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世界上最偉大的標誌之一正在努力返回


【明慧網2000年8月1日】

卍字符的朋友們

是否應給卍字符恢復名譽了?千百年來它一直象徵著好運。例如上面的照片是傑奎琳.玻維爾小姑娘時戴的一個卍字符。

問題很簡單:卍字符是否有一天會被恢復名譽?

在納粹採用卍字符並把它變成了代表種族仇恨的最強烈的符號之前,卍字符在世界各地一直是好運的象徵。它在法國、德國、英國、斯堪地納維亞、中國、日本、印度和美國都為人所知。佛的腳印據說就是卍字符形。

印第安人的毯子就編織進了卍字符。北非、巴勒斯坦和哈特弗德的猶太教堂就是用帶有卍字符的馬賽克(鑲嵌磚)建成的。

現在,一個幫助卍字符「重獲美好生活」,讓它與「納粹的罪惡」分開的小運動正在興起。這可能嗎?應該嗎?

卍字符的原文源自梵語的「SVASTIKA」,它代表幸福和好運。

最早所知的卍字符發現於公元前2500至3000年的印度和中亞。

一項1933年的研究指出,可能於公元前1000年,卍字符就從印度經波斯、小亞細亞 (亞洲西部)到希臘,然後進入意大利到德國。

德國考古學家海因裏徹.施烈曼做出了關鍵的聯繫。1871至1875年間,施烈曼在達達尼爾海邊發掘了荷馬的特洛依城。當他發現了帶有卍字符的藝術品時,他很快將其與他在德國奧得河所見的卍字符聯繫起來。《紐約時報》書評藝術部主任斯蒂芬.海勒在《卍字符:無可挽回的符號》一書中寫道:「施烈曼推測卍字符是他德國祖先的一個宗教符號,它將古代的條頓人、荷馬的希臘人和吠陀的印度人聯繫在一起。」

很快,卍字符就無所不在,並以順時針和反時針旋轉。通神論學會的創始人布蕾瓦斯基女士將卍字符刻在學會的印章上。海勒先生報導說:「開普林將卍字符與他的簽名圈在一起,作為其個人的標誌。」卍字符亦是波爾.克里(PAUL KLEE,瑞士抽象派畫家)的鮑豪斯建築學派的標誌的一部份。

卍字符也流傳到了美國。可口可樂公司發行了一個卍字符的垂飾。卡爾斯伯啤酒公司將卍字符印在瓶子上。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美國第45步兵師在肩章上帶有一個桔紅色的卍字符。至少有一條鐵路航線在它的車廂上印有卍字符的符號。

女孩俱樂部發行過一個叫「卍字符」的雜誌。1940年以前男童子軍一直在發卍字符的徽章。

然而納粹是怎麼用上它的呢?據海勒先生說:一個在頭盔上刻有號角並策劃「將猶太成份從德國生活中驅逐出去」的名叫「德國秩序」的反猶太人組織,將一個置於十字上的曲線形卍字符作為這個組織的標誌。到1914年,一個軍國主義的德國青年運動使它成為其民族主義的標誌。

納粹黨於1920年左右宣布採用它。在「我的奮鬥」中,同時具有藝術和政治激情的希特勒講述了他如何「為黨尋求一個完美的符號」。他漫不經心地想到了用卍字符。但是,那面中間有一個黑色卍字符的旗子,則是一個來自STARNBERG的牙醫FRIEDRICH KROHN設計的。 海勒先生寫道:「希特勒的主要貢獻是將卍字符的方向反過來」,使它看上去像是順時針旋轉。

卍字符的衰落與它的升起同樣迅速。1946年德國立憲禁止在公共場所展示卍字符。在美國雖從未有法律禁止展示卍字符,但是人們對它的反感依然存在。

問題是:現在,卍字符是應從納粹那裏收回它的榮譽,還是像海勒先生堅持的那樣應繼續代表它們「無聲的罪惡」?

這個問題被卍字符在印度和亞洲其他地區的歷史給複雜化了,因為這些地區對卍字符沒有西方所給予的內涵意義。在印度有萬字皂;在馬來西亞,有一個萬字攝影室;在日本,一些撲克牌上印有「萬」字,是反時針方向的;在中國,法輪功用逆時針轉的萬字作為它的標誌。

而現在,卍字符又重新出現在了西方世界。

例如,在六十年代,特別是在古根海姆博物館的一次展覽中,卍字符在幾何抽象藝術及「硬邊」畫派裏,重新成為一種圖形特色。

然而,給卍字符恢復名譽的最具一致性的努力則來自於「卍字符的朋友們」(THE FRIENDS OF THE SWASTIKA),這個團體是1985年創立並以美國為基地的。它在互聯網上保證與任何種族歧視主義宣傳都無聯繫,也無意於否認大屠殺的歷史過去。這個團體是由一位藝術家叫Man Woman的領導的,他稱在其身體上刻有200個卍字符紋身。為了給卍字符「解毒」並使其得到認可,這個團體售賣T恤衫、郵票、郵卡和其他有關卍字符的「有趣的東西」。
……

是帶著仇恨看待卍字符,或是為它恢復名譽,這重要嗎?海勒先生說:「納粹的標記強烈到能夠引導一個民族。這個符號在今天仍包含能被釋放的視覺上的影響力。」卍字符的維護者則反問:「一個符號怎麼能為一個瘋子的行為負罪?」

(2000年7月31日譯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