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成語今用: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明慧網2000年8月15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要加人於罪名,還怕沒有藉口嗎!謂隨心所欲地陷害人。《左轉●僖公十年》:「欲加之罪,其無詞乎!」

請看下列圍繞法輪功的誣陷和事實材料:

4.25電視紀錄片的真相:透視剪接:評中央電視台『4.25非法聚集事件真相』(*本文作者在台灣某電視公司任職,擔任電視專業剪輯工作已近二十年。)

所謂「剪接」,簡單地說就像拼圖一樣,它可以把A畫面連接到B畫面,當然也可以把Z畫面連接到A畫面。其技巧運用得當,就會使「黑的變成白的、白的變成黑的」,也就是說「剪接」本身涉及聲音和畫面的串連、分割、重疊等因素,因此如若不能忠實的將錄製過程全程播出,那麼真實事件的發生過程,被改造的機率是百分之百!

畢竟了解電視專業上剪接內幕的人不多,為了避免這種不實報導破壞新聞報導的專業性,特將中央電視台於八月十二日播放的「4.25非法聚集事件真相」專題報導,就剪輯上啟人疑竇、引人誤導,所得之分析報告列舉如下。為利於本文與畫面上的對照,請在主播講完前言之後的第一張畫面(亦即填加昏黃色調的中南海外圍),將錄影機碼表的計時器「歸零」00°00"00"(時間碼表記錄簡稱TC)。

例(A)紀烈武:……中午的話呢美國呢(TC:1"52"聲音接點)給我來了一個電話告訴我……
例(B)紀烈武(只現聲音):……進去以後呢(TC:2"43"點)坐了一會(TC:2"45"接點)提到了天津這件事情(此段約13秒,沒有訪談畫面,筆者評估是電視台怕外行人也能看出畫面的接點,覺察出其誤導觀眾的目的)
例(D)紀烈武:……人要多一點(TC:7"01"畫面、聲音接點,並做反白處理)還有一個呢……
例(E)紀烈武:……抓人啦打人啦(TC:13"40"畫面、聲音接點,並做反白處理)當時呢……
說明一:以下類推,只要有截斷畫面、動作不連貫或畫面做反白、翻轉等特殊效果處理,這就屬於剪接上的『接點』。這樣的接點即前述所言:「Z畫面到A畫面」。因此被訪者所陳述的內容可能並不是同一件事情,但因為訪問時所拍攝下來的紀錄很多,在「人、事、物」的重組上就可充份利用;畢竟這是有「目的」的。

■接生婆的真相:耄耋老媼作偽證 人民日報真荒唐:《人民日報》1999年7月29日第一版報導,現年80歲的潘玉芳聲稱1952年在為李洪志老師接生時就已用上了「催產素」。然而,催產素應用於臨床,是1953年以後的事。不知那位老人當年用的是哪家藥廠生產的「催產素」?

根據《哥倫比亞百科全書》(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第五版,版權1993),科學家們於1953年發現了催產素的分子結構,同年,科學家們在實驗室成功地合成了催產素。

《人民日報》為了詆毀李洪志老師,居然不惜讓一位80歲的老人去對47~48年前的一件日常工作「記憶猶新」,不可謂不荒唐。

■「朱長久因為信法輪功邪說而將父母殺死」的真相:(中央社記者王曼娜香港五日電)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今天反駁日前中共官方傳媒報導河北省法輪功成員朱長久因為信法輪功邪說而將父母殺死的消息不符事實,並指報導刻意隱瞞朱長久是精神病患者的重要事實,且消息完全抄自「河北日報」的內參材料。

民運中心今天引述調查所得,指河北省任丘市青塔鄉張各莊村法輪功成員朱長久,自九七年開始患精神病,其妻邊立新經常發現他精神恍惚及胡言亂語,言行異常,但今年初病情有所好轉。今年七月,中共鎮壓法輪功後,其父親朱振虎將他的法輪功書燒掉,村幹部及鄉派出所公安又天天找他談話,在巨大壓力下,朱長久舊病復發。十一月二十五日,他不穿衣,赤條條的,整天傻笑,兩眼發直,翌日(二十六日)凌晨,他突然用鐵錘將父母殺死。

