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受矇騙

【明慧網2000年7月2日】 老師傳法至今已八個年頭。在這八個年頭裏,大法如陽光,照遍了世界的各個角落。得法的如沐浴春風,個個面貌一新。真是見者學之,聞者喜之。短短的幾年,就使千百萬上億人受惠。長年累月為醫院常客的人,扔掉了藥罐子,從此與醫藥無緣了。很多被醫院判了死刑已到了鬼門關的又被大法救了回來。甚至還有曾是監獄常客連警察都沒辦法的,都洗心革面變了好人。如原來吸毒的,自私自利偷拿拐騙的,惡強霸道搞得家無寧日的,遊手好閒的等等。在學了法輪大法後,改邪歸正了。人心變好了。放下了幾千年遺留下來的自私邪惡。看到的是互相忍讓,互相關心,做事先想到別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凡是有大法的地方,就是一片淨土。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但是"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 正當大法像春雨般及時地快速地洒向人間時,一股惡勢力企圖阻住這即時的春雨。在北京政府的大力欺騙及打壓下,使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受到矇騙。特別是沒接觸過大法的人受騙更深。我也是其中一個。由於我從來沒聽過法輪功,所以見到電視上反面的宣傳完全相信。包括我老公也一樣,自己還慶幸自己所煉的不是法輪功。

但是騙人騙得多了,總會引起人家懷疑的。由於政府對法輪功的打壓越來越猛烈,反而引起了我的疑問:你說法輪功反政府搞政治,但看到煉功的多數都是老人婦女還有些小孩子。而且多數是有病的,甚至是患了不治之症的。組織這樣的人反政府,這個人的腦袋是不是有問題。這裏順便舉個小小的例子:我記得去年七月份吧,法輪功被打為非法組織、邪教時,我在電視上看到香港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到中國駐香港新華社的門前反應情況。他們沒有大聲喧嘩,也沒有阻礙交通。只是靜靜地站在路邊煉功。這時來了一群平時喜歡反政府的人,他們打著橫幅支持法輪功來了。我想這下可熱鬧了。但想不到法輪功學員見到有人來支持,反而很自然地各自散去了。當時我還沒有參加修煉,對法輪功也一無所知。不過我也煉過氣功,知道煉功人決不會同政治拉上關係,更不會去反對政府。所以我當時覺得他們做得對。那麼政府說法輪功搞政治反政府,這件事又怎麼解釋。如果要反政府不是人越多越好嗎?

你說法輪功煉死了人,但我又想不煉功的不也一樣照死。醫院裏更是時時有人死的啦!難道你把醫院也關掉。我有個小妹才三歲時,因病住院治療,三天後就死在醫院,那麼我是不是也應該去找醫院:你們為甚麼醫死了我的小妹。你說老師斂財,正像他們師父說的,如果他要錢,只要一個弟子給一元,那不就上億元了,又用得著去斂嗎?說到騙人呢,我又更奇怪了。煉法輪功的人是不是個個都是傻瓜。怎麼自己受騙上當了不算,還要把親朋好友也拉來一起上當。百思不得其解之下,突然想起一句名言:要知道梨子的滋味最好親自去嘗一嘗。於是想不如先到網上去瀏覽瀏覽看看找不找得到答案。怎知讓我發現了新大陸一一 原來當今世上最最最好的修煉方法竟然就是法輪功。唉!為了自己竟遲了那麼多年才發現這麼好的修煉方法而一直耿耿於懷。

我從小好奇心就很強。甚麼都喜歡刨根問底。所以一直有個心結解不開。就是為甚麼會有我?既然有我,那麼人類幾千年的歷史過程中,我在哪裏?死後又到哪裏去了?還是真的沒有了?真是苦苦思索不得其解。 我尋尋覓覓幾多年:煉了氣功,信了佛教。這個心結還是沒打開。直到看了李老師的書後,才如夢初醒,明白了人的真諦。只能嘆息自己以前白白做了大半世的糊塗人。

我從小身體就不強壯。生了孩子後更是一落千丈。有時看病我講了病情:貧血、血壓低,頭經常暈,四肢無力,胃痛,夜不能眠,氣管炎,風濕病,鼻敏感……醫生望著我都不知如何下筆開處方。一個問號在他臉上:怎麼這麼年輕就這麼多病?由於身體差,加上人世的險惡艱辛。我就像一隻落水的小雞,在深淵苦苦掙扎。我除了身體差就是身體差,除了病就是病,除了吃藥就是吃藥,除了無窮無盡的煩惱還是煩惱。曾多次想過輕生,但不捨得一對孩子,就這樣熬著。唉!有誰來打救我呢?

