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小弟子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2000年7月31日】 李老師好!同修們好!

我13歲,是北卡弟子。99年3月媽媽參加紐約法會回來,送給我一本《轉法輪》,希望我也修煉法輪功,從那以後我週末經常和她一起參加集體煉功。

但是沒有很認真學法。99年7月我們全家一起參加了九天的弘法會,從那以後我就開始修煉了。雖然我當時很不精進心性也低,但是剛過了幾天,以前被氣功師治過的喘病就犯了,父母都說是李老師開始給我清理身體了,我自己也是這麼想的。不到一個星期就好了。後來又發生過兩次類似的情況,現在已經全好了。我和媽媽很想讓認識的人都得法,一有機會就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和大法網址與集體煉功點。我們曾把英文《轉法輪》拷貝在軟盤上,送給了幾個沒有互聯網的美國朋友,他們都挺高興。但是我們弘法還是很不夠。比如有一次,ESL的老師讓說出自己國家裏最重要的人,我就說是李老師,可是另外兩個中國學生就說大法不好。有一個還說得很難聽,我盡力向他們說明真象,但是沒用。我當時心裏很生氣,主要是對他們不滿意。但李老師告訴我們甚麼事都要向內找,我發現是因為我自己修得不好,和他們說話時還有一點爭鬥心。以後我就注意了。有一次我向兩個中國人弘法,又有了新的問題。他們問的問題我平時都明白,可當時就是說不出來。我發現是學法不夠,於是以後就每天都學會兒法。我剛來美國的時候只會幾句簡單的英文,成績不好。我想讓別人知道大法弟子不管幹甚麼都是好樣的,所以我努力學習,現在的成績全是A。我在學校選了「無線電」課,這門課只有考下執照才算通過,一學期就有兩次考試機會。這學期第一次考試正好和華盛頓櫻花節弘法是同一天,顯然我只能選其中之一,媽媽讓我自己決定,我想許多弟子為了大法甚麼都能捨,我這個小執照算甚麼,我決定去弘法。兩個月以後我順利地考下了執照。

以前我脾氣不好,時常為小事不高興。修煉後我認識到這也是執著心,而且還會傷害別人,我就努力去掉這個執著。現在我脾氣好多了,有時媽媽對我態度不好,我也不生氣,還能心平氣和地勸她。到美國後我家經濟不富裕,我喜歡的東西經常不能買。一看到別人買了好玩具或是能出去旅遊,我心裏就很難過,想我們怎麼這麼窮,這麼倒霉。學法後,我漸漸明白了這些都是常人追求的,我是修煉人不求這些。我想我們生活得儉樸點正好是修煉消業的好機會,現在我已不執著這些身外之物了。有一天我和幾個小孩玩滑板,有點顯示心,一下摔了個大跟頭。當時我想人家撞汽車上都沒事,我肯定也沒關係,但用手一摸,不但起了個大包,還流血了,我一下有點害怕了,怕摔傻了,還用了酒精和一點藥膏,直到別人勸我吃藥時,我才想起自己是煉功人,婉言謝絕了。後來我才想到這個跟頭是為了去我的顯示心。那天晚上我看到了李老師的新經文「走向圓滿」,我覺得我離「真正從法上認識法」差得很遠,得趕快抓緊讀書學法,我也不再想頭上的大包了,第三天就全好了。

我很喜歡玩電腦遊戲和看電視,煉功很難入靜,我想這也是一種執著心,我就儘量少玩少看,現在我已經把它們看淡了。

週末的集體煉功時間,我基本不跟別的小弟子去玩,堅持跟大人一塊讀書學法,我想我得法晚,更應該珍惜修煉的時間。我讀書的速度比較慢,一有時間我就聽李老師的講法錄音,暑假以來我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了。

我要儘快去掉各種執著心,奮力精進,爭取早日圓滿。

謝謝。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