信息中心指出,這本是一宗精神病患者發病錯殺父母的案件,大陸官方媒體發布的新聞稿卻完全不提他患病事實,卻以「法輪功份子殘殺父母」為題,將責任推到法輪功身上。

該中心又指出,官方媒體的新聞稿完全抄自「河北日報」一份內參報告,因為內參中將「朱振虎」錯寫成「朱振亮」,官方媒體也照抄不誤,不過,內參中有提到朱長久是精神病患者,官方的報導卻刻意隱瞞這個重要事實。

■「張清賀傷妹殺母」的真相:張清賀,男,31歲,是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市熱電三公司工人,家住鐵路農場13號樓。因患貧血、神經衰弱及其他慢性疾病,曾服過8個月中藥。後因支付不起藥費,經醫生開方自己配藥吃。但由於不懂藥理,他擅自往裏加了兩味中藥,服藥後,他就處於意識不清,不能自制的狀態。一天他吃完藥後準備自殺,被他母親和妹妹發現了,前去勸阻,他在藥力作用下砍傷自己的妹妹,殺死自己的母親。

張清賀被牡丹江市公安局愛民分局收審後,多次被逼強制承認練過法輪功,並被逼迫承認是因為練了法輪功走火入魔才殺死母親,砍傷了妹妹的,而且告訴他承認了就可以不被判刑。張清賀被逼無奈只好違心承認。

以下是在看守所中法輪功學員與張清賀的對話:
法輪功學員:你說你練過法輪功,那你背一背《論語》我聽聽。
張清賀:我從來沒有學過法輪功,我不會背。
法輪功學員:那你為甚麼說你是練法輪功的?
張清賀:是他們逼我說的,告訴我承認了就可以不被判刑。

■「袁玉閣煉功走火入魔」的真相:袁玉閣,河北滄州任丘市人,中央電視三台曾播放她因煉法輪功走火入魔,抱孩子投進白馬河的事。事情的真相是,98年5月,她騎自行車接孩子放學,自行車閘失靈,因閃避放學的小學生掉進一小橋下(此為白馬河一分支),摔在橋下的土坡下,根本也沒有掉進河裏,一個星期後,外傷就好了。她父母當時還說,這也就是煉法輪功煉的,要不好不了這麼快。去年7.20以後,任丘電視台歪曲事實報導此事,當時她因進京上訪被關進看守所。任丘市就此事滾動播放了20天。出來後,她去問採訪記者,為甚麼不講職業道德?記者說,因為有任務,不完成就沒有獎金。後來這記者又到她家,讓她父親說她夫婦倆虐待孩子,並且教著說:你就說她讓孩子打坐,要不就打孩子,公然當著她的面做這種卑鄙的事。

■1400案例的背後的真相:成都一老人得了病,住在四川某醫院,老人病勢嚴重,且醫療費告罄,將被醫院停藥,一記者模樣的人對老人講:「你就說你是練法輪功練出來的病,醫院就不停你的藥,你的醫療費也有地方報銷了。」老人說:「我沒煉過法輪功!我都病得這麼重了,還做這種沒良心的事?太缺德了。」他斷然拒絕了。當晚,他想小便,就起來去上了廁所,回來一想:「我今天怎麼了?我都下不了床的人,今天怎麼能自己上廁所了?」他又驚又喜,對親友及病房的人講:是不是法輪功的師父管我了?!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第二天,他對醫生說他的病好了,醫生不信,說不可能,是迴光返照,再觀察幾天。幾天過去了,老人的病真的好起來了,醫生也無法解釋,只好讓他出院了。

據悉,醫院中有其他個別病人也遇到類似情況,但他們同意記者以自己為例做報導或作出統計數據上報,說自己是練法輪功得的病,交換條件就是報銷醫藥費,可是出院後,當他們再找有關的派出所,竟無人承認有報銷一事。只好拿著一堆發票發愁。