但是自從學了法輪大法煉功九個月左右,我從我老公口中的東亞病姑變得精神煥發。一天病床沒睡過,一粒藥沒入口,從此醫生想見我都難了。特別是我的小姑子幾個月沒見我,一見面就說:好麵色哦!怎麼連皺紋都很看不見了,天天去做美容哪?其實我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以後,連護膚品都懶得用了。我講給她聽:我不僅精神好著,連所有的病都好了。她看著我開朗的樣子和不斷的笑聲說:確實和以前是大不相同。我向她介紹了大法的威德和《轉法輪》。她說:這麼好的書拿來我也看看。

我不僅從病魔中走了出來。而且也從煩惱的深淵走了出來。如今拋掉了不少執著,做到有矛盾先檢查自己,才覺得自己以前的病痛遭遇甚麼也不是。這些不是壞事是好事,因為是在消自己的罪業。如今女兒已跟我學法煉功幾個月了。困擾她多時的香港腳也不藥而癒。她還把大法傳給了她的朋友。兒子看書已有好一段時間,現在正式開始煉功了。他是電子工程師,以前對科學是夠迷信的了。但看了老師的書後,他對我說:李老師講得太對太有道理了。也從科學的框框中走了出來。雖然才開始煉功,但他那尋醫訪藥治了近十年的皮膚病,如今幾個月沒用藥物也穩定下來了。(以前不用藥就不行常常發作很是麻煩)。而且工作中的壓力也減輕了,活得比以前輕鬆多了。如今是家庭和睦,樂也融融。

煉法輪大法很自由,你願來就來願走就走。沒人強迫你做任何事。比如參加要報名登記啊,交甚麼錢,捐甚麼款,甚麼戒律啊,統統沒有。有的就是大家在一起學法煉功而已。

法輪大法是超常的。煉功以來,我也一樣得到了法輪。煉功時身體周圍有很強的氣機。常常感覺到身上有能量流在動來動去。有時煉功覺得周圍的東西都不見了,房子也不見了,一個人在空空曠曠的空間煉功,感覺挺不錯。不過我雙盤一直不成功。看了李老師的《心自明》後,明白李老師說的:"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的重要。就檢查自己,發現還有一個很大的執著,當時就徹底把它放下了。後來在第一遍看老師的《走向圓滿》時,感覺有一片能量(我不知如何形容)進入了我的腹部。當時升起一個念頭要趕快煉雙盤。既然幾歲的能盤上,七八十歲的也能盤上,我為甚麼不能盤上。但是頭天還試過,外面那條腿硬得像木棍,根本不可能盤上去。兒子看見也笑說:還差得遠呢!但學了老師的經文,拋開了執著,下了決心後,又開始煉,誰知坐下才壓了幾下腿,然後試試行不行時,竟然一搬就搬上去了,也不是非常痛。又試了兩次也行,接下來竟然坐了半個鐘頭。女兒看見也覺得奇。晚上兒子回來我講給他聽,他也稱奇。

我以前有過一次元神出竅的經歷。自己像一個土色的陀螺一樣旋轉著從身體內衝出去,沖到半空停下來,像是第一次出門不知要往哪裏走一樣。抬頭見到一尊銀光閃閃的菩薩坐在高處,正想衝上去見菩薩,突然有兩個黑影從兩邊過來不知對我做了甚麼,我就跌下來了。從頭部慢慢往下進入了全部身體。這時的我是從沒有過的舒服,舒服得無法形容。以後想再試一試,就再也不可能了。如今想起來,正像老師說的(大意),你的心性達不到那麼高,你就上不了那麼高。是宇宙的特性在制約著你。所以李老師書中講的都是千真萬確的。只要你認真嚴格按照李老師的大法去做,甚麼奇蹟也會出現。

還有一次,我剛躺下睡覺,就開始發高熱。 喉嚨也痛得連口水也吞不下去。 整夜無眠,非常辛苦。燒一直不退。如果是一般常人早就叫救護車了。燒得迷迷糊糊間,一個聲音在耳邊說:吃藥啦!我知道自己是煉功人,不需要吃藥,也就不理它。但心想明天肯定是睡床上甚麼也做不成了。誰知到了早上該起床的時候,燒自己退了,喉嚨也痛得輕了點,我一樣起床做事煉功。到了晚上睡覺,又開始發燒,喉嚨又痛得要命,真是難受及痛得鑽心。就這樣白天輕夜晚重持續了一個禮拜後,燒全部退了,喉嚨也好多了。如果是一般常人,早就燒成肺炎了。

