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學生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0年7月31日】 從小我就是家長眼裏的乖孩子,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好幹部,從小學到大學,一路過得順順利利,雖然難免有難過的時刻,可天性快樂的我總能想辦法讓自己樂觀堅強起來,由此,我漸漸形成了自己的一套人生哲理,心滿意足地享受著自認為最幸福的積極向上的生活。

97年大學二年級,我開始準備出國留學。那時我只有一件事放不下心,就是父母幾十年多種疾病纏身,個中痛苦一言難盡,也是這個幸福家庭唯一的缺憾。98年7月,放暑假回家,準備在家呆三天後與同學去北京上一個出國留學考試的輔導班。在家的三天時間雖短,卻引領我進入了一個全新的境界。

那天我考完試趕回家,媽媽便遞來一本書,說是她路過公園時,看見有人在煉一種從未見過的氣功,產生了興趣,一位不相識的煉功人便把這本書送給了她。媽媽說那幾天她有些頭暈,讀不了書,讓我給她念念,我當然願意,接過書一看,封面上三個大字:「轉法輪」。在那之後的三天裏,我一有空就給媽媽讀《轉法輪》,一邊讀一邊嘆道:「有道理,有道理。」其實現在想來,那時我覺得有道理的大部份原因,是因為媽媽是個急性子,經常為了雞毛蒜皮的小事發火,我想,如果她能修修「忍」,一家人也就自在了。父親是個堅決的無神論者,只說:「教人向善我接受,可太玄乎了。」三天後,我已為媽媽念完了大半本書,啟程去了北京。

一個月的課程將近結束時,我打電話回家,媽媽在電話裏只告訴我儘快回家學煉法輪功,她說:「奇蹟發生了,你爸爸和我的病全好了。」我非常吃驚,因為父母是遠近出了名的藥罐子,和醫院打了幾十年交道,求助於各種功法卻都是徒勞。而煉法輪功才不到一個月,各種病症全部消失,實在讓人難以置信,連原本不信的父親也大為感嘆。但是我仍有些疑慮,心想,該不是他們的心理作用吧!我趕回家中,事實讓我心服口服。然而,我卻打不起煉功的精神,想想自己是學校的運動健將,用不著煉甚麼氣功。

在和功友們交流並讀了一些學員的心得體會後,我才驚奇地發現學生、教授煉法輪功的還不少。可我由於學法不深,還惦記著暑假有很多其他事要完成,哪來的時間煉功。但礙於很久沒好好陪父母了,便隨他們到公園裏試著煉煉。沒想第二套抱輪剛開始,我突然渾身一陣虛軟,接著冷汗如雨下,眼前一黑,似乎馬上就要倒下,也許是受之前所聽聞的學員消病業心得的鼓舞,我不知怎的腦中清楚地冒出一個念頭:我是法輪功弟子,我一定不會倒下!這個想法讓我自己都吃驚,因為那時我還沒打定主意是否真正煉法輪功。然而就在那正念出來的瞬間,我看見眼前出現了一個飛速旋轉的銀色風扇般的東西,我以為是幻覺,眨了幾次眼睛,卻見它依然在那兒,一會兒遠,一會兒近,一會兒正轉,一會兒反轉,看得非常清楚。同時,身體似乎被一股甚麼力量支撐著。就這樣,我硬是把抱輪堅持下來了,並沒有暈倒,冷汗濕透了衣服甚至鞋襪,而我卻感到一身輕鬆。事後問老學員,才知道那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我看見的是法輪。我這才從過度的自信中清醒過來,明白自己身體裏的隱患不知有多少,從那以後,我的體力不斷地增強。