還有這樣一件事:7月22日以後的一天,某有線電視台的工作人員來到位於該市的某醫院,找到一個病人,將一張紙條遞給病人,讓他背下來。紙條上寫的是因煉法輪功而身體不好的話。病人說,我對法輪功不了解,電視台的人說,沒關係,只要按照條子上的話說就行。後因病人背得太生硬,就讓他按條子的意思,用自己的話說,並將其錄像。

■「煉功致死」的真相:我的媽媽名叫馬錦秀,原住在北京市宣武區廣安門外三義東裏4-041號,她被算在煉功致死的那1400多人之中,她的事還上了電視台。下面我就講一講真實的情況。

在我還是一個初中生的時候(1981年)。我的母親就患了糖尿病,每次測都是4個「+」號。10多年來,媽媽飽受疾病的折磨,每天每頓吃30多片藥,可是身體卻每況愈下,還曾經在94年到95年兩年中中風兩次。兩次中風,使媽媽出現了面部偏癱,且越來越嚴重,兩眉高低相差很大,兩眼無神,臉色發黑,嘴角歪斜。第二次中風後,據醫生說,一來,歪斜的面部很難恢復,二來,若再中風一次的話,怕是性命不保。媽媽在死亡的邊緣上掙扎、掙扎。

直到1996年,媽媽學習了法輪大法後,這一切才有了徹底的變化。媽媽在看了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像後,覺得大法太好了,要修煉了。很快,媽媽身體有了奇蹟般的變化,她一改多年捧著藥罐子的習慣,停服了藥物,堅持煉功、學法、修心性。她感到了多年未有過的身體一身輕鬆,面部的偏癱迅速的恢復,高低相差很多的兩眉2、3個月之內很快恢復到基本一個水平位置上,兩眼出現了多年未出現過的光澤,歪斜的嘴角漸漸規正,走路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臉色由黑變白,以前,幹點活兒就累,現在忙活半天卻覺得很輕鬆。因此,媽媽逢人便說,法輪大法太好了,你們看我的身體,比以前簡直沒法比了,渾身一身輕,糖尿病的症狀全都沒有了。我們的很多親朋好友對此都有印象。街坊鄰居也都有印象。

但媽媽認為,自己煉功前一直多年身體不好,年歲大了,不知自己在有限的生命年限能否修成,就發願,若今生修不成,下世接著修。發願後,還將此事告訴我。直到1997年年中,媽媽出現了身體不適的狀況,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我同我姐住對門,一分鐘前,媽媽在我屋裏還好好的,一分鐘後,媽媽剛到對門的我姐姐屋裏,姐姐就大叫起來,說媽媽胳膊不能動了,家裏人很快就送她去醫院,住院後,醫院就發了病危通知單。然後,媽媽一直在醫院接受治療,直到幾個月後病故。

媽媽自得糖尿病等症狀後,到97年去世時,經過了17年,在這17年中,有好幾個媽媽認識的糖尿病的患者都相繼去世了,所以,媽媽好幾次都說,你看你某某阿姨,某某叔叔,比我後得的糖尿病,都比我先走了,還就算我活的長了。我還能得大法了,真是幸運。

試想,如果我媽媽不修煉,不煉功,得了17年糖尿病,而且幾乎都是四個「+」號,又短時間內兩次嚴重中風,她又能活多久呢?

媽媽在身體出現不舒服時,很快被送入醫院,接受了大量的治療,藥也吃了,藥液也大量注射了,並沒有存在拒絕治療、不吃藥的問題。但結果呢?還是去世了。因為我們也都知道,醫院是「治得了病、治不了命」的。

在醫院的患者死了,能說是醫院造成的嗎?那麼,為甚麼煉功的人死去了,就說是煉功造成的呢?如果一煉功,就都不會死人了,是不是全世界的人都會去煉功,而求不死了呢?……

■「法輪大法如何誆騙世人」證明材料的真相:1999年8月21日,南昌晚報在頭版頭條刊出醒目新聞《一位被授意撰文稱「法輪功」給了他「第二次生命」的煉功者,其實是一位六次住院花去醫療費30萬元的重病患者──且看「法輪大法」如何誆騙世人》,該文稱胡慶雲寫的「心得體會文章是輔導站授意炮製的」,稱胡「煉功期間六次入住醫院,從1997年6月28日至今(也就是99年8月21日),胡慶雲基本上是在醫院裏度過的。」並以此作為說明「法輪大法如何誆騙世人」的「事實材料」。

