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年7.20的經歷

"7.20"周年專題:是非正邪憑史說


【明慧網2000年7月12日】 去年7月20日上午,我聽到我市有許多輔導員於昨天晚上被抓,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我馬上想到我要立即進京上訪,否則他們就要抓我了(因我也是輔導員)。我認為,作為一個有責任心的公民,我應該用我四年來的修煉法輪大法的體會去向國家反映法輪功的實際情況。於是我毫不猶豫的和七十多歲的母親、我的丈夫,帶著大善大忍的胸懷,按照《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坐上開往北京的列車。

我們趕到當地火車站時已有很多警察,他們盤問每一個旅客,如發現有人帶著大法書,他們就當場被抓。此時已有很多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被抓,我想就是被抓我們也得闖過去,就這樣我們很順利的進站上了火車。當天晚上十點多鐘,我們到達北京西客站。沒想到在出站時大批學員被查不讓進站,強行把他們拉到往回走的火車上,當時我丈夫被攔不能出站,我和母親趁機出了站,沒料到出了站又被阻攔,大批學員被警察圍在車站廣場,功友們在廣場開始集體煉功,不一會他們叫來了大客車強拉學員們上車,這時有的學員已被拉上了車。就在這時站出來一位二十多歲的小伙子,他不讓學員就這樣被他們拉走,這時過來幾個警察把這位小伙子連拉帶扯的抬上了車,當時的我不知從哪裏來得一身力量,大聲喊到:「同修弟子不能就這樣上車讓他們把我們拉走,我們來到北京還沒有向國家和政府反映法輪大法和我們的真實情況!我們不能走!」我衝過去站在車前,不讓他們把車上的學員拉走,汽車不能開動,這時過來幾個警察把我強行拉上了汽車,我站在車門口,一隻腳在車上,一隻腳在車外,我大聲喊:「我們來北京是向國家和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的,這是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要讓國家領導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啊!我們的目的還沒達到你們怎麼就把我們抓走呢?」我不停的在喊,汽車開出好遠、好遠,我才被拉進了車裏,關上了車門。

汽車把我們拉到了石景山體育館讓我們下車,已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抓到了這裏,一車接一車的不斷的往這裏拉人,這時大法學員大聲背誦老師的《洪吟》中的《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聲音驚天動地,場面非常壯觀。過了一段時間警察把我們一個個強行拉上了汽車送往保定的一個游泳池,大批學員從北京被拉到這裏,在這裏學員們自動的排成了整齊的煉功隊伍,當時正是大伏天,在強烈的陽光下,我們開始打坐煉神通加持法,這時已有大批武警趕來,他們一個個手裏拿著衝鋒槍把我們整個煉功場圍了起來,好像怕我們跑了一樣。武警們被排列整齊的煉功場和大法學員的超常行為驚呆了。煉完功後一名年輕的女弟子帶領大家齊讀《論語》:「「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聲音響徹了整個天空。這時過來幾個警察來搶這位大法弟子的書,這位弟子就在學員的隊伍裏和他們追跑,一邊跑一邊大聲帶領學員齊聲朗讀,結果他們要書的目的沒能得逞。這位弟子帶領學員繼續大聲讀書,這時我心裏非常激動,這真是大法的威力啊!又過了幾個小時後,各地公安人員都來接人,我縣公安人員很快把我和母親押回了縣法制教育中心。當時已有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關押在這裏。

7月22日下午,管教人員強行讓我們收看中央電視台播放的污衊法輪功的節目,我們忍受著巨大痛苦看了二十多分鐘,這時一學員實在忍不下去索性把電視關了。管教人員強行把他關在了室內,繼續播放電視。他們勸導這位學員,無濟於事。後來這位學員第二次突破重圍,關掉了電視。他的舉動震驚了在場的公安人員,他們不容分說就把這位學員送進了監獄。在監獄裏,他不屈不撓,堅定地公開煉功、弘法。7月23日,他們改變了花樣,叫我們收聽電台廣播,我不由得站起來說:「把電源插銷拔掉!」話未落地,他們就將我拉了出去。後來才知道是我妹妹護法心切,拔了插銷。就這樣,我們姐妹二人也雙雙入獄。當天上午二十多名大法弟子堅持真理,他們多次向領導善意的反映真實情況,要求學法煉功遭到拒絕,他們毫不畏懼,毅然的煉起了神通加持法,連八歲的小學員也不例外。他們無可奈何,本想錄製反面教材的計劃落空了。

在監獄裏公安人員審問我說:「你不怕判刑嗎?」我說:「不怕,我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做的好人好事是有目共睹的,我們村的大法弟子帶頭向國家交公糧,我家一萬多元剛買的摩托車,被鄰居撞壞,他們要賠我錢,我都不要,這是事實,一正壓百邪,我怕甚麼。」以後他們對我多次審問,我毫不動搖。一公安幹警勸我說:「你回去後不要再煉了,要不回去怎麼見你的丈夫和孩子?」我說:「我丈夫和孩子都修煉法輪大法」他說:「你怎麼見你的爹娘和親朋好友?」我說:「我的爹娘和親朋好友都是煉功人,連我的前後鄰居都煉呢!」我向這位公安幹警弘法,他很願意聽,聽後他說:「法輪大法原來這麼好,怪不得這麼多人學呢!」後來,我們大法弟子在獄中一有機會就給犯人弘法,一直堅持了二十多天,公安局和縣裏610小組分別進行了罰款處分,才放我們回家。

三個多月過去後,在國家還沒有公布法輪功為邪教前,因我縣公安局怕我再次進京上訪。在1999年10月29日晚從家中把我再次抓了起來,抄走了家中的東西,一年來我家被抄了三次。他們到家中亂翻一氣,見東西就拿,就連我剛買的洗髮膏,他們都拿走了,真像土匪一樣,真是《世界十惡》中所說的「黑幫亂黨──政匪一家」。

我們十幾個大法弟子被從家中抓來關在一起,公安人員問我們:「國家已經給法輪功定為邪教你還煉?」我說:「我還要煉,定性的只不過是一小撮別有用心的壞人,他們欺上瞞下,顛倒黑白,是他們幹的。我修大法已經四年了,大法使我身心受益,這我自己有感受,我怎能不煉呢?」在押期間他們多次讓我寫保證書,我堅決不寫。我們在裏面公開學法煉功,其他犯人也跟著學法煉功,後來我們向公安正面洪法,終於開創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監獄成了我們的專修寺院,我們被關了三個多月後,農曆臘月二十八,他們讓家屬交押金,我被釋放回家。

我們每天在教育中心煉功學法,但縣裏欺上瞞下,製造假電視片說我們全部被轉化,並上報到市裏,市裏信以為真,還表揚了我縣的法制教育中心,結果鬧出了笑話:原來我們臨縣的教育中心感到法輪功很難轉化,聽到我縣受到表揚,就到我縣去「取經」,他來到我們的屋,當時我們正在煉功,就問我們:「你們在幹甚麼呢?」我說:「我們在煉功。」他說:「你們不是全部被轉化了嗎?」我說:「沒有啊,我們每天煉功。」後來他才打聽明白,是我縣請了某領導的客,才得以表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