從小到大我從未想過自己和修煉能扯上甚麼關係,我對自己的生活很滿意,也覺得自己是個有思想、不盲從潮流的人,更以為自己心性不錯,也能吃身體上的苦。可讀了大法的書並和學員交流後,我才發現自己離法的要求遠去了,同時又發現了一個問題:我面臨著兩個選擇,一個是從此走上修煉的路,但卻要能吃苦,因為放下名利情於我而言並不容易;另一個是安安穩穩地過自己習慣了的日子,活在別人的喝彩與自己美夢裏。師父說:「人就執著於這些東西,你說你能靜得下來嗎?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儘管在初期的學法與交流中我明白了放棄執著心並不等於在物質上真正放棄甚麼,可一想要面對的是更高的要求、更高的考驗,我不禁在心裏叫苦。做出決定修煉與否的那幾天裏,我一直在思想中痛苦地掙扎徘徊,那是一次理智與情感的鬥爭,思想業力極力阻礙,可明白的一面畢竟是主導。終於,我對父母說:「我決定修煉。」那一刻我前所未有地輕鬆。我不知道那是怎樣的一種機緣,只深深地感受到在那以後的一路前行中,法展現在我面前的是如此美妙,如此殊勝,我慶幸自己沒有因一念之差而與這萬古機緣擦肩而過。我告誡自己,也真心希望有緣的人們,理智地看待生命,珍惜自己的善念。

我們一家修煉之後的變化,讓周圍的人都很驚訝。尤其是媽媽,原來是有名的急性子,加上身體不好,常對家人和親戚大發脾氣,鬧得親戚都敬而遠之。學大法後,媽媽身體好了,幾十年的壞脾氣也漸漸地好了。在剛學法幾個月時,有一天晚上,媽媽沒忍住對我發了脾氣,事後她知道自己沒做好,關起房門學法去了。第二天早上煉完功,媽媽對我說:「對不起,媽媽錯了,不該發脾氣。」在一旁聽著的父親差點沒掉下淚來,感慨地對我說:「幾十年來,你媽媽從沒承認過自己有甚麼錯,從沒說過一句對不起。」目睹我們一家身心的變化,越來越多的親友、同學也捧起了《轉法輪》。

作為一個學生,在十幾年的學校生活中形成了成績、名次至上的觀念。我一向成績不錯,又是學生幹部,似乎沒甚麼可和別人爭的,也總以為自己比別人心態好,不怎麼看重分數。學法以後,爭鬥心、虛榮心才暴露無遺。在開始學法不到兩個月時,也就是大學四年級,班裏排名次。開始我得知自己在全班一百一十多人中排名第八,心滿意足,覺得自己心態好,不求第一第二。後來由於我在兩份學術期刊和一份報刊上共發表三篇專業論文而加分,成了全班第一名,我不禁有些沾沾自喜,看著其他同學為了加一分兩分而絞盡腦汁、勾心鬥角,我還自以為做到了「無所求而自得」。可緊接著,我發現有規定,在期刊和報紙上發表的文章加分不同,報紙上發表的加分少一些,而我先前的總分是按三篇論文都在期刊上發表而計算出來的,那就意味著我的分數應該倒扣一些,這樣一來我可能就不是第一名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道:「年輕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時挺好,在常人社會中沒有甚麼本事的時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頭地的時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擾,他覺得在有生之年還有很長的路,還想要奔奔,奮鬥一番,達到一個常人的甚麼目標。」那時候第一名對我來說,無論是對出國留學的申請還是對留在國內找工作,都是非常有利的條件。開始我不願正視可能失去好不容易到手的第一名這一事實,心想那麼一點小細節,沒有別人會注意到。可馬上發現自己那一念錯了,我是個煉功人,應該用更高的理要求自己。於是我給輔導老師留了個條,希望她能從我的分數中扣去不該加的部份。一週後,輔導老師對我說:「分數給你扣了,可你的總分很高,仍然是全班第一名。」我看得出她的驚訝,因為那一段時間找她的學生絡繹不絕,都是爭著吵著要加分的,而唯有我是主動要求扣分的學生。

去年4.25之後,一位功友對我說,他隨時準備被派出所帶走。我聽了沒往心裏去,覺得事情不至於這麼嚴重。我生長在一個相對單純的環境中,從小家庭學校就教育我要遵紀守法、做個好公民,我確實也是這麼做的,從未想過和派出所、公安局有甚麼打交道的機會,學了法輪大法更是嚴於律己、做更好的人,怎麼也想不出公安局有甚麼理由會抓好人。可是事非己料,當周圍的功友開始被抓、被跟蹤,各單位開始清查、開除學員時,當家裏電話開始被監聽時,我才意識到考驗就在眼前。

