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加國弟子: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

【明慧網2000年8月1日】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功友好!

我今年13歲,中學7年級學生。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4年了,大法使我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下面談談我的一點修煉體會:在得法前的9年中,我患有嚴重的慢性丙型肝炎,肝、脾腫大的程度在肋下5~6公分,質地發硬,身體虛弱,發育不良,與同齡小朋友比,個子矮了一大截。許多名醫、專家對我的病都束手無策,而修煉法輪大法後僅短短的幾天,就使我徹底擺脫了病痛的折磨,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

我對大法的堅定,不是因為大法救了我的命,而是通過學法使我明白了大法與生命的關係,以及人生的真正意義就是要返本歸真。記得前幾年,經常唱一首歌:「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是塊寶……」我們這些天真的孩子,都知道是父母給予了我們生命,父母最親。而在大法的法理中我理解了,宇宙中的萬事萬物都是這宇宙大法造就的,沒有這偉大的佛法就沒有一切,包括我們的生命。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因為一個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個母親才是你真正的母親。」現在我真正明白了大法才是我真正的父母。

去年7.20以來中國政府給法輪功扣上非法組織、邪教的黑帽子,並進行大規模鎮壓。尊敬的師父被少數惡人誹謗、陷害。在多倫多,很多學員都積極的採取各種方式護法,如向領館遞信、向各級政府及人民講明事實真象等。我雖小,可也是一名大法弟子,當大法在中國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時候,我怎能無動於衷。應該站出來護法,這也是對我的考驗。既然大法造就了我的生命,那麼珍惜大法不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嗎?大法在中國遭到了迫害,不就等於我的生命遭到了迫害嗎?假如有人陷害我偷了東西,我能不為自己說句公道話嗎?所以我認識到這一點後,除了向政府寫信外,跟爸爸、媽媽積極參加本地區各種洪法、護法活動,每次去渥太華我都不會落下。今年3月日內瓦開法會期間,也正是聯合國開人權會議之時,聽說美國政府對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學員一事提出討論,這正是我們向各國政府官員洪法和展示法輪大法的好機會。媽媽說這次法會意義重大,她去不了,問我想不想去,我說想去,但媽媽覺得我好像態度不堅決,就不再提這事,離會期只有一週了,媽媽又慎重地問我,到底心裏想不想去,並說這次去主要是洪法不能玩,認識到就去,花多少錢我都支持,認識不到就別去。我告訴媽媽,我已經認識到了,我真的想去。媽媽立即定了機票,雖然我家生活比較拮据,機票又漲到770元,媽媽還是很高興支持我去,我向學校老師講明去日內瓦的原因,老師也支持我,並准假一週,回來後,我很快就把這一週的作業都補上了,老師誇我很聰明。我知道是法輪大法給我開了智。

聽說國內有的地方對煉法輪功的小弟子開除學籍、我聽了很難過,法輪大法教我們做好人,我們這些真修小弟子在學校是好學生,在家是好孩子,在社會上助人為樂,處處做好事。像我們這樣的孩子越多,對社會越有益。如果沒有心法來約束我們這些孩子,又不讓家長管教,無限度地放任自己,那麼就會失去理智地幹壞事,我們經常在報紙上看到,某某地方小學生用槍殺人、用刀殺人,現在有很多中學生抽煙,甚至有的吸毒,有的孩子不讓家長管教,一管教就告老師、告警察。我知道的一個8歲小男孩,就因為父母管教被警察帶走送到別人家生活了幾個月,回去後父母不敢說重一點,怕他報警。我媽媽單位的一位阿姨說,她17歲的女兒還要父母送飯、送水到跟前,讓父母倒洗腳水,稍微慢點就大發脾氣。如果都是這樣自私、放任的孩子,社會將是多麼可怕!

大法能改變人心,使人變得更好。自學大法以來,我的變化真是很大,以前我是個電視迷,又很貪玩,玩起來不知道回家,看起電視忘了吃飯,每天都是臨睡前才想起做作業,對媽媽的批評還不接受,修煉大法以後,徹底改掉了這些不良習慣,有時爸爸、媽媽批評我,我知道是為我好,我從不反駁。每天放學回家先學法、煉功,然後做作業。爸爸、媽媽上夜班,或去開法會,我就照顧弟弟。我還經常花時間幫助其他同學輔導功課。一天早上去上學,在一樓遇到一位不相識的阿姨,她讓我每天把她7歲的女兒送到另一所小學去讀書,說她還有一個小嬰兒需要照顧,我一口答應了,幫助別人是我應該做的事,所以我每天早上提前出門送那孩子上學,然後去我的學校,我除了抓好自己的學習以外,我還要去洪法,我把有關介紹大法的報紙送給老師,每週2次去市政大樓洪法煉功,風雨無阻。假期我每天在戶外草坪煉功。希望住戶能看到煉法輪功,近來我還經常去中國城最繁華的地方發大法宣傳報紙,目的是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並了解事實真象。當然我做得還很不夠,離大法的要求還差得很遠,還需要抓緊學法,把自己身上不好的東西去乾淨,並積極投入到這場正法、護法的洪流中來,盡自己應盡的一份力量。

謝謝!
加拿大法輪大法小弟子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