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省市公安人員與法輪大法弟子座談

【明慧網2000年7月11日】6月4日,X省市公安人員與部份法輪大法弟子座談,部份座談內容整理如下:

公安人員:近一年來,你們大法弟子不斷進京上訪,給國家和各級政府帶來了許多影響,我們希望你們不要再進京上訪,特別是不要到天安門去。因為,這樣會造成不好的國際影響。一些西方國家會利用這件事做文章,比如在人權問題上來攻擊我們政府。

大法弟子:我們是大法修煉者,根本不想參與政治。為甚麼要到北京去上訪?根本的原因就是政府對法輪大法的處理不當造成的。我們很想有一個平等對話的環境和機會,就像今天這樣,能把我們的心裏話告訴政府和公安部門。但是,政府和公安部門卻把這樣的渠道堵死了,政府錯誤地宣布法輪大法為「邪教」,不允許大法弟子申訴和通過正常渠道向政府反映,反而採取各種手段對法輪大法弟子進行打壓,並採取專政的手段對許多大法弟子進行關押和判刑。我們都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在做好人,看到政府這樣錯誤地打壓好人,我們感到有責任向政府說明真相。如果政府再這樣繼續打壓好人,那是很危險的。所以才有大法弟子不斷進京上訪,即使都知道上訪要坐牢,他們也還是要去,他們是為了國家,為了民族和為了整個人類在犧牲著自己,他們是無私的,根本就沒有參與政治的想法。至於說一些西方國家利用這件事做文章來攻擊我們的國家和政府,這正說明我們國家和政府應該正面宣傳法輪大法。

公安人員:大法弟子是好人,這一點我們越來越清楚。但作為一個國家就會有法律制度,有一套辦事程序。即使政府對法輪大法處理錯了,你們也應該保持克制,容政府有一個調查、了解和改正錯誤的時間。你們這樣上訪,我們認為不夠克制,同時容易被國際上的反華勢力和持不同政見的組織所利用,這也正是我們所擔心的。

大法弟子:我們認為,大法弟子已經做得非常克制了,因為大法弟子都知道事情的本來面目,都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真正能使人修煉到很高層次中去,這對於一個國家和民族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我們許多大法弟子通過修煉,放下了名、利之心;改掉了過去的不良習氣;丟掉了人的各種貪念慾望。他們在各行各業都表現了他們真正善良的一面。可政府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反而打壓大法弟子,不許他們修煉。我們看到政府和公安在做錯事,在做對自己不利的事,我們去告訴政府和公安說:「你們做錯了。」這是應該的,而不能保持沉默,因為這樣做完全是為了政府和公安好,而不是為了自己。

現在,大法弟子越來越明白修煉的存在形式。站在我們能認識和理解的角度看,大法修煉極其樸實,不管在甚麼環境下都能修煉,政府不支持,我們也照樣修煉,因為我們修煉極簡單,一是學法;二是煉功。再就是通過修煉受益後去告訴別人,讓更多人知道,也來受益。現在政府和公安不讓我們修煉,並大肆做反面宣傳,向大法潑污水,那我們不能選擇別的環境,就只能把政府和公安不允許修煉當成一種修煉的環境。在這樣嚴酷的環境下修煉,大法弟子會面臨更多的苦難,但即使這樣,大法弟子也決不會怨恨政府和公安。另外,我們認識到大法修煉是有進程的,時間也很緊迫,所以大法弟子不可能用寶貴的時間去等待政府和公安對我們調查和允許我們修煉以後再修煉。

公安人員:我看過你們李老師的書,但因為我的工作性質,還很難站在你們的角度去理解,我認為有10%我能夠理解,其餘的我都不能理解。如其中有許多地方是不能用科學和馬克思主義理論來解釋的,與其它的傳統宗教也不符。

大法弟子:許多公安人員都看過李老師講的法,這是他們的緣份所致。因為這樣許多公安人員也走上了修煉的道路。但這裏有一個修煉對人的要求的問題:要不帶任何觀念地去看書,無所求而自得。看過書感到不能理解和接受的大部份人是站在一個反對的基點上,或是帶著一個很強的執著心在看,去做所謂的研究和批判著學,這樣就始終不會看到大法的真諦。

大法弟子與常人是有很大區別的,大法弟子要做到一切為了別人,最大限度的放棄自己,所以,在個人利益上不爭不鬥。能夠按照大法要求去做的人,才能不斷的領悟大法中的不同層次的內涵。許多人說看不懂,站在我們的認識和理解的基點上看,其實他更大的原因是做不到、不願按照更高標準去做,他不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因為大法修煉對人的要求的確很高。

科學對客觀世界的認識是很有限的,人們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理解也是很有限的,因為不可能每個人都同時站在馬克思的基點上去認識事物,也不具備馬克思恩格斯那麼高的學識和洞察力。此外,馬克思主義理論是需要不斷發展的。至於其它宗教的修煉,我們不去說,但我們知道,2500年前,釋迦牟尼佛對他的弟子說,佛法發源於印度,將昌盛於中華。我們認為,今天大法在中國弘傳,正是當年如來佛所預言的,這是歷史的安排。所以我們真的希望你們能善待大法弟子,能給自己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說句笑話,我們不希望公安成為過去的「蓋世太保」,當然,大法弟子也不是當年的猶太人。

公安人員:從你們的談話來看,你們是理智的,也很有思想,看來我們以後要多溝通多交流。

大法弟子:我們更希望多一些這樣的交流。以上我們所談的也只是我們自己很膚淺的認識,我們希望你們能不帶任何觀點地去讀一讀大法書籍,這樣才能真正了解大法和大法弟子。

(2000年7月11日大陸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