那時我還沒畢業,結業證、學士證都還沒發下來。我是個黨員,也是我們系幾十人的學生黨支部裏唯一的法輪功學員。周圍的緊張氣氛在我心中被演化得更為嚴峻:有可能拿不到畢業證,有可能找不到工作,有可能因證件辦理手續被卡而出不了國。不修煉的哥哥勸我別給自己找麻煩,而我的怕心則是在不斷學法、不斷磨煉中漸漸去掉的。我想,我明白大法是好的,自己為甚麼就沒勇氣站出來說句真話呢?於是我抓緊一切機會向周圍的同學、朋友洪法,講述我自己的親身經歷。那時媒體尚未展開大規模的污衊,我只希望更多人能知道真相。當時,有通知說,我所在的學生黨支部因臨近畢業,不再開會了。我不禁歡喜心起:是不是因為我這一關過得不錯,不用再考驗了?可不過一天,又來通知說當晚補開最後一次支部會議。師父在經文《挖根》說:「我不重形式,我會利用各種形式暴露你們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身臨其境時我的執著暴露無遺,一瞬間甚麼念頭都上來了。如果這次開會是為了批法輪功,我該如何做?一旦挨處分、被開除,甚至進派出所,十幾年的苦讀和長期的出國準備沒了下文,等等等等。我甚至想到了要請假逃避。然而想想自己是個煉功人,我開始嘲笑自己的懦弱:為甚麼明白了真理與正義所在還不敢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呢?如果昧著良心欺騙世人,我又對得起誰呢?一個連真話都不敢說的人,一個連自己的良心都能出賣的人,哪怕在常人的專業領域中有再高的造就,又何以配得起社會的重託與期望?我決定如果會議上討論法輪功問題,我一定會站出來以真心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為了不使大法書籍被抄被毀,當天我就把宿舍裏所有的大法書籍和錄音帶轉移走了。之後,我坐在書桌前開始寫日記,從自己和家人為何修大法、如何受益寫起。我想,即便宿舍被抄,也希望這篇日記能喚起有緣人的一絲善念,明白大法是好的。那也是一篇自己幾個月修煉的總結,在寫的過程中,我更清晰、更理性地正視自己的執著,也更體會到法的洪大與師父的慈悲,我不禁淚下。收拾妥當後,我趕去開會。那晚的會議,對法輪功隻字未提,之後不長的一段日子裏,我畢了業,拿到了來美國的簽證。

七月二十二日,幾乎所有電視頻道都在播放攻擊大法的節目。我和父母一邊看一邊啞然失笑:堂堂的國家電視台,居然能播出如此歪曲事實的報導。從小我就接受愛國教育,天真地相信一切來自政府的報導。儘管很多人對我說媒體有許多報導是不實的,我仍用一顆明朗的心看待著這個社會。然而政府輿論對大法的攻擊徹底地擊碎了我的信任。我十分傷心,為甚麼政府要說假話?那我從小到大所相信的言論又有多少是真的?那時離我出國只有三天了,我準備也和功友們一樣去市政府說明真相,結果被一些看似偶然的事情給攔了回來。事後也知道自己那熱血沸騰的狀態不對,我甚至想著國內修煉環境好,要是不出國修得更快。現在回想起來,那是對法沒理解好和自私的表現。師父在經文《為誰而存在》中說:「一個生命如果能真正在相關的重大問題上,不帶任何觀念地權衡問題,那麼這個人就是真的能自己主宰自己,這種清醒是智慧而不同於一般人的所謂聰明。」修煉的路畢竟不是自己安排的,七月底我離開了中國。