接著又開始咳嗽,越咳越厲害。咳了好多天了,我老公忍不住說:還不吃枇杷膏。(我以前有慢性氣管炎。有一次咳得厲害,接連喝了差不多成箱的枇杷膏,差不多一天一瓶絕沒誇張。所以家裏一直擺得有。)我說:你都知道我不用吃的了。老公說:小心咳成肺結核。我說:這句話留到最後再講也不遲。約兩個禮拜後咳嗽自行停止。但每天早晨起床又開始吐痰,天天如是。過了兩個禮拜停止了,後來就一身輕鬆,甚麼問題也沒有。我老公也不得不服。

從我的發病到好病可看出:法輪大法是超常的。只要你嚴格按大法的要求去做絕不會有問題。如果你不按照老師說的,以提高心性做一個好人為首要,加上無求而自得的方法去做。而是求治病,整天放不下自己的病,不用"真善忍"來嚴格要求自己的話。那麼本來要死的人當然會死。就如醫生給你看病後開藥給你,吩咐你一定要按時按量服藥,但你不聽醫生的話,多吃或少吃或沒按時吃藥引起了病變,最後死了,那麼這個責任應該誰負?

北京政府宣傳說,煉法輪功的死了1400人。但有著名醫生調查過:就算以保健體系相對完善的美國來看:據99年的統計每10萬人中每年就有487人死亡。那麼1000萬人就有4。8萬人死亡。據國家體總99年初不完全的統計,大陸煉法輪功的有7000萬以上。按美國的保健水平算,7000萬人一年的死亡人數30萬,為正常。那麼說煉法輪功死了1400人,姑且不說此數是否都是因煉法輪功死的。就以1400人來看,比起正常的死亡率少了不知多少倍。而且煉功的多數都是有病的,甚至是患了不治之症的,及年歲大的人。那麼正常的死亡率是否會更高?法輪功不花國家一分錢,使很多人起死回生了,延長了他們的壽命。大大降低了死亡率。這明明是大法的威德。但也被別有用心的人拿來作為打壓法輪功的證據。這豈不可笑!

雖然我老公沒參加修煉,由於家裏有三個修煉的人,對他的影響也不小。有一天我問女兒:你說自從我們修煉以來,你爸爸有無變化?女兒說:當然有,以前脾氣爆躁,經常發火,很嚇人的。現在好得多了。事實確實如此。老公從開始大力反對我煉法輪功,到慢慢接受,再到完全接受,不知不覺地向好的方面轉化。如有一天女兒在煉功。在兩套功法的間隙時去摸了一下躺在地上的西施狗。老公看見還說她:專心煉功啦!你看你煉功時還同狗玩!前幾天他又對我說:他的一個影友把沒人認的一個相機腳架拿回家去了。他說這樣不好,不是自己的東西為甚麼要拿呢?如果是以前我想說不定他也會這樣做的。他的變化是微妙的,但是肯定的。另外我們八個多月沒吵過一次架了。想想以前吃頓飯都不得安寧的日子,如今是多麼的溫馨。由於覺得大法好,所以我又把他的威德告訴了父母兄弟,他們也很有興趣加入這個行列。

法輪功是鬆散管理的。他只有一部大法,至於怎麼做,怎麼修,全憑修煉者的一顆心。完全嚴格按大法去做的,修起來既快又效果好。不僅修煉者得益,周圍的人也得益,社會也得益。如果是抱著求這求那的心態進來的,那將甚麼也得不到。如今我明白了,法輪功之所以不需要組織,不需要清規戒律,而敢放開讓人自己去修,去煉,就是他有這樣的威德。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正。這是很多修煉者和接觸過他的人都公認的。如果不好又怎麼會傳得這麼快,從國內到國外,從老人到小孩,從高級知識分子到不識字的人,從高官到老百姓……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這宏大的修煉行列。而且都準備一修到底。

親愛的朋友!俗語說:出家人不打誑語。而法輪大法的弟子是決不會講假話的。因為我們修的第一個就是"真",你如果違背了"真"那你就決定修不出來。不過如果閣下還是不相信我所講的一切的話,很簡單:"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閣下大可像我當初一樣,親自看一看李老師的《轉法輪》,再按李老師講的實踐一番與此同時請回頭看一看人類的歷史,如今的世道人倫,是真是假自己來弄個清楚明白。好過做一個"來時糊塗去時迷的人"。如果閣下錯過了這個千年萬年都難遇到的好機會的話,那你真是"空在人間走一回"了!

(香港弟子7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