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當局縱邪行惡,大法學員被逼上訪


【明慧網2000年7月16日】 我叫樸雨,今年22歲,家住濰坊市濰城區西關苗圃市立二院宿舍,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今年2月份濰坊一名叫陳子秀的功友被活活打死,因為當時幾位被非法關押的見證人轉移了,大有被殺人滅口的可能,為了證實城關街辦所謂的「學習班」確實非法拘禁打人之事。我把我所經歷和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寫出書面材料,希望能夠引起有關部門重視,給予制止,嚴懲打人兇手,懲治腐敗幹部,沒成想我卻因此事被刑事拘留了30天。宋濰星無故被勞教,學校老師和家長從小就教育我要做一個誠實的人,難道面對今天的人類社會,說句真話就是犯法嗎?如果是這樣,誰還敢說句真話?

我被釋放回家後,街辦的人對我說:「樸雨,以後別胡說八道了,人被打死了,又怎麼樣?誰管了?城關街辦辦的學習班效果好,市裏區裏大會小會表揚,高書記(支使打手打人者)和張主任(直接動手打人者)已經被評為先進工作者,現在可紅了!還有鄧萍(直接打死陳子秀的元凶),現在也晉升為XX黨員,馬上就要入黨了。」我聽到後,目瞪口呆,莫非是黑白顛倒的社會已經到了?我後來聽說,王區長因為辦了七個打人點,死了陳子秀,轉化法輪功學員轉化的好,被提升了,由區裏的副縣級幹部現在已經提為正縣級幹部。那些口口聲聲為人民服務的革命幹部到哪去了?打死人了。不但不嚴懲,卻被評為先進,不符合國法,不符合天理,不符合仁道,我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竟然是真的。

然而,他們說的卻全都有,是真的,打死人的兇手不但沒得到法律的制裁,相反更氣燄囂張。事隔不久,他們在上級領導的支持下,又公然辦起了非法學習班,令人髮指的是,學習班的地點竟然在他們打死陳子秀老人的地方---撞鐘園1號樓。陳子秀老人屍骨未寒,他們不但不坐立不安,投案自首,反而比以前變本加厲,難怪老百姓說他們沒有人性。

而我們這些法輪功修練者,遭受了非法待遇,不但沒受到法律保護,反而繼續被迫害。4 月底的一天中午放學,我和功友一起去另一學員家吃飯菜,還沒吃幾口,就被公安強行帶到派出所,說是我們非法聚集,難道說他們吃飯叫會餐,我們吃飯就叫聚集?盤問了一下午,沒問出甚麼,就放我們走了。他們無憑無據隨便私闖民宅,抓人扣人,卻謊稱依法執行公務。

5月13日那天,是週日,我和英霞、另一功友還有兩個孩子,我們約好了去公園放風箏,還未等走,又被公安強行抓走。理由是我們隨身攜帶著法輪功的書籍,要被治安拘留,我們沒有觸犯任何法律和法規,卻被非法拘留,無奈,我們想到了絕食,想通過絕食來表示抗議。因為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們不能像不修煉的人一樣和他們爭打,我們只好以這種方式來維護自己的基本權利,我們是修煉的人,想做的更好,難道我們隨身攜帶一本如何做好人的書也是違法?

像我們這樣無緣無故被打被抓被拘留的功友很多。每天都有功友在遭受著不同形式的非法待遇,更為嚴重的是昌樂精神病院的院長、醫生視生命為兒戲,強行給法輪修煉者注射一種真正給精神病患者使用的進口藥物,把一個個健康正常的好人折磨得死去活來,神志不清,精神恍惚,只有寫了保證書不再修煉法輪功,才會放過他們;一個叫蘇剛的功友,被活活折磨致死,令其家屬和世人難以置信。醫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像他們這樣不顧醫德,對社會對人民如此不負責,難道不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

這一切的一切,所有的不公正待遇,都是那些腐敗幹部和一部份執法人員欺上瞞下視國家形象不顧,所幹下的滔天罪行,作為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我有權利把他們的所作所為反映給國家,讓他們停止一切非法行為,挽回他們所做的錯事吧。於是,我跟英霞及另一功友踏上了北京上訪之路,我們沒有錢,決定步行,雖然路很遠,天很熱,會吃很多苦,但是我們想,這麼好的功法,應該叫所有不了解大法的人知道,讓所有善良的有緣人得法,一路上我們弘法,我們發現其實很多老百姓對法輪功有一定的認識,他們大部份人都說說:「法輪功,教人做好人,身體也好,可是國家現在不讓煉啊!煉就打,就抓人,誰敢煉啊!」聽到這些更堅定了我們上訪的心,是啊!老百姓想煉,這是百姓的心聲。

經過了計半個月的風餐露宿,我們終於到了北京,我們到了國務院信訪辦,那裏下班了,第二天又是星期六,不辦公,我們決定去找朱總理,我們聽了他的《三講》,很受感動,一個父母官,肯定會管百姓的苦難。我們滿懷著希望地找到了朱總理的家,到了那裏,為了保險別敲錯門,我又問了問站在門口的一個青年,是不是總理家,誰知他像受了驚嚇一樣,抓住我和英霞,拼命地往馬路對面拉,我以為他是壞人,就趕緊敲總理家的門,希望裏邊的人出來救我們,誰知裏面又出來兩個人,一起把我們強行押到對面的治安亭,我們說:「你們這是幹甚麼?我們又不是壞人,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想見朱總理,你們這麼做總理知道嗎?」他們說煉法輪功的不能見總理,還問我們是哪裏的,我們說不讓見就算了,我們走好了,他們說那不行,這叫非法上訪,要交給你們當地公安處理。我們覺得他們才是非法的,便不配合他們工作,要求回家,他們卻像小偷一樣把我們秘密塞上警車,我猜想總理肯定不知道他們這樣做。

我們被關到了北京東城區看守所和一些犯人關在一起,我們表示抗議,不吃不喝要求回家,因為我們不是犯人,不應該被關在看守所裏,第七天時,我們已經很難受了,他們騙我們說:你們說了名字,喝水、吃飯養好身體就買票送你們回家,我倆相信了,喝了些水,飯由於吃不進去就沒吃,誰知第十天晚上我們當地公安卻來接我們,把我們接到了駐京辦,還說,國家要判我倆的刑,我倆想:煉法輪大法,上訪沒錯,我們挨打挨抓沒人管,還要判刑,這不是要逼死人嗎?於是我們繼續不喝水,回到濰坊後,我倆已經奄奄一息了,他們怕再出人命,不敢再關押了,這才放了我們。回家後,我才知道,自從我離開濰坊後,西關街辦和派出所天天到我家騷擾,說我上北京上訪違反了區裏甚麼規定,要交一萬塊錢的罰金,不交錢就拉東西,天天去,鬧的我母親沒法正常工作和休息,一把一把地吃藥,被折磨的不像樣,他們不但不同情反而去的更頻繁,使我想起「文化大革命」和歷史上的「株連九族」。他們眼裏只有錢,卻忘記了自己是一名國家公務員。在幹著違法的事情,損害了國家的形像!一面是隨便打人抓人罰款,一面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一味忍讓,到底誰善、誰惡、誰正、誰邪?儘管電台報紙不負責任地失實報導,連連不斷,但是人人心裏都有有一桿秤。

我們要求國家制止那些利用手中的權利,隨意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執法人員的違法行為,給陳子秀家屬公正的處理答覆,使悲劇別再繼續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