在國外的修煉環境似乎寬鬆多了,而我也面臨著新的考驗。由於專業原因,我的學業負擔一直很重。在修煉與學習的平衡中,我掙扎了很長一段時間。那段日子,我只能見縫插針地在路上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或臨睡前讀讀《轉法輪》,煉功洪法都放鬆了。幸虧有一個和功友一起學法交流的環境,在比學比修中他們幫助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差距。我明白甚麼是最重要的,可為甚麼就是做不到呢?是因為法沒學好,心沒到位,沒有真正悟上來,自然也就做不好了。有一天我正趕往學校,心裏突然一陣難過,不是說學校學習的壓力把我怎麼了,是我心裏放不下的執著太重,就像肩上的書包一樣壓得我喘不過氣來,甚至於比這重十倍、百倍、千倍。就像習慣了日復一日如此的重荷一樣,我對心裏的執著也麻木了,以為修煉就是這樣吃苦消業了。我是個聽話的學生,教授布置甚麼我從是一絲不苟地完成,那麼我又是如何做一個修煉弟子的呢?師父的話我認真地聽了、做了嗎?為甚麼教授的話一字不落地照著做,而對師父的話,卻用自己層層的執著挑著自己中聽的來掩蓋不是真正實修的行為?有一位也在讀碩士的功友說,她悟到,就像西醫拔牙和中醫拔牙的區別一樣,有些事在常人中非得費盡周折才能做成,而用超常的理來看,不費吹灰之力。我明白我走了一條笨拙的彎路。看著周圍同學們沒日沒夜地苦幹,我是在用他們的行為在作為標準呢,還是用超常的理要求自己?認識到這點之後,我用更多的時間學法、煉功、洪法,可學習不但沒落下,反而應對起來更輕鬆自如了。一年下來,學校對我的表現予以肯定,並授予了第二年的全年獎學金。

在擺正修煉與學習的關係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又走入了另一個極端。我把自己封閉在功友的圈子裏,封閉在自己私心構起的框框裏,用太忙了做藉口,不願和常人多交往,從而也就沒把握好許多洪法機會。平時的洪法,也是因為功友們做了,我才跟著做。有時甚至還自以為洪法做得不錯而自滿,而這種歡喜心、顯示心隱藏很深,自己都沒覺察出來。是師父的點化使我看見了自己的執著。有一次我去領駕駛執照,拿回家後才發現辦公人員把我的姓和名寫反了,又趕回去費了一番力氣才把名字改過來。我明白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沒有了家族的姓氏,個人的名字何來意義,沒有大法,我們的生命、我們的修煉更從何而來?姓名倒置,本末也就倒置了。我問自己,我把自己的名放到首要位置上去了嗎?我能把常人間的名看淡,是否又掩藏著在大法中求名的心呢?是否做事的心太強了呢?我是真正的為了他人好還是為了自己好呢?我是真心地想使更多的有緣人了解大法,還是想讓別人理解、認可自己的所做所為?師父說:「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我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執著所在,拿起《轉法輪》順手翻開,一眼就看到了師父的點化:「不管出現甚麼情況,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開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擺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我明白了我為何會封閉自己,一個「私」字蒙住了我的視線,我只能看見自己眼皮底那自以為是的一點理,卻沒真正把自己放在大法中融煉。在國內,多少功友放下生死走了出來,而我難道只有感動的份兒嗎?在這樣一個偉大殊勝的修煉環境中,我卻沒有從心裏真正融匯進去,常人尚且知道團結就是力量,我們怎麼可以因為維護著自己未去的種種執著與魔性而放任了讓魔可乘的空子、給大法造成不必要的損失呢?在每一步的整體推進中,若是放鬆了自己,沒有跟上,必然是不進則退。有甚麼你修得好、他修得不好的,當小小的「我」擴展為「我們」以至更大時,又有甚麼執著放不下呢?

封閉自我的門敞開了,自然而然地,從身邊做起,洪揚大法成了我實修中必不可少的一部份。教授、同學、親人、朋友、不認識的人們,只要有可能,我都盡力通過書信、電子郵件、電話、傳單資料等向他們說明真相。因為我明白,人就像一個容器,只要多裝進一句真話,謊言也就少了一寸容身之地。是法的洪大,喚醒沉睡的善念,給每一個生命選擇的機會。

最後,讓我們一起重溫師父的話:"善與惡的表現中都充份體現了各自將要得到的結果。眾生,將來的位置是你們自己選擇的。"

謝謝。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