,實際會導致智力進化的終結。我念大學的時候,撰寫《術數批判》一書(絕版,可在公立圖書館查閱),探索過漢唐時代中國的「術數世界」,如何導致中國人思維和社會制度的僵固。在西漢,政府曾經以陰陽五行和《易經》的像數來化約天象曆法、神仙譜系、家庭成員、人體經脈和內臟、植物的藥性、官制和兵陣、山川地理、城市和居室布局等等,整個世界都「數碼化」為陰陽五行的記號。然而,這是一個虛幻的掌握感而已。真實世界不是術數可以描述的,即使現在的數碼資料,也不是真實世界。然而,當我們越來越受到電腦虛擬的環境所包圍,甚至連日常生物都是基因改造的之後,我們會越來越接受數碼世界為真實,而這就是人類智慧進化停止的時候。 

自然是創造出來的,不是發明出來的(Nature is made,not invented)。《聖經》說,「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始。」《老子》也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測不準的真實世界──地、天和道,是人尋找法則的智慧泉源。當人一旦以自己構作的虛擬數碼世界為法則的時候,人便以自己為天地,以自己為上帝,智慧便終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