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諾查丹瑪斯的預言到法輪功以至未來


【明慧網2000年7月11日】 記得第一次聽到諾查丹瑪斯這個名字是在大學時代,知道他是法國著名的預言家。之所以著名是因為他對地球上未來幾百年內將要發生甚麼的預言,幾乎全部應驗了,小到名人的被暗殺,大到世界範圍的瘟疫及戰爭……據說他曾因為準確的預言了法國國王的被暗殺及細節而被當時的人們認為是魔鬼的咒語。

不管是魔鬼的咒語,還是神明的警言,幾百年來歷史的發展就像電影一樣在播放著他的預言中的事件。當時的我是無神論者,在驚嘆他的這種科學無法解釋的超自然能力之餘,沒能深思一下他的這種超自然能力的本身意味著甚麼,也不願意想。因為那將動搖我對科學的信念。我對自己說,過去的事是現代人硬套上去的,將來的事還沒有發生,我只相信我們看到的,特別是他對世紀末那場災難的預言。

將近二十年過去了,隨著歲月的流逝,我像大多數人一樣,對於這些神話一樣的東西,在現實中隨著時間,由在精神上的思考慢慢轉向了對物質及現實利益的追逐。特別是新世紀開始後,一切如初,所有那些對世紀末將發生大災難的預言都被人們拋在了腦後。思想中原有的那一點點對於科學之外的思考,也更加被抹去了。

直到有一天,見到幾位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交談中他們提到了諾查丹瑪斯及他的關於世紀末(1999年7月)的預言,提到了恐怖大王。我盡力搜尋我那已被生活搞得麻木了的記憶。1999年7月似乎沒有甚麼大的災難發生、沒有大的瘟疫及毀滅性的戰爭發生。但隨後的談話使我豁然驚醒,諾氏沒有說錯,1999年7月確有災難發生,他提到的恐怖大王降臨在中國。

1999年7月在中國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由於堅持自己的信仰而被拘捕。在接下來的一年中,中國政府動用了可以動用的一切手段,包括軍隊、警察、新聞、外交對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殘酷的鎮壓,手段之邪惡令人髮指。使人想起了中國以前的三反、五反及文化大革命,而今天在中國對於法輪功的鎮壓與迫害超過了前者。它涉及了全世界三十多個國家的其它法輪功修煉者及其親屬總共上億的人。下至百姓,上至聯合國。從新聞、政治、經濟、宗教,到人權各個領域都被波及和觸動……

對於這是怎樣的殘酷鎮壓與迫害,我不想去描述了,不是因為我已變得麻木不仁,實在是太觸目驚心!(具體的可以從很多報紙及法輪功的真實材料中看到),這種從精神到肉體的迫害是史無前例的,並且這一切目前還在中國繼續著。這些是不是就是諾氏對於1999年7月的預言?在二十世紀末世界上還有哪件事比得上在中國發生的而且現在還在繼續著的這對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更恐怖的事情?為甚麼那些研究諾氏預言的專家們在二十世紀過後,沒能把這件事同他的預言聯繫起來?是因為那些法輪功修煉者們表現得太平和!面對殘酷的無理鎮壓,他們沒有暴力反抗,甚至沒有怨恨,用超越人的忍受面對這場苦難。他們表現出的大善大忍的心態和行為,使人們忽略以至於無法同諾氏的其它災難性的預言,如暴力對抗性的戰亂、瘟疫帶來的死亡等聯繫在一起。但人們以後會注意到這件事。

我不想說這發生在中國的血腥故事喚醒了我多少那久以麻木了的良知,我知道世界上只要是還有那麼一點善心和良知的人們都會被深深的觸動。但它帶給我的震撼還遠不只這些。如果這些確是諾氏對1999年7月的預言,那麼我們對於諾氏1999年以後的預言是否相信?1999年以後將會發生甚麼?為甚麼諾氏對新世紀開始後就不再預言了?那件能給人類帶來希望,同時使他停止預言的事情指的是甚麼?那些其它的古老預言及傳說中神的那些對人類的警告與暗示,我們是否也應該相信?人類如何才能自救?神是否真的存在?

一個世紀以來,我們是否隨著科學帶給我們在物質方面的享受,而忽視和忘記了神的存在?在追逐各種各樣慾望的過程中,我們是否離人的本質的東西越來越遠,背離了神給人留下的人的行為規範?神是超越人的,如果我們明白了神的存在,當我們背離了他甚至放棄了他的時候,是不是我們人類自己放棄了自己?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從兒童時代開始,受到的教育是科學能夠解釋和改變這宇宙中的一切。真是這樣嗎?我們是否應該重新認真的思考一下這個世界上的一切……