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何罪之有?

【明慧網2000年7月5日】2000年5月13日,是我們偉大的至尊至善師父的生日,我們和廣大同修一樣用不同形式紀念師父誕辰和傳法日。因為我們沒有人能上互聯網,所以後來才知道這一天竟然也是世界法輪大法日。

5月13日上午8時,功友們不約而同來到市文化宮廣場煉功,大約有100多人。我們一口氣煉了兩遍動功,直到10點鐘時,公安局來了8輛警車。警察先把我們集中到文化宮一樓的大廳裏,然後讓各派出所來認人,之後對我們進行了非人道的審訊和毒打。

一位年輕的女功友被雙手背銬著吊起來,警察抓著她的頭髮往牆上撞,讓她說出誰是這次行動的「幕後策劃人」。警察折磨了她兩個多小時,她一直說:「沒有人叫我,是我自己的心要我來的。」這位功友後來告訴我們,在她被打的過程中,她心裏一直默念著師父的《見真性》:「堅修大法心不動提高層次是根本考驗面前見真性功成圓滿佛道神」是師父的話給了她無窮的力量。她說深深地體悟到了師父所說:「修煉是嚴肅的」這句話的真意。後來並不覺得疼,但心裏鬧得很厲害,師父的話又在心中升起:「修煉就是修人的心。」過關的時候一定要心中有法,用神的一面去闖,不能用人的一面去扛,那樣就可能被魔鑽了空子,捱不過去。當警察給她鬆開手銬時,她的手臂仍處於被銬狀下不來,她當時心裏說:「我是修煉人,沒事的。」向前邁了一步,一隻手臂落了下來,又向前邁了一步,另一隻手也下來了。她說真是明白了師父所說的:「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只要勇往直前,沒有過不去的關。

警察還不罷休,要給她的指縫裏釘竹籤。沒有竹籤,就找來圖釘往指甲縫裏紮。看她不動聲色,就拔出來說:「你自己往裏紮吧。」她說:「我們修煉人不做這樣的事。」警察就開始大罵,罵了很多流氓都罵不出來的下流話。功友牢記師父的教誨,無怨無恨,嚴守心性。警察最後只好通知她單位的同事來給她做思想工作,同事們看到她被打成這樣驚呆了,哭著問她:「你受得了嗎?」她卻安慰他們:「我是修煉人,沒事。他們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他們不好。這是師父對我們的教誨。」同事們含淚離去。

這位功友的弟弟也受到了同樣的折磨,雙手交叉背銬著吊了兩個小時,拽著頭髮往鐵欄杆上撞,鬆開手銬時就昏倒在地上。起來後又把雙手背銬在鐵欄杆上,整整銬了11天。頭兩天不讓吃飯,後每天由年近60歲的母親往返十里送飯,還不讓上廁所,得按他們的規定8個小時上一次。在外地工作的哥哥聞訊後前來探望他,他卻告訴母親:「別讓他看到我這樣子,我們是修煉人,受折磨是為大法、師父正名。讓他安心為國家工作。」多好的修煉人呵!

一位50多歲的女功友Z也被逼問集體煉功的策劃人,Z說:「我們是修煉人,師父的生日怎麼會忘記呢?我早就等著這一天呢,不用人通知。你們不也知道5月13日是我們師父的生日嗎?」警察無話可答,惱羞成怒,叫來Z的丈夫,想利用他來逼問。Z的丈夫開始時大罵髒話,後又大打出手。揪著Z的頭髮按在桌子上,用拳頭左右開弓地打。拳頭打累了用穿著皮鞋的腳前後左右猛跺。Z說如果不是「有師在,有法在」,就憑她以前的身子骨,一腳踹在後心上可能早就沒命了。Z的丈夫邊打邊問:「你揭不揭發?」Z只答:「我不能冤枉人」。丈夫氣得猛地抓住Z的左手用力把大拇指折斷在左手背上,Z馬上用右手忍痛把手指給搬正過來。Z的丈夫又拿起一個四指寬的扁鐵,對著Z的脖子刺過去。Z說當時師父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守住心性,不動聲色。警察害怕了,奪下了凶器。

另一位女功友在鐵欄杆上被背銬了6天6夜,警察動員她的家人上下十幾口來給她做轉化工作,親人下跪磕頭都沒動了她的心。她對來看她的功友說:「我們人間的一個時辰是另外空間的一年,公安這樣折磨我們幾天,在另外空間裏我們豈不是已經修了幾十年了嗎?」她還告訴功友,其實警察不知道,每天凌晨四點鐘,她的手銬就自動開了,五套功法全部煉完,手銬才合上。說到這兒她不由淚下:「是恩師在幫我。」

還有功友L,警察對她用盡了各種花樣帶銬方法,上下,左右,前後,雙手平直吊起來,還帶上了頭號死刑犯帶的重型鐐銬(20多公斤),讓她交待問題。L說,文化宮是大眾活動場所,大家都可以去活動,我們沒有妨礙任何人,犯了哪條哪款的法。警察說:「這是中央指示,煉功就不行。你們再不交待,就像某地區一樣,撬開你們的嘴,往裏灌辣椒水,看你們說不說。上邊說了,只要不把你們弄死,怎麼樣都行。」

還有眾多功友也遭受了殘酷折磨。直到現在還有3個功友沒放出來,每天被逼著給警察私人幹活,洗衣服等。還有兩個功友因為這件事最近被判了勞教,其中一個功友很高興,他說,已經把《心自明》背熟了,《走向圓滿》的意思也都記住了,這樣他就可以把師父的新經文傳達給已經在勞教所中的幾十名功友了,他們正盼著呢!

我們市還有一個女功友Q,去年10月在天安門城樓上打坐,被押回本地後竟然判了6年徒刑。12月5日審判她的時候,她義正詞嚴地為大法辯護,並且說:「六年?我看連一年也用不了。」醫學院的教師Y在沒有任何原因的情況下被判了兩年勞教,原因是公安局指派單位日夜盯著他,怕他去上訪,單位覺得實在沒有精力,就把他送進公安局建議勞教,免得派人看著他。

為了轉化我們,某公安分局召開了一次法輪功家屬座談會,想通過給家人施加壓力來達到轉化我們的目的。結果在座談中,家屬們都不得不承認,我們在煉法輪功以後確實是變得越來越好了,只是因為國家的打擊太厲害了,才不敢讓自己家人煉的,結果座談會只好不了了之。

今年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中國官員在發言中口口聲聲宣稱中國是一個民主法治國家,人民有信仰自由,政府沒抓一個法輪功群眾。可公安人員在拷打我們的時候無意中透露說,公安系統登記上報抓過的法輪功人員已經有3400多萬人次了。官方說98%的練習者已脫離了法輪功組織,而我們真正的修煉人一天也沒有放棄過修煉。還說政府對法輪功群眾是關心的,我們想知道政府是怎麼關心我們的,除了開除、關押、毒打、株連家人之外,公安人員還告訴我們,他們有文件規定,去北京上訪者,罰款三萬元;在本地煉功的,罰款兩千至一萬元。難道這就是政府對我們的關心嗎?法律何在?人權何在?

師父教我們從做好人做起,最後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們的一言一行都是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在嚴格要求自己,我們何罪之有?

(大陸X省X市大法弟子2000年6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