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正面與警察溝通


【明慧網2000年7月12日】 5月份我被戶口所在地東城派出所的片警叫去問話。他和我說,上面要他教育教育我,說我在網上發了一些東西,讓我不要那麼做。說你做的事他們全都知道。我跟他說,我說你們如果看了我發的東西,就更應該知道我們這些人是不參與政治的,我所寫的東西哪一個你們覺得是在搞政治呢?相反我非但沒有用過激的言行說政府的不是,而是一直用善意的心態讓我的同修不要偏激地去做事。他說:你們學員有的做得很不好。

我說你們和我們溝通的太少了。就說我吧,你們想了解法輪功就找我呀,我可以把我們的情況和你們說、理智地說,為甚麼不和我們說呢?

他一邊做筆錄一邊問我,你現在對政府處理法輪功還有甚麼看法?我說你們到現在還不了解我們,政府也不了解我們,如果你們真的了解我們,就不會到現在還這樣對待我們。我覺得你們這些警察也是一樣,只是在做你們的工作,卻沒有能力向上反映一下真實的情況,怕自己下崗,在為政府的錯誤決定做事,還維護著它們。其實你們應該多和我們溝通,我們不會對政府構成甚麼危害的,你們現在這樣,解決不了問題。

他說你們的人不報姓名,不配合我們的工作,也起不到好作用。我說每個人的悟法是不一樣的,他們有他們的做法,你們覺得不好做工作,那也沒辦法。我雖然不會那麼做,但我也告訴你們政府的決定是不對的,是失民心的。現在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這不明擺著有問題嗎?

由此我想到我們上訪的學員如果能夠和警察進行正面溝通效果會更好。當然外地的情況比北京更複雜,警察動不動就打罵。還要根據當地的情況選擇方法吧。以上僅是我個人修煉中的悟。講出來和大家共同提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