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最後的執著

 
 
  大法與大法學員經歷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最邪惡、最惡毒的破壞性的檢驗。大法與學員以真正的作為正法最偉大的修煉者的表現走了過來。人世間一切人、一切組織與團體,都是想在世間得到甚麼而在人類社會有所為的;而大法弟子們是去掉一切常人執著,包括對人的生命的執著,從而達到更高層生命境界,所以我們才能從人類歷史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迫害中走過來,這也是那些邪惡的敗類們想不到的。
  因為你們是合格的、達到標準的真正修煉者,拿錢財、拿物質利益嚇不倒的,這些是修煉人本來要放下的。而且這些修煉者連生死都放的下,還怕以死來威脅嗎?雖然人中的幾個敗類還在作惡,但是天體中高層最邪惡的生命已在法正乾坤中被除盡了,處在最表面的人類邪惡之徒也即將在法正人間的滅盡中償還造下的一切罪惡。
  目前中國大陸一些特務打著學員的旗號鑽進勞教所等關押學員的地方,進行破壞,以自說圓滿了等手段欺騙學員,用叫學員都已經圓滿了、不用再煉了、最大限度符合常人、把書交出來等等鬼話欺騙了一些在魔難中不想再留在人世間想儘快圓滿的學員。我在法中告訴你們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從未說要符合甚麼常人。和常人一樣那還是修煉的人了嗎?大法弟子們,未來的佛、道、神,怎麼能被這些邪惡可笑的小丑們鑽了空子呢?
  其實這也是到了放下最後執著的時候了。作為一個修煉者你們已經知道了、也做到了放下一切世間的執著(包括人體的執著),從放下生死中走過來了。那麼執著圓滿是不是執著哪?不也是人心在執著嗎?佛會執著圓滿嗎?其實真正接近圓滿的修煉者是沒有此心的。我在講法中講過,如一個學生只要把學習學好就自然會上到大學去、執著於大學本身而學習不好是上不了大學的道理,一個修煉者有圓滿的願望沒有錯,但思想放在法上,在不斷的修煉中不知不覺就會達到圓滿的標準。特別是一些在痛苦中忍受不了的學員最容易產生想離開人間、快些圓滿的念頭,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你們已經走過最艱難的時期,在最後一個執著中千萬要放下心。弟子們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宇宙中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滅盡著天體中一切的邪惡。
  在過去一年中,學員自身的業力、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都是被邪惡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惡真正破壞法的根本藉口。但是一個修煉者在修煉中,無論付出多少,圓滿時一定會得到多少。你們還記的在我講法時,不是有學員問,一個修煉的人能不能修到比自己生命產生時更高的果位嗎?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每當我看到你們遭受魔難時,師父比你們還難過;每當你們沒走好哪一步時,我都會很痛心。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你們是走向佛、道、神的未來覺者,是不求世間得失的,那應該甚麼都放的下。此時你們如果沒有執著圓滿的心,邪惡就無法再鑽最後一個空子。
  那些假冒學員的敗類動搖你們時,他們多數說自己是學員、已經圓滿了等等鬼話。你們能放下生死是了不起的,但是也不能為圓滿而產生執著,這是有漏啊!這也正是邪惡鑽空子的地方。他們既然說自己圓滿了,那你就叫他飛上天給大家看一看,考他一段《轉法輪》來背一背。圓滿了就是光燄無際的神、佛、道,具足一切佛法神通的神的偉大形像,是人像無存的。那些跑到勞教所裝神弄鬼的小丑怎麼能欺騙了大法弟子哪?別看他們找來幾十成百的人渣、騙子搞丑劇,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
  目前天體中的邪惡已被除盡,三界內也都被正完法,只有物質皮殼的最表層在快速突破著,已經在接近那打死、打傷大法弟子(未來的佛、道、神)的惡毒兇手與人間敗類了。
  去掉最後的執著,你們在修煉中所完成的一切已經成就了你們未來無限美好與神聖的果位;走好每一步,不給自己已證到的一切抹黑。讓你們修好的那部份放射著更加純正的光燄。


李洪志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