為此,胡慶雲本人站出來講述了事實真相:我在修煉法輪大法前,身患多種疾病,腸胃炎、咽喉炎、鼻炎、頸椎骨質增生、腦血管供血不足,再生不良性貧血,沒有甚麼舒服的日子過,長期服藥,醫藥費也挺多,1997年不幸患上了絕症──急性白血病,而且還是白血病類中較難治的一種,同時還有再障(沒有甚麼造血功能),在搶救治療中又並發了乙肝,丙肝(肝炎中最難治的一種)、肺結核等疾病。經過江西醫學院一附院、江西省人民醫院、上海瑞金醫院、上海第二醫科大學等五家大醫院多次會診和搶救治療,中國科學院院士王振義教授親自臨床會診了兩次,最後,眾專家們得出結論,說我所患的白血病是無藥可救,最多只有1─3個月的生存期。在上海瑞金醫院搶救治療時,專家們勸我們儘快回江西,否則只有抱著骨灰回去,這樣,上海派一名護士長將我送回江西的醫院來等死。1998年2月,也就是上海的專家們結論的最多活三個月的最後期限,江西醫學院一附院的專家告知家屬,說最多還有三天的生命,請家屬作好辦理後事的準備。

我是在生命終結的最後時刻得到寶書──《轉法輪》,我開始了學習,並按書上的要求開始修煉,然而奇蹟真的就發生了,我的生命開始得以延續,突破了醫學和專家給我下的結論即最後的生命期限。一個多月以後,我開始在醫院的病床上煉功,煉功後不久我就開始逐步停掉化療、輸血、輸血小板,停掉了西藥等。當時停藥時,我的血液和骨髓中的壞細胞(亦稱血癌細胞)已從化療前的30%上升到65%,醫藥和醫學根本起不到作用,壞細胞越治越多,體重也下降了三十六斤,不能吃飯(只能吃流汁),在病床上拉屎拉尿,全身疼痛難忍,而且不能動彈,我是在這樣的狀況下停掉化療,停掉輸血而開始煉功的。在醫院裏煉了二個多月,我的身體逐漸好起來。我的修煉實踐表明,修煉法輪大法在我身上已產生了顯著的效果。在我的堅持下,98年6月初醫院才勉強同意我以「白血病部份緩解」的結論出院,並囑咐一個月以後一定要回醫院化療或治療等。

我出院後就一直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沒有再去醫院化療、輸血或其它治療措施。而該報新聞卻將我在修煉前的五次入住醫院故意混淆為我修煉後或修煉過程中,不顧及我出院修煉以後就再也沒有去醫院醫治的事實,卻要編造我修煉後「曾六次入住醫院,且一直在醫院裏度過」的謊言,並刊登照片說「胡慶雲在醫院病床上對記者說:‘兩年來,我六次入住醫院,是科學和國家的關懷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以此來矇騙不明真相的群眾,欺騙黨和政府以及各位領導,這是對政府、對人民、對未來、對真理的極不負責任的態度。

************************************************************************
由於篇幅的關係和資料核實的難度,更多的事實真相要靠讀者朋友自己去發掘了。但願上述幾例事實材料能夠有助您對當前鎮壓法輪功運動中顛倒黑白的現象開始有所察覺和思考。

當一個民族落在熱衷於這樣為所欲為發動鎮壓善良百姓的運動的當權者手中時,誰還能放心地保證自己不會大難臨頭呢?

當我們的孩子湮沒在這樣一個教唆和鼓勵謊言的邪惡世界中,這個世界還能有甚麼樣的光明未來呢?

該清醒了,從繁忙和追求中停下來想一想吧!道德和真理是和每一個人生命的永遠息息相關的。

(2000年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